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8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白皙的俊脸上一阵发烫,「怎么看这个。」

    「本来是想找找有什么好电影可以看,可一不小心就被我翻到了。」江亦辰凑近易君然微微发红的侧脸,褐眸上下打量了良久,才装作恍然大悟道,「易君然,你脸红了!」

    「没有!你看错了!」易君然急急忙忙起身,将cd手忙脚乱地收了起来放回原处,「晚餐已经好了,快起来。」

    易君然一转身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江亦辰演着嘴角偷笑,想到自己偷偷摸摸像痴汉一样的举动被人发现,就不由自主地头皮发麻。易君然一个箭步冲到江亦辰面前,抓住他压倒在沙发上,低头吻住那张咯咯笑个不停的嘴。

    被夺去呼吸的江亦辰双手无力地垂着易君然的胸膛,修长的大腿被分开架在精壮的腰侧,骨节分明的双手托着江亦辰饱满的翘|tun,两具身体隔着粗糙的衣物相互摩|ca着。

    直到江亦辰快透不过气了,易君然才恋恋不舍地松开被吻得鲜艳欲滴的红唇,「不许笑了。」

    江亦辰喘着粗气,好半会儿才找回平时的心率,半笑半打趣地说道,「没有笑你,只是没想到你会做那种事而已。好端端地电影,被你剪得都没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神经病呢。」

    「那段时间我大概是真的疯了。」易君然微凉的指尖拨开江亦辰额前凌乱的发丝,藏匿在黑眸中的深情参杂着些许无奈,「找不到你,可想你又想得太难受。我拼命搜集关于你的一点一滴,后来想到这个方法,不要说你是,连我自己都忍不住嘲笑自己。我留不住你,唯一能留下的就是那些支离破碎的镜头。」

    易君然说得轻描淡写,但只要回忆起那些令他不眠不休的深夜,心还是忍不住揪到了一起。曾经以为并不在乎的东西,在不经意间化为刻骨铭心,在遇到江亦辰前他从未想过原来失去一个人可以令人肝肠寸断,连活着都是如同行尸走肉。

    江亦辰倾身在易君然眉心落在一吻,「没事了,我在这里。」

    所有撕心裂肺的痛都属于过去,所有万丈光芒的幸福都属于未来。

    今晚掌厨的易君然算是下足了苦功夫,一桌的美味佳肴堪比满汉全席,光是看着就令人食指大动。桌上的每一样都是江亦辰的最爱,尤其是那道幽香十足的清蒸鲫鱼。易君然动筷夹了一大块鱼肉放到江亦辰碗中,「尝尝看。」

    江亦辰夹了一小块鱼肉放进嘴里,一瞬间浓香四溢的气味在味蕾中央化了开来。他不忍住动筷将碗中剩余的鱼肉一扫而光,易君然看着江亦辰贪吃的模样,唇角也泛着笑意。

    一顿饭下来,江亦辰吃得肚子都微微鼓了出来,想不到易君然的手艺竟然那么好。眼见易君然收拾碗筷,江亦辰也想起身帮忙,却被阻止道,「你坐着休息一会儿吧,我看你都吃得走不动了。」

    江亦辰脸一红,撇撇嘴,「才没有。」

    吃饭的时候,易君然几乎没怎么吃,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忙着给江亦辰夹菜,生怕他吃不饱。记得有人说过,爱是哪怕你丰衣足食,也觉得你出出需要照顾。易君然喜欢江亦辰孩子气的举动,只要他喜欢,只要他有,他想满足江亦辰所有的愿望。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红烧肉就要来啦。。。。

    ☆、挽留

    谈恋爱的人应该做些什么呢?在这个问题上,易君然特地打电话咨询了陆子放。陆子放忍着笑意,「你不是情圣么?怎么还会为这种事情困扰。」

    在陆子放的印象里,易君然对恋爱方面的事情应该得心应手才对。上学的时候,就有不少小学弟喜欢围着易君然转,易君然心情好的时候会顺势撩拨几下,但从不跨越底线,不会对真心喜欢他的人出手。所以易君然多情,却不滥情。

    「我是认真的,你和于小乐平时都干什么?」

    「我们能干什么?」陆子放耸耸肩,随之压低声音道,「做有情趣的事情呗。」

    「陆子放,你能不能认真点?」

    「我很认真。难道真要我学外面的情侣那样,和小乐手牵着手你侬我侬地去看电影,没事儿再来个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对我来说,和小乐在一起,就是最好的时光。」

    江亦辰打量着在厨房和客厅之间忙里忙外的易君然,跟记忆中连烧饭放多少水都不知道的男人截然不同。以前的易君然不会连对他说话都这般小心翼翼,更加不会关心他喜欢什么。

    五年来,易君然为他改变了那么多,他为易君然改变了什么?

    江亦辰浑然不知他望着易君然的背影出神,直到男人走到他身边,宽大的手掌在他的视线中稍稍摇晃了一下,「亦辰?」

    「啊?」一下子被拉入现实的江亦辰也有些手忙脚乱。

    「刚才不是说想看电影吗?房间里有我最近新买的影碟,时间还早,不如看完了回去?」易君然想让江亦辰留下过夜的借口很拙劣,江亦辰想要拒绝,但对上那双充满期待的黑眸时,心脏的位置一阵微微抽搐。

    「好。」

    江亦辰点头答应的同时,那双乌黑的眸子里仿佛绽放出七彩的光芒,唇角嵌着的浅笑也忍不住放大。这一刻,江亦辰才明白易君然现在的心很低,低到只要答应他一个小小的请求,他都能高兴好一会儿。

    电影有些冗长和枯燥,经不住疲惫的江亦辰脑袋一歪就靠在了易君然肩膀上。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易君然可以听到江亦辰的呼吸声。他僵直着身体,伸手拿过一边的遥控器,将电视调到静音。一瞬间安静得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人。

    电影结束时,窗外的黑夜尽是璀璨的星辰。易君然小心翼翼地将江亦辰从沙发上抱了起来,熟睡的江亦辰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外界的波动。

    易君然抱着江亦辰走进了他们曾经同床共枕过无数个日夜的房间,房间里的摆设自江亦辰离开后易君然就没有动过分毫,所有的一切都跟五年前一模一样。那时候的易君然绝望地挽留着属于江亦辰一丝一毫的气息,那是他赖以生存的期待。他始终相信,江亦辰有一天会回来他身边,回到这个只有属于他们二人的房子里。

    昏暗的房间里只亮着一盏光芒苍白的小台灯,一双黑眸一眨不眨地盯着江亦辰沉睡的容颜,白皙的指尖细细描绘着精致的脸廓,额前散落的发丝遮挡了漂亮的秀眉。

    不知过了多久,安静的房间里传来一声沉沉的叹息。易君然起身翻出床头配备的安眠药,刚想离开房间却被身后突如其来的拉扯震在原地。他缓缓转过身,只见江亦辰揉了揉发红的眼眶,「你去哪儿?」

    易君然紧紧握着手中的安眠药,神色飘忽不定,「你睡吧,我去客房。」

    易君然的话令江亦辰的睡意醒了一半,声音里辨不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