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6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江亦辰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跟我回美国。和我结婚吧。」沈思珩生怕江亦辰没听明白,又加了一句求婚的誓言。

    江亦辰瞪大双眸,仿佛不可置信般踉跄着倒退了一步,「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我一直都很认真!只是亦辰你从来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过!我爱你!」

    沈思珩因为情绪激动,精致秀丽的面孔而微微狰狞扭曲。江亦辰被沈思珩突然的暴怒而震慑,好半天才回过神,「思珩,我说过我们不适合。」

    作者有话要说:  泥萌做了和尚那么久。。。。给泥萌点汤喝吧。。。窝484很好!!!!!

    ☆、沈思珩的不甘

    「亦辰,那是借口!适合什么的都是你拿来骗我的!?」沈思珩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白皙的面孔上因愤怒而泛着红潮,「为什么易君然可以我就不行?」

    江亦辰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果然刚才和易君然亲密的场景还是被沈思珩看到了。不过也好,有些话他早该说清楚的。

    「思珩,你不明白我和易君然之间」

    沈思珩大声地打断了江亦辰的话,「我确实不明白!那个人让你那么难过,你为什么还要回到他身边!?」

    尖锐的质问声回荡在宽敞的客厅,沈思珩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死死盯着江亦辰,仿佛要将他看出个洞来。心脏的位置难受得发疼,他透过落地窗看到易君然肆意拥抱亲吻江亦辰,就觉得有什么要炸开来了。

    沈思珩不明白为什么江亦辰宁可选择一个令他肝肠寸断的男人,也不愿意接受他的爱。易君然可以给江亦辰的,他也能给得起,为什么江亦辰就不能选择他?自从回国以后,沈思珩就发现聚集在江亦辰身上的谜团越来越多,而江亦辰一直都在动摇,在易君然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在动摇。

    「是啊,他让我那么难过,我为什么还要回到他身边呢?」江亦辰轻轻呢喃着,仿佛是在低声自言自语,又仿佛在反问眼前的沈思珩。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在将你伤得遍体鳞伤之后,你还是舍不得放弃对他的念念不忘。并不是痴心妄想,而是爱上一个人只需要一秒,忘记一个人却要费劲千辛万苦,到头来却将那个人的模样记得越发清晰。

    江亦辰抬起头,望着沈思珩,「我以为只要离开这片土地,我就能忘记易君然的名字,总有一天我会连他的样子都想不起来。」

    沈思珩刚想发作,却见江亦辰微微勾起唇角,「我用了七年时间爱他,五年时间忘记他,我用十二年的生命去记住这个男人然后竭尽全力想将他忘掉。」

    「可每一次想要忘掉,他在我脑海里的模样却越发清晰。思珩,有些人并不是说放弃,就能轻而易举放手的。」

    「他的喜怒哀乐已经成了我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思珩,如果换作你是我,你用十二年的生命去爱着一个人,你会那么潇洒地放手说不在乎吗?」

    「我从来都没有不在乎,以前我以为我可以不在乎他爱别人,不在乎他的曾经、他的过去,不在乎他是不是爱我。」

    「后来我明白,我从来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心胸宽广。不在乎是骗人的,如果不在乎了,为什么我的心会那么疼。疼得有时候恨不得把这颗心从身体里拿走才好。」

    「思珩,我们不适合。」

    「因为。」

    江亦辰看着沈思珩那张满脸受伤的面孔一字一顿道,「我从没想过爱上除易君然之外的人。」

    如果说沈思珩之前还有所期待的话,那是因为江亦辰在不舍得伤害他,而他也自欺欺人地相信,易君然在江亦辰心里轻若鸿毛。可这一刻从那双深不见底的褐眸里掩藏着一种他未曾见过的波涛汹涌的感情。那种感情不可撼动,并不是因为他是沈思珩,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将易君然从江亦辰的生命里分割。

    那样至深至真的情感完全融合在江亦辰的血脉里,就算终有一天他和易君然分道扬镳,这个世界上也再不会有第二人可以替代他。

    沈思珩捏紧发白的拳头,指尖生生掐进柔嫩的掌心,淡淡的血丝顺着掌纹悄悄蔓延。皮肉之痛不及心上的万分之一,沈思珩从来不知道,得不到自己喜欢的人原来是那么痛苦的事情。

    你那么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心中却另有所爱。

    沈思珩不知道他是怎么度过这个黑夜迎来黎明的,一夜未合的双眼浮上浓浓的黑眼圈,毫无血色的唇瓣衬得精致的容颜万分憔悴。江亦辰的面色也没好到哪里去,不过没有沈思珩那么糟糕。

    昨晚的事情令早晨醒来的两人略感尴尬,缄默的气氛更是让人觉得窒息。江亦辰手里捧着剧本心神不宁地翻了几页,沈思珩则站在他身后规规矩矩做好经纪人的角色。脸庞人都看出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不过谁都没有多嘴去问候一句。

    江亦辰和易君然复合的事情沈思珩需要时间去消化,他并没宽宏大量到可以因为江亦辰一番言辞恳切的话语而放弃多年的爱恋。江亦辰是沈思珩的初恋,也曾是他认定余生想要共同度过的人。

    沈思珩一整天都是垂头丧气的模样,江亦辰也没好到哪里去。一个镜头反复ng了好几次也没通过,导演脸上已经悄然浮现不耐烦的神色,连对手戏的女主都忍不住微微蹙眉。

    烦躁的情绪缭绕在导演心中,若不是因为投资江亦辰的是柯卓这个大头,他早就破口大骂了。搞什么名堂,念个台词面无表情不说,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居然重复了几次都没说对,真是空长了一张漂亮的脸。不过这些话他也只敢在心里碎碎念,不敢对着江亦辰说出来。若是江亦辰一个不高兴告到柯卓那里,作为投资一方的柯卓撤资,那可是大麻烦。

    无奈之下,导演只有耐着性子,勉强扯出一抹笑容,对着江亦辰指点,「亦辰,你想象对面站着的人是你最爱的人,酝酿一下其中的情绪。你的眼神和情绪都没到位。」

    江亦辰感觉到导演语气里的不满,但又小心翼翼顾及他的面子。他深吸一口气,缓缓抬起头,逐渐将易君然俊逸潇洒的面容替代眼前眉目如画的女主,翻江倒海的情绪一瞬间仿佛倾泻了出来。

    反复无数次的生硬台词从江亦辰口中脱口而出,清秀精致的妆容下透着隐隐可见的悲伤,薄唇毫不做作地微微颤抖,琥珀色的褐眸里泛着细碎的光芒,站在对面的女主一时回不过神,定定望着眼前动容的江亦辰。

    眼见江亦辰入戏,导演手舞足蹈地挥挥手,镜头无声地对准此时此刻深情并茂的江亦辰。

    「初雪,你骗我你说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子川,我」

    「你骗得我好惨初雪,你当真是铁石心肠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