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5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子向肖子文感谢。

    「我还有个病房要巡,有什么事再叫我吧。对了,关于江亦辰的车祸报告已经出来了。有点轻微脑震荡,身体也有几处轻微骨折,其他问题都不大,慢慢修养都会好的,你也别太担心了。」

    「我知道了。」

    肖子文看着狼狈的易君然动了动唇,最终还是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遍地狼藉的病房暗示着两人之间刚刚经历了一场怎样声嘶力竭的争吵,肖子文到底还只是一个局外人不便多说。作为一个医生,他可以治疗病人所受的皮肉之伤,但是心上的伤却是他无能为力的。

    「我让阿姨来把地上的垃圾清理一下。」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压抑,连肖子文都感觉微微透不过气。

    易君然弯下腰将刚才江亦辰撕得粉碎的剪报小心翼翼地捡起来,肖子文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叹了一口气,离开了病房。

    江亦辰车祸意外后,何若铭就为了封锁消息忙里忙外,疲惫的程度完全不亚于在医院日夜守候的易君然。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等着易君然签字,不过现在的易君然早已将硕大的公司抛到九霄云外了。何若铭打了十几个电话催易君然回公司处理文件,但得到的却是三言两语的打法,让何若铭替他做决定。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何若铭一人在公司根本是□□乏术。易君然终日旷工这件事还是闹到了董事会,惊动了易凡。易凡没想到易君然为了一个男人连公司都不要了。

    电话铃一直响,易君然只是恍若未闻,专心致志地替江亦辰削苹果。争吵过后,江亦辰不再对易君然说上只言片字,仿佛就把他当做一团空气。可就算这样,易君然也完全没有离开的打算。这样的对峙更像是一场持久的疲惫战,看看到底是谁先败下阵来。

    「吃个苹果吧。」易君然将削好的苹果托在掌心递给江亦辰。

    江亦辰淡淡扫了一眼,出乎意料地接过苹果,然后将苹果不带一丝犹豫地奋力扔了出去。一连贯的动作根本没有给易君然任何反应的机会。江亦辰用无声的抗议告诉易君然,他拒绝任何来自于他的好意。

    易君然记得不久前,江亦辰那双如描似画的褐眸里还流淌着温柔似水的波光,可如今却只剩下如同三九寒冰的冷漠。尴尬地收回晾在半空中的手,易君然黑眸里被掩藏的受伤的情绪稍纵即逝,「不喜欢吃苹果?这里还有别的,今年的梨很甜,我帮你削一个。」

    江亦辰低着头,越发认真地看着手中的书,对于易君然的询问仿若未闻。静谧的空间里只有纸张翻阅时摩擦发出的声响,坐在床边的男人小心翼翼地削着梨,过了一会儿,他将梨送到江亦辰眼前。

    江亦辰毫不犹豫地重复了刚才对待那个苹果的动作,将雪白甘甜的香梨朝着同一个方向扔了出去。然后若无其事地低下头,继续阅读手里引人入胜的小说。这一次他甚至不再关心易君然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

    「不喜欢吃梨,那就吃个橘子。」谁都没有妥协,两人的固执凝结成一场僵持不下的战役。

    可想而知,橘子得到了苹果和香梨一样的待遇,被摔出几米之外的墙上,瞬间汁水飞溅,雪白的墙壁上留下淡黄色的斑驳痕迹。易君然对江亦辰毫不留情的动作并没有生气,相反还无限的心疼。他知道江亦辰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如果可以,他愿意当江亦辰一辈子发泄的对象。

    消停了没一会儿的电话,又再度响起。江亦辰秀眉微蹙,苍白的薄唇抿成一条锋利的线。易君然注意到这一细微的变化,「我出去接个电话。」

    轻手带上房门,易君然接起电话,声音里透着前所未有的疲惫,「喂,爸爸。」

    「君然!你打算在医院呆多久?公司是不是不打算管了?」以前无论易君然再混账,也从来都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可如今为了一个江亦辰,易君然将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

    易君然揉了揉发酸的眼角,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自江亦辰出事以来他的神经就一直处在高度警觉的状态。

    「爸爸,等我处理好」

    「处理好什么?!君然,你闹够了没有?你知不知道现在董事会的人要弹劾你这个总裁?」因为易君然管理不善,易氏的股价自上周起已连跌数日,这样的状况怎么能让董事不着急?而且现如今搁下这盘散沙弃之不顾的易君然更是不知身在何处。何若铭这两天不是忙着处理公司事务,就是忙着打发那些老奸巨猾的董事。

    「爸爸,我现在很累,公司的事情我已经交代若铭了。」

    「那你要不要整个公司都送给何若铭?!」易凡对于易君然这样破罐子破摔的举动倍感失望,因为对易君然心中有愧,这些年他才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无论易君然犯下天大的错误他也从来不舍得责备他,可如今这样一盘散沙的局面到底要他怎么办,「君然,你太让我失望了!」

    「够了」双眼布满血丝的易君然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困兽,「爸爸,我已经要失去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了!公司什么的,我都不要了!把亦辰给我把他给我!」

    宛若困兽般声嘶力竭的咆哮让电话另一端的易凡愣在原地,电话里紧接而来的是竭力压抑的哭泣。那哭声既痛苦又绝望,易君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做才能让身边的人满意。

    作者有话要说:  窝也是虐得蛮酸爽的。。。。。相信窝。。后面还有很多等着易君然。。。。想想易总也是蛮惨的。。。。娶个老婆不容易。。天天给他折腾。。。。

    ☆、决定离开

    他不能也不可以失去江亦辰,但病房里的人对他恨之入骨,不愿接受任何源自于他的好意。他就像是他的仇敌,只要见到他,江亦辰就会不由自主地加强防备。

    江亦辰从来不曾那般□□地表达过对他的厌恶,那种厌恶几乎一瞬间将易君然打入了万丈深渊的地狱。有一个人曾经爱你至深,可如今却恨你入骨。易君然太害怕了,仿佛过去所有温暖的**都是黄粱一梦,现在梦醒了,他必须和那个人天涯陌路,再见无期。

    楚琛带着营养品来看江亦辰时,就看到易君然靠着墙,埋首在手臂间哭得双肩颤动。放下手里的东西,楚琛靠着江亦辰身边的空位蹲了下来。感觉到身边有人,易君然抬起头,看到楚琛的那一秒眼里闪过一抹惊讶,随即从容地抹去脸上潮湿的泪水,「楚叔叔。」

    楚琛什么都没说,从口袋里拿了一根烟点燃,重重地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个烟圈,「如果我早点知道亦辰是我的儿子,我绝对不会让他跟你在一起。」

    易君然心一紧,张口欲言,却被楚琛阻止道,「那时候我还年轻,也就你这个年纪。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所以大言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