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6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易君然也不止一次问过自己,他到底想怎样呢?答案再明显不过,他不过是想让江亦辰回到他身边而已。可因为一次的错,他就被眼前的人判了死刑。甚至连触碰这个人的资格都丧失得一干二净。

    「有没有时间,晚上一起吃个饭?」易君然眼见江亦辰开口要拒绝,率先截断他的话,「你上次说过,可以和我一起吃个饭的。」

    易君然将了江亦辰一军,与此同时江亦辰也为当日话不经脑的举动而后悔莫及。拒绝的话没来得及说出后,只能化为苦口良药吞回肚子。

    「你等我一下。」

    江亦辰言下之意是同意了,一瞬间易君然的眉眼都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站在不远处的沈思珩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见江亦辰向他小跑步过来,便一把拉过他就准备上楼,「快上去吧。」

    可江亦辰却停下了脚步,脸上带着为难的神色,将手从沈思珩掌心抽离,「思珩,我有些事得跟他出去一趟,得晚点回来,你先回去。晚餐我给你叫外卖送过来,好吗?」

    「不好!凭什么你要跟那个男人走?!」沈思珩被惯坏的少爷脾气一下子就爆发了,「他是不是就是易君然?!」

    「思珩!」江亦辰也不免提高了音量,秀美的面孔上有些不悦,「我有些话必须跟他说清楚。你也不希望他像现在这样继续纠缠我吧?」

    江亦辰的话令暴走的沈思珩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所以你乖乖听话先回去好不好?」

    沈思珩抵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抬头道,「那你要马上回来。」

    「我保证马上就回来。」江亦辰俏皮地做了一个发誓的手势,沈思珩也勉强扯了扯嘴角。

    「你走吧。」

    沈思珩为了避免看着江亦辰和易君然离开的场面糟心,转身就跑上了楼。安顿好了沈思珩,江亦辰重新走到易君然面前,「走吧,去哪里?」

    江亦辰原以为以易君然的习惯会把他带到那种人烟稀少的高档西餐厅,可到达目的地他才恍然发现,易君然将他带到了他读书时时常和同学来的面馆。这家面馆不仅价格公道,味道也令人赞不绝口,所以读书那会儿他就喜欢这家面馆的东西。

    对易君然来说,打探江亦辰喜好这种事并不困难,以前是因为觉得没必要,而现在却不一样了。

    「我听说你以前很喜欢这家面馆。」

    江亦辰勾了勾唇角,「也难为你能打听到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小面馆了。」

    正在里面招呼客人的老板看到易君然和另一个小青年站在门口,马上放下手里的东西高兴地走出门口,「小易啊,今天怎么有空来,这位是你朋友?」

    听老板和易君然说话的态度,似乎两人很熟的样子,江亦辰正纳闷,老板就带着他们走到了靠窗的位置,「你的专座,专门给你留着的呢,谁来我都不给坐。」

    「老板今天生意还是一样红火啊。」易君然看着四周人满为患。

    老板眉开眼笑地说道,「是啊,托你的福,不然我这店还不一定在呢。」

    「哪里,是老板做的面条好吃。」

    「那今天还是老规矩,一晚阳春面?」

    「我就要一晚阳春面好了,亦辰,你吃什么?」

    「我和你一样就行了。」江亦辰也懒得再去饭菜单,记忆里阳春面可是这家面馆的招牌菜,不知道味道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

    相比周围嘻嘻哈哈的嘈杂,易君然这桌却安静得诡异。江亦辰索然无味地望着窗外,易君然则是一眨不眨贪婪地望着相思的容颜。时间一长,江亦辰就被盯得不舒服了,「你能不能别一直盯着我。」感觉像**似的。当然这后半句话,江亦辰并没有说出口。

    「不好意思,一不留神就」易君然尴尬地收回目光。

    老板热情地端着两碗阳春面送到两人面前,「你们慢吃,有什么需要再叫我。」

    「麻烦你了,老板。」

    不得不说易君然是个极有教养的人,连吃面都没有一丝声音,他的气质与这间面馆的格调格格不入。

    两人各怀心思地吃完了这顿饭,饭后老板又客气地送了他们一人一盘水果。离开面馆的时候,天边已经看不到一丝亮光,路灯映照着行人斜长的影子。回去的路上,易君然故意放满了车速,江亦辰双眼自始至终遥望着车窗外无聊的景致。气氛静谧得令人难受。

    好不容易回到了公寓,江亦辰毫无留恋地走下车,「谢谢你的晚餐。」似乎除此之外,他跟易君然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作者有话要说:  想想我们易总为了江美人也是够拼的。。。如果我能日更。。。。那么一月中旬完结不是梦。。。如果我不能。。。就请泥萌忘了我说过一月中旬完结这种话。。。。。

    么么哒,窝造泥萌是爱窝的。。。。

    ☆、无情的拒绝

    「亦辰,等一下。」易君然小步追上离去的江亦辰,俊脸上透着焦躁。

    「还有事吗?」江亦辰神色平静地反问。

    被江亦辰这样若无其事地反问,易君然倒是不知如何开口好了。过了好半响,也没组织好语言,江亦辰也没心思继续和易君然耗下去,「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上去了。」

    「亦辰,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

    背对着易君然的江亦辰听到他的话后停下了离去的脚步。

    「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江亦辰并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宽容,能对曾经伤害他的人一笑而过,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然后自欺欺人地重新开始。

    江亦辰半低着头,面容上闪烁不清的表情被漆黑的夜幕笼罩,他双手插在衣带中,缩了缩脖子,微微侧过身,「易君然,我没有五年前那么恨你,但并不代表我可以原谅你。」

    「我想过我们之间无数种结局,后来发现其实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初没有爱上你,那后来所有的痛苦也会变得不复存在。」

    「你从来都没有错,你不用对我抱着亏欠,所以绞尽脑汁想着方法弥补我。孤儿院也好,面馆也好,我对你只有感谢,别无其他。」

    「如果你只是想确定我是不是还爱你,还愿不愿意跟你在一起,我可以回答你。」

    「我爱你。」

    「可我已经没办法跟你在一起了。」

    并不是所有相爱的人都能厮守到老,绝大多数人的爱都在爬山涉水里最终客死他乡。江亦辰也是其中之一,易君然曾经给他的柔情蜜意到后来变成穿肠毒药日以继夜地折磨着他。那种溃散在胸口处密密麻麻的疼痛虽然不能要了他的命,但却足以让他刻骨铭心地记住因为易君然他曾经那么疼过。

    本不该在这样炎热的夏日感觉到冬日里才会有的冰凉彻骨的寒意,可这一刻易君然却阻挡不了那样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