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1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是因为易君然,「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

    「我没有骗你!」江亦辰抬起头,用从未有过的高声向沈思珩怒吼,「自欺欺人的一直都是你自己!」

    江亦辰的话仿佛当头一棒让沈思珩愣愣地站在原地,眼睛里透着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眼前的面容突然变得异常陌生。那是一个他不认识的江亦辰。

    「不是你喜欢我,我就一定会喜欢你。那不一样。」

    脱口而出的话不仅让沈思珩深受伤害,连江亦辰自己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曾几何时,他用那样的方式去强迫过易君然接受他,因为七年的深恋得不到安抚,他强迫易君然放下对楚沐泽七年的感情而接受他可悲的爱情。五年前的江亦辰,就是现在的沈思珩。

    「我爱易君然。」

    「我不爱你啊,思珩。」

    当一个你爱的人不爱你的时候,你会难受得仿佛胸口有千万只慢爬的蚂蚁在啃噬你的血肉;当一个爱你的人你不爱的时候,你难过得不知所措不懂怎样才能摆脱对方永无止尽的期待。你爱的人不爱你是一种痛苦,爱你的人你不爱是一种煎熬。

    「你知不知道易君然以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可他现在却能为了我练就一手连厨师都自惭形秽的厨艺。你又知不知道易君然以前有多骄傲自大?可他现在连跟我说话都是那么小心翼翼、卑躬屈膝。我离开他五年,他得了失眠症,每天没有安眠药就不能入睡。」

    「我那么爱他,可他身上每一处伤都是我给的。胃穿孔住院伤心欲绝的时候,我不在他身边;失眠受尽煎熬无法入睡的时候,我不在他身边;夜深人静只能抱着我的电影剪辑解相思之苦的时候,我不在他身边。」

    「思珩,我不想你变得跟我一样做困兽挣扎。我不能没有易君然,你明白吗?那是我费尽心机、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人,现在他就那么站在我面前,我不可能无动于衷,你知道吗?」

    沈思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对他来说宛若地狱般的化妆间的,江亦辰刚才那样撕心裂肺的表白,一瞬间就让他所有的美梦支离破碎。江亦辰爱易君然,那份爱深得连直尺都无法测量,这才是令他最恐慌的事情。哪怕江亦辰有一丝一毫的不确定,他都有机会打败易君然。

    沈思珩曾经以为江亦辰是一个冷漠的人,现在他才明白,江亦辰并不冷漠,只是对易君然。江亦辰所有的特权都给了易君然,留给沈思珩的不过是每个人都会得到的待遇。

    以为努力就可以成功,等待就可以苦尽甘来,守候就能滴水穿石,这些都是骗人的。不是你竭尽全力去爱,你爱的人就会爱你,有些人哪怕你倾尽所有,他都不会多看你一眼,只因为你不是他爱的人。

    爱上一个人不孤独,爱上一个不会爱上你的人才真正是寂寞。

    作者有话要说:  窝居然又更了。。。你们真该夸我。。。

    ☆、巧遇楚沐泽

    这一天对沈思珩来说格外的漫长,脑海里反反复复的都是江亦辰几近崩溃的嘶吼,煎熬里面更多的是无奈。他突然找不到千里迢迢回国的意义,以前是为了江亦辰,那没有了江亦辰,他又该用怎样冠冕堂皇的理由留下来。

    不是所有的赴汤蹈火都会有合情合理的回报,尤其是在爱情这场战役里,一旦失败便是一无所有。

    江亦辰没有再对沈思珩说半句话,卸完妆后一声不吭地与他擦肩而过,沈思珩的脸色越发的苍白。

    走出片场后,江亦辰那颗紧绷了一天的心才稍稍松懈下来,沈思珩难过的样子让他难受,但现在所有的安慰都是苍白无力。沈思珩想要的他给不了,他能给的沈思珩不要。强迫将自己的好意送给别人,不如让他静静呆一儿。

    易君然今天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这让连日来提心吊胆工作的职员也稍稍放松了绷紧的弦条。前几日因为易君然心情颇不佳的关系,几个部门的领导都不敢轻易去敲他的门,每个人做事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掉了多年来的金饭碗。

    下班时间未到,易君然就满面春风地走出了易氏大楼,甚至还下了特赦令,今天所有部门都可以提早下班。这简直就是狂风暴雨后的彩虹啊,八卦的职员们纷纷猜测着到底是什么事让他们年轻的总裁那么高兴。

    别人不明了,何若铭心中倒是跟快明镜似的。这世上唯一能让易君然露出那样表情的人,只有那个人了。易君然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他这个助理也能有几天消停日子可以过了。

    江亦辰一眼就看见易君然潇洒地斜靠在车门上,薄唇间叼着烟蒂,淡淡的烟丝缭绕在他周身。可能是等待太过漫长,易君然的脚边聚集了零散的烟蒂,还有不少闪烁着火光。

    「结束了?」易君然一见到江亦辰,就将嘴中那半根香烟丢到了地上,发亮的鞋尖用力碾了一下。

    江亦辰曾经在美国听一位友人说过,吸烟是因为寂寞,需要有什么去填补心里空缺的那一部分。在印象里,易君然是个不太会吸烟的人,可如今熟能生巧的模样,跟记忆中判若两人。

    「等了很久?」江亦辰低头数着水泥地上的烟蒂,一根、两根、三根、四根

    易君然几乎想都没多想自己的谎言有多拙劣,脱口而出,「刚来没多久。」

    江亦辰笑了笑,没有去拆穿眼前的人。开往楚琛住所的路上,江亦辰没怎么说话,似乎是在思考什么,易君然的话也被他三言两语敷衍了过去。

    路况并不拥挤,大概只开了二十分钟就到了目的地。下车前,江亦辰突然抓住易君然的手,倾身而上,湿濡的气息从四片薄唇间蔓延开来。似乎想要求证什么,不待易君然有所反应,江亦辰湿软的舌头窜进带有烟味的空腔,这个吻的味道不算太好。

    一吻毕,江亦辰咂咂嘴,舌头间发出啧啧的水声,仿佛美食评论家般刻薄地说道,「吸烟太多,接吻的味道会变差。」

    易君然愣了一秒,马上领会了江亦辰刚才莫名其妙的举动,笑颜逐开,「那我戒烟。」

    「嗯。」

    透过鼻梁上架着的茶色墨镜,楚沐泽恰逢时机地目睹了江亦辰主动送吻的那一幕。所谓巧合就是出乎意料,江亦辰和易君然都没料到会在这个时候遇到前来探望楚琛的楚沐泽。

    「这么巧。」楚沐泽唇角泛着令人不明所以的笑意,「这算上门提亲?」

    易君然一身整齐干净的西装皮革,双手拎着大大小小的礼盒,倒真有几分上门提亲的模样。不过有些话到了某些人嘴里,就像变了味道似的,怎么听怎么觉得变扭。

    「我来看看他。」江亦辰双眸微敛,褐色的瞳孔中散着细碎的光,模样一如五年前清秀纯净的少年。

    楚沐泽掠过江亦辰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