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4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爱的人心里心心念念都是另一个人。

    易君然自认不是脆弱的人,可是当他看到这一堆凌乱的剪报时,终究还是忍不住失声痛哭。他失去的不是江亦辰,而是一个他本该好好珍惜为他付出了七年的人。寒气从脚底席卷了全身令易君然手脚发凉,喉间翻滚着血腥的味道,他从来不知道真相能让人从天堂一瞬间跌入万丈深渊的地狱。他来不及后悔,来不及求得原谅,来不及纠正自己犯下的愚蠢的错误。心仿佛被扔进烈火熊熊燃烧的油锅里煎炸,灼烧之后竟是触目惊心。

    曾经最弃若敝履的东西如今却成了最最求而不得的。易君然终于明白了那莫名其妙的心慌以及避恐不及的心痛到底源自于哪里。这些全部都是江亦辰给他的。他对江亦辰的感情早就在不知不觉里化为刻骨铭心,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甚至不想去深究,他宁可深信自己对楚沐泽是余情未了,也不敢接受他已经爱上江亦辰的事实。

    为什么江亦辰愿意在他一次又一次的暴行之后原谅他?为什么明知他心里残留着楚沐泽的身影也选择忍气吞声?没有人会毫无理由地一次又一次原谅一个毫不相关的人。江亦辰给了他机会,因为那个时候的江亦辰相信,易君然总有一天会像爱楚沐泽一样爱上他。可是他等来的却是易君然居高临下的辱骂和毫无人性的暴行。

    易君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医院的。手里紧紧捏着厚如千金的相册,那里面保存着江亦辰对他所有的爱恋,可是现在这本相册如同滚烫的铁烙一般时时刻刻提醒着易君然,他曾经是如何对待这样一个深爱他的人。

    惴惴不安地推开房门,江亦辰靠在床头静静望着站在门口望而却步的易君然。男人的面孔微微潮湿,握着相册的指骨泛着苍白的脆弱,黑眸里流淌着悔意和痛苦。看着这样痛苦不堪的易君然,江亦辰笑了,洗去所有的苍白,淡漠的面孔上夹杂着显而易见的快感,惨白的唇瓣上竟因这抹笑容有了些血色。

    「找到你要的答案了吗?」江亦辰在笑,动人的笑容宛若罂粟花般蔓延唇角。

    心像是被生生撕裂一般,痛得易君然一再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活着。江亦辰嘲讽的笑容在提醒他,他是活着的也是清醒的,只是那个人不会再原谅他。两人之间不过是十步左右的距离,如果跑过去甚至不出五步,他就可以触摸到江亦辰苍白的脸庞,可是这样的近在咫尺的距离却成了两人之间无法跨越的鸿沟。

    易君然知道他什么都做不了,他除了坐以待毙什么都做不了,这是自出生以来第一次痛恨自己的懦弱无能。江亦辰说的没错,他有什么资格要求他原谅。

    「七年。你跟楚沐泽在一起多久,我就爱了你多久。」凄凉的声音里带着令人无法忽视的怨恨。

    「以前你能伤我,是因为我爱你。但以后,我再也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了。」

    江亦辰看着伫立在门口的易君然一字一顿道,「我江亦辰发誓,有生之年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所言所行。你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和耻辱让我一辈子都没齿难忘。你把我对你曾经所有的留恋抹杀地一丝不剩。」

    「我做过最愚蠢的事情就是爱上你。」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哈!!!今天开始用绳命虐易总!!!

    ☆、痛苦的挣扎

    江亦辰最后一句话终于打破了易君然所有自恃过高的冷静,手中的相册啪嗒一下**在地上,零碎的剪报纷纷扬扬洒了一地。不安的情绪从黑眸里争先恐后地溢出,易君然就像是丢了糖果的孩子,无措地望着眼前对他声色俱厉的江亦辰。

    易君然慌乱无措地弯下腰整理满地的狼藉,江亦辰只是淡淡地望着他,眼里看不到曾经暗藏汹涌的深情。仿佛那样的深爱在一朝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敢抬头,不敢轻易去面对江亦辰眼里毫无留恋的漠然。

    直到地上的剪报被易君然整齐地放回相册,长时间弯曲的双腿酸疼麻木,起身的瞬间易君然摇摇晃晃地踉跄了一下,但很快就被他稳住。俊逸的面孔上没了往日从容不迫的笑容,讨好的意味显得易君然有些卑躬屈膝,「时间不早了,我去给你买晚餐。」

    「相册给我。」江亦辰伸出手,摄人的目光瞪得易君然不由自主的心凉,本能地将相册藏到身后,那里面珍藏着江亦辰对他所有的深爱,他不能失去那些东西。

    「我说咳咳」见易君然不肯交出相册,江亦辰动怒之下猛烈地咳嗽起来,「给我!」

    好不容易有了些血色的面孔转瞬恢复成一片惨白,易君然不敢再轻举妄动惹江亦辰生气,双手将相册奉送到江亦辰面前,「你别生气」

    手还没有碰到江亦辰的身体,就被江亦辰高声呵住,「别碰我!我觉得恶心!」

    说完,江亦辰打开相册将里面的剪报一咕噜全部拿出来揉成纸团扔进纸篓中。易君然狼狈地抢过纸篓,不顾脏乱地将被揉成纸团的剪报重新捡了出来,「你干什么!?」

    无视易君然心慌意乱的咆哮,江亦辰将剩下的剪报撕得粉碎,然后一把洒向易君然的面孔,褐眸怒目圆睁,「不需要的东西当然应该毁掉!这些东西留着只会让我感到恶心!所有关于你的一切都让我觉得恶心!」

    江亦辰声嘶力竭的话语好似令易君然的血液瞬间都凝成了冰,四肢百骸都是冷的,就这样震在原地无法动弹。空气里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江亦辰双手握拳,心尖猛地一阵抽搐,眼前的视线顿觉一片模糊。

    易君然看着僵直倒下的江亦辰手忙脚乱地按下床头的警铃,肖子文带着几个护士匆匆赶到,只见江亦辰面色惨白地闭眼躺在床上,感觉不到丝毫生气,病房里是死一般的沉寂。

    「怎么回事?不是醒了,怎么又晕过去了!」肖子文来不及质问易君然就动作娴熟地开始替江亦辰检查身体,半响之后才放下紧绷的神经道,「没大碍,只是休息不足晕过去了。不是我说啊,人刚刚醒没多久,有什么话等他好了再说」

    肖子文絮絮叨叨责怪着易君然的火急火燎,直到说完了才发现易君然的脸色也没比躺在病床上的江亦辰好到哪里去。

    「你的脸色怎么也那么难看?说起来,你好几天没休息了吧?你回去休息一会儿吧,这里我找护士照顾他。」

    「不,我在这里照顾他就好。」易君然现在一分一秒也不敢轻易离开江亦辰。刚才江亦辰狰狞的模样让他不得不担心,如果他离开的话,这个人会不会又做出什么极端的行为。

    「你这样下去,别说照顾他了,最后自己也得倒下。」肖子文叹了一口气,「我让护士再来添张床,你也在这里好好睡一觉,这样总行吧?」

    「嗯,麻烦你了。」易君然替江亦辰掖了掖被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