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4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进被窝。

    江亦辰翻了个身,朝易君然怀里挤了挤,孩子气的动作格外惹人怜爱。易君然伸出手将人搂进怀里,轻轻拍着江亦辰的背,吻着他柔软的黑发,诱哄他入睡。

    江亦辰归来后易君然多年的失眠之症随之消失,深夜里唯有那人的体温才是他最佳的安眠药。易君然不记得他有多久没踏踏实实睡过一个安稳觉了,从前不是被噩梦惊醒,就是无法安然入睡,大多数时候都是迫近黎明才稍稍有些睡意。

    害怕耽误江亦辰第二日的拍摄,易君然起得特别早,久违的神清气爽令他觉得连呼吸都变得顺畅了。江亦辰睡得一脸满足,易君然轻手轻脚地走下床,趁着爱人还未清醒前做一顿美味的早餐。

    易君然起床没多久,江亦辰的生理闹钟也开始铃铃作响,揉了揉酸涩的眼眶,手掌不自觉地摸了摸身边的位置,床单上残留着熟悉的体温。废了好大劲从床上坐了起来,走下床打开房门,扑面而来的是一阵幽幽清香。

    江亦辰睁大眼睛,才发现易君然的模样有些滑稽可笑,高大的身躯上穿着与之面貌不符的围裙,白皙光洁的额头上冒着细汗。

    「诶,这么快醒了?」易君然惊讶江亦辰醒得那么早。

    「嗯,习惯了。」江亦辰扭了扭脖子,看了一眼满桌丰盛的早餐,撇撇嘴道,「做那么多,吃不完的。」

    「快点刷个牙洗把脸来吃早餐。」易君然推着江亦辰走进卫生间。

    「知道了,知道了。」

    两人用完早餐,易君然将江亦辰送到片场后,回公司的途中打了个电话给何若铭后,突然转道去了医院。按照何若铭打听的结果,易君然拎着一篮精致的水果去看望陶溪。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从病房里传来女人疯疯癫癫地叫声,「楚琛!楚琛!你回来!」

    透过病房的玻璃窗,易君然看见脸色苍白的楚沐泽正在费力地安慰着陶溪,但神志不清的女人却什么也听不进去,疯了似的朝窗外喊着楚琛的名字。声音尖锐而凄惨,凌乱的发丝飘散在额前,模样似人非鬼。

    楚沐泽无力地靠着墙,回眸的刹那看到了正站在病房外的易君然,清秀的面孔微露惊讶之色,微微敛眉走出了病房。

    「你怎么来了。」

    「顺路过来看看。」易君然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水果篮递给楚沐泽,「这是刚买的。」

    「不用了。」楚沐泽甚至连委婉客气的话都没说,直截了当拒绝了易君然的好意。如今这样的好意,在楚沐泽看来更像是施舍,而他高傲的自尊心根本容不下这样的施舍。

    楚沐泽的态度并没有让易君然生气,他弯下腰将水果篮放在门口,「不想要的话就留给别人吧。」

    「你妈妈的精神状态一直这样吗?」

    「唯一能让她好起来的人都不愿意来看她,她怎么可能好得起来。」楚沐泽冷哼了一声,言下之意指的便是薄情的楚琛。

    「楚叔叔也许也有他的难处。」楚沐泽对楚琛有怨恨那是理所当然,毕竟哪个儿子都不能接受自己的父亲对母亲见死不救,何况楚沐泽不过只是要求楚琛来看一眼这疯疯癫癫的女人而已。

    「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难处,只有我不能有。」楚沐泽撇过头,望着病房里守在窗台边的陶溪,「我妈天天喊着我爸的名字,只要她稍微有些清醒,我就会拿她和爸爸的离婚证书给她看,告诉她,那个男人已经走了。然后她就哭,抱着离婚证哭得撕心裂肺,说都是她的错。没过多久,又变回疯疯癫癫的样子,依旧痴心妄想我爸会回来。」

    「以前我觉得我爸不爱回家都是我妈的错,可是到今天我才明白,我妈唯一做错的事就是为了那个不爱她的男人浪费了一辈子的青春。以前我是她唯一钳制楚琛的工具,江亦辰出现后,她连那么点权力都被剥夺了。」

    「在我爸眼里,对我是尽义务,对江亦辰才是疼爱。因为那是他最爱的女人为他生下的孩子,他曾经甚至想过为了那个女人抛弃我妈,抛弃我。」

    「易君然,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自私?为了能成功,不惜可以抛弃我们俩七年的感情。」

    「就像你说过,曾经以为我们可以白头偕老,我也那么坚信。可是那一张张白纸黑字的证据放在我面前,我真的不想相信你会那么对我。」

    易君然安静地听着楚沐泽的声泪控诉,他承认在这件事上做得对不起楚沐泽,这也是他唯一对不起楚沐泽的地方。

    「沐泽,子放曾经告诉我,我和你不合适。」

    易君然突然想到很早以前,那是他跟楚沐泽刚刚出柜,高调宣布在一起。陆子放在欢天喜地的时刻败兴地泼了他一脸冷水,并狂妄地预言他和楚沐泽分手是早晚的事。

    「那时候我觉得子放一定是因为于小乐的事情所以才见不得我们好。后来你离开我,我才明白他说的一点没错。」

    「我想要的是能守在我身边一心一意爱我的人,而你要的是一个能任你放飞的恋人。」

    「我们确实相爱过,不过那个时候,比起对方,我们更爱自己。」

    「沐泽,我欠你一句对不起。因为我,你浪费了大把的青春。」

    被深爱的人磨平了尖锐的棱角,易君然不再像从前那般张扬跋扈地将别人的自尊心随意踩在脚下,懂得在爱人面前张弛有度地示弱,懂得尊重爱人的选择,不再强迫爱人去做不愿意做的事。

    易君然所有的改变都是因为江亦辰,这一秒楚沐泽才深觉自己输得一败涂地,甚至连最后挽留的机会都一丝不剩。江亦辰就像是一个高级驯兽员,将一头曾经高傲得不向任何人低头的雄狮,训练得心甘情愿向他俯首称臣。

    「易君然,你爱过我吗?」

    易君然没想过,曾经在电视剧里听过无数遍的台词,今天居然会落到他身上。爱过吗?应该是爱过的,毕竟他真的有过和楚沐泽白头偕老的想法。只是这样的问题,对于现在还有意义吗?

    「不管过去如何,现在和将来,我爱的人都是江亦辰。」

    楚沐泽看着易君然,这个他唯一爱过的人,现在连一句爱过都不愿意在施舍给他。眼前的男人急于摆脱过去,甚至是迫不及待地抹杀他们曾经相爱过的事实,只是因为怕江亦辰伤心。一个人爱你的时候,你就是他的一切;当他不爱你了,你就是一文不值。

    楚沐泽没想到,原来他也有一文不值的一天。

    作者有话要说:  觉得自己好拼。。。。窝要抓紧时间结局了。。。。么么哒

    ☆、再生事端

    易君然转身离去的背影终于还是让自认无所畏惧的楚沐泽崩溃得泪流满面,那是第一次也许也是最后一次他能为曾经的爱人哭得那么伤心的机会了。泪水模糊了原本清晰的视线,双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