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9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情绪,「为什么?」

    「我实在没有那种跟自己喜欢的人睡在一张床上还什么都不做的自控力。」易君然的声音里参杂着些许无奈,攥紧的掌心冒着湿汗。

    江亦辰话锋一转,褐眸盯着易君然手中的药瓶问道,「你手里的是什么。」

    「没什么。」易君然急急忙忙将安眠药藏到身后,「只是一些维生素片而已。」

    「是安眠药吧。」江亦辰淡淡的语气里带着毋庸置疑的肯定,易君然明显没料到江亦辰会知道那么隐私的事情,「何助理都跟我说了。」

    「该死的。」易君然忍不住低声懊恼地咒骂了一句。

    「何助理只是跟我说实话而已,有什么不对。」江亦辰起身走下床,掰开易君然潮湿的掌心,拿过被称之为维生素的药瓶,果然跟他想的一样,哪里是什么维生素,根本就是安眠药。

    江亦辰晃了晃药瓶,一转身将它丢进了纸篓,「我在这里,为什么还需要安眠药?易君然,我就是你的安眠药,不是吗?」

    易君然还没从江亦辰的话里回过神,下一秒微凉的薄唇传来湿濡的触感。江亦辰抓住易君然胸前整齐的领带,稍稍一用力,两人双双倒在身后柔软的大床上。

    稍稍分开紧贴的双唇,易君然还以为沉溺在梦境中,傻乎乎地问道,「真的可以吗?」

    【写完辣么长的炕戏窝也是为自己醉了,炕戏完整版请戳文案的微博链接,进窝的微博看吧。窝只能走到这一步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泥萌也是拼了!!!!!!!酷爱给我点赞!!!!!!!!

    ☆、表白

    昨夜肌肤相亲的事实太过真实,所以易君然睁开眼发现身边空无一人时,恐慌地以为那如梦似幻的场面不过是过眼云烟。床单上还残留着人体的余温,但魂牵梦萦的人却不知在哪里。

    明明滴酒未沾,易君然的脑袋却疼得阵阵撕心裂肺。走出房间,客厅里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厨房里传来锅铲碰撞的声响。几乎是克制不住地飞奔过去,直到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易君然才觉得心脏的位置死灰复燃。

    由于油烟机的嘈杂声过于吵闹,江亦辰丝毫没有注意到易君然已经醒来。刚刚被打入的生鸡蛋在油锅里炸腾,江亦辰小心翼翼地用锅铲将易碎的鸡蛋翻了个身。打工完成后,他心情愉悦地关掉油烟机,一个转身就看到易君然唇角嵌着浅笑,一双如墨似得黑眸盯得他一阵小鹿乱撞。

    「我做了早餐,快来吃吧。」江亦辰本想做一回田螺姑娘的,想不到易君然那么早就醒了。

    或许是昨晚太激烈的关系,江亦辰走路的姿势还有点奇怪,他刚放好碗筷就被易君然一把拉进怀里。这样的姿势看起来更像是江亦辰投怀送抱,稍稍挣扎了一下,却被钳制得更紧。

    「别闹了,我一会儿要去片场呢。」江亦辰暗示易君然快点松手,否则一会儿他该迟到了。

    易君然俊逸的面容上笑意盈盈,双臂拦着江亦辰的细腰,薄唇摩擦着他雪白的颈项,低沉沙哑的嗓音暗含魅惑,「我送你去,不会迟到的。腰是不是很疼?」

    说着,宽大的手掌就覆上了江亦辰酸疼的腰轻轻按揉了几下。呼之欲出的疼痛令江亦辰反射性地要紧薄唇,「还好」

    江亦辰逞强的模样让易君然不禁责怪起自己做完的粗鲁,温热的双唇情不自禁地贴上那抿得发白的唇瓣,「对不起,弄疼你了。」

    「都说了跟你没关系」

    易君然最后的吻落在江亦辰艳红的唇角,起身将他抱到对面的座位,使劲揉了揉细软的黑发后,「我去拿吧。厨房里还有什么?」

    「还有两个荷包蛋,我已经放在盘里了。电饭煲里还有熬得清粥。」江亦辰知道易君然的早餐一直吃得很随意,以前同居的时候,就见他时常是一杯咖啡就算是一顿早餐了。空腹喝咖啡对胃的刺激很大。

    易君然转身钻进厨房,没多久就捧着清粥和荷包蛋走了出来。其实易君然对早餐并不乐衷,一是因为太忙,二是觉得浪费时间。不过他喜欢和江亦辰在一起的时光,哪怕只是静静看着他,什么都不做都觉得心满意足。

    「盯着我做什么,快点吃,你不用上班啊?」江亦辰催促着还在餐桌上发愣的易君然。

    易君然满不在乎地耸耸肩,「我不去公司,公司也不会停止运转的。否则要那些高级经理干什么吃。」

    「当老板的就是好命。」江亦辰嘴里含了一口粥口齿不清地埋怨着。

    说起江亦辰工作的事,易君然随便喝了两口粥,就放下汤匙,试探性地问道,「亦辰,要不要考虑来易氏?违约金方面你不用担心,我可以」

    「不要。」江亦辰几乎想都没想就立竿见影地拒绝了易君然的提议,但在余光撞上易君然满脸受伤的神色时他又于心不忍地解释道,「我不想完全依靠你生活。」

    「你依靠我有什么不对?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亦辰。」易君然迫不及待地做出承诺。

    江亦辰咽下嘴里的粥,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望着对面满脸期待的男人,「君然,我爱你。可我不想有朝一日有人戳着我的脊梁骨说我是靠男人活着。我们现在这样不好吗?即使你不把我拴在身边,我们也可以和对方见面、吃饭、聊天。」

    「我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并没有急切的**想要去改变。这样留给彼此的个人空间更加充足。」

    江亦辰虽然有决心重新接受易君然,但他希望在工作上他们可以是两个互不干涉的个体。易君然已经为他做了足够多的牺牲,他不想以后身为人中之龙的男人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更希望能成为一个能匹配他的男人。

    易君然见江亦辰心意已决,现在谈这个并不是时机,便只有退而求其次了。可能是因为刚才的话题有些尴尬,导致两人出门时依旧是不尴不尬的状态。直到到了片场,江亦辰要下车前,易君然在他唇角落下亲吻时,尴尬的局面才稍稍回温。

    「晚上我来接你。」

    「今天拍摄结束可能会去一下楚总那里,可能没办法见面了。」江亦辰有些为难。

    「楚总?」易君然愣了一秒才反应道,「你说你爸爸?」

    「嗯。」这么多年来,江亦辰还是没办法对着楚琛喊出爸爸两个字,即使这个男人对他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江聆冉的名字就像是一道横隔在父子俩之间的万丈深渊,只要望着楚琛的脸,江亦辰就会不由自主回想起江聆冉惨死的模样。那样悲哀,那样孤独。

    「毕竟是你爸爸,叫得那么生分总是不太好。」易君然知道江亦辰有他的难处,毕竟那些年他所承受的煎熬不是常人可以想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