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7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很矛盾,至今为止没有写过争议性那么大的角色,通常小受在我笔下都是善解人意、懂得宽恕、敢爱敢恨、就算偶尔有矫情但不会那么纠结。读者说我把江美人这个角色平民化了,或许我心里就是那么想的,想象江亦辰是一个普通人,因为从小得不到关爱,所以他的心比一般人来的小,也来的脆弱。他不敢率先踏出第一步,因为害怕被伤害,所以很纠结。

    这是第一次一个角色让我想那么多,说不上是好是坏。至今为止,江亦辰似乎一直扮演着弱者,值得被同情的角色。但读者就问我,难道全世界只有江亦辰一个人受到伤害了吗?说白了,江亦辰有点理所当然地将自己带入了被害者的角色,所以变得有些矫情。这种人生活里很多,可悲也可怜,可能因为对方一点点的好而欢呼雀跃抱有期待,在期待落空之后又会自怨自艾。

    江亦辰大概是大千世界里面的一人,也许我也是这样的人。没办法忍受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别人,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能回应自己,绝大多数的人抱着这样的期待活着,跟江亦辰一样。

    所以我会让江亦辰成长,在时间里明白另一些东西。希望追文的小天使有任何不同的意见都欢迎给我留言!!!

    ☆、董事会内乱

    易君然对于江亦辰即将离开的事情自然是毫不知晓,他依旧每日毫不厌倦地陪伴在江亦辰身边,即使江亦辰对他终日冷若冰霜都没有将他吓退。不过对江亦辰来说,需要忍受易君然这个人的时间也不多了,现在算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吧。

    曾经恨不得分分秒秒都守着的人,如今却想着迫不及待的离开。易君然不知道如今争分夺秒地大献殷勤在江亦辰眼里不过是故作丑态,他对他越好更加映衬出曾经的江亦辰有多傻。

    车祸后留下的后遗症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恢复,但只有江亦辰明白有些触目惊心的伤口只有自己才能看见。两周后,江亦辰已经能够下床自由地活动,而楚琛也为他办好了一切出国的手续。

    易君然因为长时间不曾出现在公司而成了众矢之的,公司争执不休的吵闹逼得他不得不出面回一趟公司,迫于无奈之下他叫来了何若铭照顾江亦辰。说是照顾,不如说是监控,这几天易君然的眼皮跳得厉害,总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易君然前脚刚踏出医院,江亦辰后脚就打了电话让楚琛来接他出院。何若铭进门时就看到正在整理衣物准备出院的江亦辰。

    「江先生,您这是干什么?」何若铭走上前阻拦江亦辰的动作,「易总他马上就会回来的,就算要出院您也等他回来再说吧。」

    江亦辰抬起头看着何若铭一字一顿道,「不是出院,而是离开这里。」

    「您是什么意思?离开这里?」何若铭对江亦辰的话匪夷所思。

    「我要离开易君然。」江亦辰抢过何若铭手中的行李袋,将剩下的衣物整整齐齐地放入,最后将相册交到何若铭手中道,「这本相册你帮我交给易君然吧。」

    江亦辰拿着行李箱就要离开,一切发生地太快,等何若铭反应过来时双腿已经不由自主地迈开追上离去的江亦辰。好在江亦辰走的不快,何若铭跑了没几步就追上了,他站在江亦辰面前挡住他的去路,「江先生,您现在不能走。易总临走前特别吩咐让我好好照顾您,您现在走了」

    「照顾我?」开口的那一秒,何若铭感觉到江亦辰语气里陌生的尖锐,「是监视我吧,何助理?」

    「江先生,我知道您和易总之间有误会。」何若铭深吸一口气,尽量心平气和,「但您能不能看在那么多天他为了你连公司都无暇顾及的面子上,等他回来再做决定。您现在这么一走了之,你们之间的问题永远不会解决。」

    「何助理,我想你搞错了一点。」江亦辰的褐眸直视何若铭,琥珀色的瞳孔中尽是细碎的光,「我跟易总之间只是一场交易,既然是交易,又怎么会有误会。」

    江亦辰不打算再与何若铭纠缠下去,提着行李袋加快步伐离去。何若铭不死心地跟在江亦辰身后,「江先生,江先生,请您听我一句」

    「我已经听够了!」江亦辰突然停下脚步,一个华丽地转身,褐眸圆睁瞪着何若铭,「每个人都让我听他说,有谁听过我说话了吗?我说我现在就要离开!」

    何若铭从未见过江亦辰如此生气的模样,如刀锋般锐利的目光以及双眸中跳动的红色火焰,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惧意。

    「告诉易君然,不要找我,如果他不想我一辈子都恨他的话。」

    双眸中的火焰渐渐敛去,沉静下来的褐眸转瞬变得仿若冬日里最寒凉的冰雪。江亦辰的目光里带着让人不容拒绝的威严,这一刻何若铭竟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见何若铭已经无话可说,江亦辰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脚步刚刚踏出医院大门,身后传来何若铭不顾众人视线的叫喊,「江先生,您吃了易总亲手做的蛋糕了吗?」

    瘦弱的背影只停顿了一秒,最终还是消失在何若铭的视野之中。只见江亦辰钻进了停在门口的一辆黑色奔驰里,直到车子绝尘而去时何若铭才意识到需要马上给易君然打电话。

    董事会的争吵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易君然冷眼看着会议室里分成两派的人吵得热火朝天。

    直到董事会某一员话锋一转指向自进门起就沉默不语的易君然,「易总,难道您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我以为你们吵得那么厉害早就得出结论了,还需要我说话吗?」易君然此话一出,原本吵闹非凡的会议室一瞬间寂静下来。

    「我可以说话了?」易君然眉眼微挑,从容不迫地站起来,环顾着围绕而坐的董事,「首先,我为造成易氏股票大跌而深感抱歉,在这里我想大家说一声对不起。」

    「易总,您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挽回我们连日来的亏损吗?」说话的是今年刚刚接任其父上位的陆源昇,年纪轻轻就高傲自满,先不说三番两次在董事会上针对易君然推行的政策指手画脚,就算是私底下与他同龄的几位董事会成员也对他专横跋扈的行为不满已久。

    易君然勾勾唇角,余光扫过一脸自鸣得意的陆源昇,「那陆董事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弥补在座的损失?」

    「易总既然那么说了,我也不妨说几句。」陆源昇大摇大摆地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易君然说道,「从易总和楚先生分手门到后来携新欢出场首映礼再到和旧爱旧情复燃,这一路的绯闻令易氏的股票跌宕起伏,昨天易氏的股盘甚至创造了史无前例跌停板的记录。在座董事的亏损已然无法挽回,如今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

    陆源昇的心思易君然早已了然于心,从第一次踏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