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2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尊处优的男人,到底是怎样忍受那般撕心裂肺的疼痛。

    曾经不了解的秘密,也是直到今日才明白,楚沐泽和易君然分手的原因。从始至终被抛弃的都是易君然,他在易君然最伤心的时刻遇见他,然后又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江亦辰从来不曾怀疑他对易君然的爱,整整七年的时光,那份爱早已是刻骨铭心。他没办法原谅易君然的是他跟楚沐泽之间的纠缠不休,但却从来不曾去了解到底是什么导致了相爱七年的恋人最终因为第三者分道扬镳。

    易君然从来都没有说谎,他说他会试着对他好,在对他好的过程里这个男人一直都在处心积虑地寻求最正确的恋爱方式。他不明白为什么倾尽所有之后楚沐泽还是断然离开,他不明白为什么犯过一次错的人就必须被判死刑。没有人关心他为什么分手,没有人告诉他最正确的恋爱方式,没有人给过他机会去纠正错误。

    江亦辰一回到公寓就把自己锁进房间,无论屋外的沈思珩怎么叫喊他都没有回应。这是他回国以来经历过最艰难的一天。

    柯卓没料到易君然会在门口等着他下班,黄昏日落映照着易君然斜长的身影,似乎比印象里的样子又瘦了一圈。

    「哟,易总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柯卓佯作不知易君然的来意。

    易君然扔掉吸了一半的香烟,用脚尖在水泥地上用力碾了一下,星星点点的火光瞬间消失,只余下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烟草香。

    「有时间吗,喝一杯吧。」

    「易总盛邀,我怎么能不给面子。」

    柯卓以为易君然说要喝酒最起码去酒吧吧,却不料易君然在经过二十四小时超市时停了一下,走进去买了两三打啤酒,紧接着把车开到了海边。

    易君然将啤酒从车子拎出来,对着车内一脸茫然的柯卓道,「干什么呢?出来吧。」

    柯卓哭笑不得地走下车,「易君然,难道易氏现在穷得连请我去酒吧喝酒都请不起了吗?」

    「酒吧太闹,不适合谈事情。」易君然拿了一罐啤酒扔给柯卓,柯卓眼疾手快地接住。

    「谈事情?」柯卓轻笑了一下,随手拉开易拉罐,「我就知道易总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易君然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将啤酒伸到半空,「碰一个吧。」

    易拉罐碰撞时,洒出些许酒滴,易君然收回手,昂首一口气吞下大半罐啤酒。柯卓则是握着啤酒罐一动不动,盯着易君然仿佛在沉思什么。

    「你是为了江亦辰的事吧?」柯卓晃了晃手中的啤酒,小小地抿了一口,「难道你那位何助理是没有把我的话传达给你吗?」

    「说个价吧,柯卓。」

    「易君然,我不缺钱。」

    「那你想要什么?」手中的啤酒罐因用力而被易君然捏得微微变形,「先是楚沐泽,现在是亦辰了吗?你以为我会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跟头吗?」

    「我要的,你给不起。」

    柯卓轻描淡写地瞥了一眼极力隐忍怒火的易君然,慢条斯理地走到长椅上坐了下来,眯着眼睛享受海风吹拂。

    「柯卓,你已经有沐泽了。」

    「我还以为易总是个用情多深的人。」柯卓轻飘飘的语气里夹杂着让人难以辨别的讥讽,「到头来也不过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柯卓漫不经心的语气最终激怒了小心翼翼掩藏怒气的易君然,只听背后传来易拉罐摩擦地面的响声,易君然一个箭步冲上前拽起柯卓的衣领,目光狰狞地盯着无所畏惧的男人,「柯卓!你有资格说风凉话吗?是你处心积虑抢走楚沐泽的,现在我放下他爱上江亦辰,所以你又想重蹈覆辙吗?你休想!」

    「易君然,你这是被我猜中了吗?」柯卓脸上淡定的表情丝毫不受易君然的怒气影响,「因为失去楚沐泽,所以找江亦辰做替身?说来血缘真是个其妙的东西,楚家两兄弟先后都坠入你设的情网。」

    「你怎么知道的?」楚沐泽和江亦辰是兄弟的事情出了他和楚琛根本不可能有第三人知道。

    「我想要知道,还怕没有办法吗?」

    「柯卓,你到底想干什么?!」

    柯卓冷眼看着宛若困兽般歇斯揭底咆哮的易君然,即使为了楚沐泽眼前的人都不曾这般低声下气过。江亦辰到底是有什么样的魔力能让易君然一而再再而三地丧失自我。能让易君然这样自恃过高的男人整整五年都在等他回来。

    易君然一次又一次质问他到底想要什么,只有柯卓知道他想要的东西永远没办法得到。当初他费尽心机地让楚沐泽离开易君然身边,无非是想让从来视他为无物的易君然能够真真正正地直视他。

    从前易君然的心里只有楚沐泽,之后易君然的生命里又多了一个江亦辰。每个人都可以住进易君然的心里,唯独他柯卓不行。得不到所爱的人的痛苦只能从拥抱楚沐泽那里得到安慰。借由另一具身体触摸眼前这个近在咫尺却永远无法靠近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妈哒。。。不能双更都是因为小姬姬。。。。不怪我!!!!

    ☆、转折

    易君然醒来时觉得身体仿佛灌了铅般沉重,耀眼的光线透过玻璃窗刺得双目发疼。反射性地举起手臂挡住窗外的阳光,易君然费力地翻了个身才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窄小的车厢内。

    易君然记得昨晚因为江亦辰的事情他跟柯卓大打出手,两人几乎一来一去扭打成一团,后来又莫名其妙地喝得酩酊大醉。喝醉以后的事情,易君然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宿醉后头昏脑涨的感觉并不好受,腹腔内依旧是翻江倒海,随时可能吐出来。易君然晃了晃脑袋,拿过车座上的外套走出车外,发现柯卓正坐在长椅上惬意地欣赏着日出。

    易君然走上前,憔悴的面容上泛着苍白,「柯卓。」

    「这么早醒了?」柯卓有些意外,「不会是失眠吧。」

    柯卓无心的猜测却让易君然莞尔一笑,「柯卓,江亦辰是我的安眠药,你知道吗?」

    说完,易君然不带半分留恋地转身离开。柯卓望着眼前绝色的风景线,一颗心却宛若跌入了万丈深渊。

    易君然,你又知不知道,我的安眠药是你呢。

    江亦辰因为何若铭的一番话彻底失眠了,一夜辗转反侧,只要一闭上眼何若铭的话便会像复读机一般在脑海里反复播放。

    因为睡眠质量偏差,导致江亦辰顶着两个熊猫眼来到片场。导演一看江亦辰这副面貌就急了,「怎么回事?昨晚没睡好吗?」

    「有点失眠。」江亦辰如实回答。

    「那要小心啊,这黑眼圈有点重啊,不知道化妆能不能盖掉。」导演琢磨着便唤来了化妆师,「小林,你带江先生过去画个装,眼袋那里要重点修饰一下,最好能完全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