分卷阅读61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要救他!无论如何救救他!」

    「我会尽力的。」对于眼前这个陌生人突如其来的炙热请求肖子文来不及多加思考,便对身边的护士道,「马上带他去验血,如果没问题,马上替病人输血。」

    因为楚琛,江亦辰从鬼门关口走了一遭后及时被拉了回来。当时卡车撞击力度较大,江亦辰已经伤及了内脏,不过还好送来的还算及时,还能保住小命。不过到底能不能度过危险期就要看他的生存意志了。

    重症监护室外楚琛和易君然不眠不休地等待江亦辰醒来。每每看到病床边心电图上上下起伏的波浪线,易君然才能稍稍松一口气。

    他在乎江亦辰。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在乎。甚至连楚沐泽都不曾给过他那样强烈的悸动。当看到江亦辰躺在血泊中的那一刻,易君然恍惚以为整颗心都被生生从身体里挖了出去。连呼吸都变得没有意义。

    钝痛流窜在四肢百骸。从来没有那么痛过,痛得几乎以为自己才是身受重伤的主角。也没有哪一刻那么后悔,他向江亦辰承诺了无数次会对他好,也总是相信这个人会原谅他,可结果却换来江亦辰以死明志。

    江亦辰用行动告诉他,就算是死,他也不愿再留在他身边。那么决断。甚至迎上那辆疾驰而来的卡车时都是不带一丝犹豫。机关算尽,算到了江亦辰对他于心不忍,算准了江亦辰嘴硬心软,却没有算到江亦辰如此狠心绝情连自己都可以伤害。

    无数个**悱恻的夜晚,易君然以为他跟江亦辰离得很近,近到能听到他心跳的声音。可是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有时候近在咫尺的人,才恰恰是你不能触碰、也无法靠近的。离得太近,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扑朔迷离。

    易君然回想起在酒吧见到江亦辰的那一夜。明亮的褐眸仿若蕴藏着浩瀚星空,勾唇浅笑的模样颠倒众生,青涩的身体紧紧攀附在他的胸膛上。那个陌生的拥抱仿佛是耗尽一生的力量。

    紧接着江亦辰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的三年之约。在这之中,江亦辰有过无声倔强的抗议,有过歇斯揭底的咆哮,有过沉默不语的隐忍,还有跳车前那最后一眼。这一切的一切,全部连接在一起。

    易君然倒吸一口冷气,感觉寒气一点点从脚底漫上来,那是暖气也无法温暖的凉意。

    如果说三十万只是借口,那么

    易君然不敢再想下去。如果他的猜测都是真的,那么他对江亦辰都干了些什么?

    他几乎逼死了江亦辰。只差一点点,他就亲手害死了他。

    江亦辰昏迷不醒的消息迅速地占领了各大报纸,医院的大门口被围地水泄不通,连楚沐泽和柯卓都亲临现场,不过两人都是绕过了正门从医院的小门而入。楚琛和易君然的脸色因为熬夜的缘故都是憔悴不堪。

    如今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生死未卜的江亦辰于楚沐泽来说既是情敌又是兄弟,从来没有哪一刻那么认真观察过一个人。为什么从江亦辰出现开始,楚沐泽就无法心生恨意的缘由豁然而解,因为血脉相连,即使是不由自主地讨厌,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痛下狠手。

    楚沐泽觉得他应该高兴才对,躺在里面的人不仅抢走了他最爱的人,甚至剥夺了这20多年来他本该享受的父爱。楚琛对他从来都是不冷不热,只是循规蹈矩地做着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却对只是初见的江亦辰能够如此关怀备至。他曾经觉得易君然对他的爱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法撼动的存在,可从江亦辰出现以后,一切就都变了。原本胸有成竹的事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他跟江亦辰到底谁更悲惨一点?

    「放心吧,他会醒的。」柯卓靠近楚沐泽轻声安慰。

    楚沐泽只是冷哼了一声,「谁说我担心他?」

    柯卓淡淡看了一眼楚沐泽没有接话。跟楚沐泽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柯卓对眼前这个人也比以前多了几分了解。他原以为楚沐泽愿意答应离开易君然只是为了所谓的成功,其实不然。这个人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爱易君然,正因为太爱,才不愿意只是躲在那个人身后,任由易君然替他遮风挡雨。

    每个人爱人的方式不同,易君然霸道,楚沐泽倔强,江亦辰隐晦,他们各自心中都藏着无法言说的爱意。爱藏得太深,才会佯作毫不在意。

    江亦辰最终在众人的祈祷中醒了过来。兵荒马乱的病房里,医生和护士不停地穿梭着。直到肖子文确认江亦辰各项指标都恢复正常,可以转到普通病房的时候,多日不眠不休的易君然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病人刚刚醒,不宜太劳累,还是让他多休息。」肖子文尽职地嘱咐了易君然几句,然后转过身就看到江亦辰动了动唇好似要说什么,他弯下腰凑近江亦辰道,「现在好好休息,有什么话等好了再说。」

    楚琛见江亦辰醒来,一瞬间激动得老泪纵横,走到江亦辰身边断断续续地道着谦,「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们」

    江亦辰觉得很累。无论是楚琛还是易君然,他一个都不想看见。一个伤透了他母亲的心,一个伤透了他的心。两个伤他最深的人同时出现在病房里,他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只要多看一眼,都会痛得窒息。

    「你们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我会安排护士照顾他的,他现在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江亦辰很快被转入普通病房,在医院守了几天几夜的易君然身上穿的依旧是那套那日送江亦辰来医院时的衣服,浑身血迹的衬衫引得经过的路人纷纷侧目。无奈之下易君然打电话叫何若铭先来医院守一会儿,而他先回家换身干净的衣服再来见江亦辰。

    趁着江亦辰这次车祸意外的手术,楚琛找医院的医生为他和江亦辰做了一次亲子鉴定,报告大约在下周就能出来。虽然根据时间推断,楚琛几乎已经肯定了江亦辰就是他儿子的事实,但为确保万无一失他还是决定做一次亲子鉴定。不过无论结果能否证明江亦辰是不是他儿子,他都会好好补偿这个孩子,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江聆冉的儿子。当初的一时错断,他就整整亏欠了江聆冉二十年的感情。只是故人已去,而江亦辰是江聆冉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血脉相连的存在了。

    作者有话要说:  窝虐得也是蛮拼的。。。其实这文就是大狗血。。。文案里也写了这是大狗血!!!!窝本人也说了无数次这是大狗血!!!!如果真的不喜欢大狗血!!!就请勿入啊啊啊啊啊!!!(留言一堆都说狗血窝也是醉了。。。因为窝说了窝写的就是狗血啊啊啊!

    ☆、忏悔

    转入普通病房的江亦辰又睡了将近一日,醒来时就看到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的楚琛。这次的车祸比江亦辰想象的要严重,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