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5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脚控制不住地奔跑起来。这一刻,楚沐泽觉得他可以什么都不要,所谓的功名利禄,所谓的自尊心,他可以统统抛弃,死皮赖脸地去恳求易君然再回头看他一眼。

    急促的脚步、粗重的喘息越来越近,易君然一只脚还未来得及踏出医院大门,就被身后追赶上来的楚沐泽抱个满怀。那个拥抱仿佛是濒临垂死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易君然微微垂头,楚沐泽死死交叉在胸前的双手,十指紧得发白。

    「君然,如果我放弃一切,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

    背拥抱的男人没有说话,不知想到了什么,易君然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伸出手一根一根掰开楚沐泽紧紧相扣的十指。

    易君然转过身,双手搭上楚沐泽微垂的双肩,从前那双如墨似的令人怦然心动的黑眸中再无暗藏汹涌的深情,「沐泽,这不像你。你亲手画上句号的关系怎么可能重新开始?」

    「可你明明还放不下我!否则你不可能还来医院看我妈!君然,你对我还有感情的对不对?你跟江亦辰在一起的时间还抵不上我们的一半!」

    易君然双眸暗了暗,望着楚沐泽那张泪流满面的面孔不再是心疼,而是滋生出一种莫名的无奈和同情,「从我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天,亦辰就一直爱着我。我们在一起多久,他就爱了我多久。我和亦辰在一起一年,分开五年,亦辰十三年的时光里都只有我一个。」

    「沐泽,有些感情是没有办法用时间衡量的。你爱我,可那已经是你的事情了,我现在的爱人叫江亦辰。比你想象的还要爱他,不是因为他爱我,我才爱他,而是因为他能让我这里疼。」易君然白皙的指尖准确无误地指向心脏的位置,「光是念他的名字,那里就疼得厉害,连我自己都没办法想象,我到底有多爱他。」

    站在眼前西装笔挺的男人,他有一双幽深得发亮的双眸,薄唇微微上扬时笑容如沐春风,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掌曾无数次拥他入眠到天明,这张俊逸潇洒的面孔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一如当初初见时颠倒众生。可就是这张脸,此刻却让楚沐泽陌生得找不出任何曾经让他留恋的影子。

    一股寒气瞬间从楚沐泽脚底席卷了全身,他僵直着身体呆呆地望着易君然,想要逃开却发现无处可去。易君然缓缓松开了搭在楚沐泽双肩的手掌,那双褐眸含泪的神情让他不由自主想到了江亦辰,以前是因为江亦辰有一双和楚沐泽相似的眼神他才会留恋,现在看着这双神似的褐眸时,他却自动带入了江亦辰的脸。

    从前的柔情蜜意一朝之间成了恍若隔世,那个曾经疼你入骨的人,一个转身就散落天涯。

    楚沐泽手脚发凉地站在门口,等他意识到易君然已经离开时,才后知后觉地一下子倒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咔嚓。咔嚓。咔嚓。

    『江亦辰、楚沐泽到底谁是真爱!?易氏总裁易君然深陷三角恋!』

    『易君然、江亦辰旧情复燃只是逢场作戏?!』

    『楚沐泽黯然伤神,易君然深情安慰?!』

    幸福来得措手不及,易君然还来不及向江亦辰许诺,一条条荒诞的头版头条又将他们推向风尖浪口。满面春风走进办公室的易君然在见到报纸的那一秒勃然大怒,职员窃窃私语着老板的八卦花边新闻,何若铭被一个电话叫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内一片狼藉的光景令何若铭倒吸一口气,桌上的台灯被掀翻在地摔得支离破碎,早报被撕得粉碎纷纷扬扬洒了一地,各式各样的文件夹杂乱地遗落在办公室内不同的角落。

    「该死的!马上联系律师,我要告星空报社?!这是第几次了?!」易君然气得不轻,连说话的声音都是微微发颤,「无中生有的报道!」

    「我明白了,我马上联系陈律师。」

    何若铭一刻都不敢耽误地联系了易君然的私人律师陈雨,看来这次的报道彻底惹怒了易君然。原本娱乐圈内这些真真假假的报道本来就没多少人会放在心上,但现在的情况不同,易君然担心的不是报道为他带来的负面形象,而是江亦辰到底会怎么看这件事。

    江亦辰一到剧组就发现工作人员纷纷拿看好戏的眼神打量着他,沈思珩比他先到一步,坐在化妆间的沙发上神色严峻地看着报纸。

    全然不知发生何事的江亦辰在大家怪异的目光下走进了化妆间,沈思珩抬头一见江亦辰便手忙脚乱地将报纸揉成一团丢进一旁的纸篓,目光慌慌张张,让江亦辰顿时滋生出怀疑。

    「思珩,你在看什么?」江亦辰走近,弯下腰想将被沈思珩丢进纸篓的报纸捡起来。

    沈思珩却突然地大叫起来,「别捡!」

    沈思珩这样的举动更是让江亦辰心生怀疑,不顾他的阻拦,江亦辰将揉成一团的报纸展开。报纸中央一张硕大的照片夺去了江亦辰的目光,易君然僵直着身体站在医院门口,身后的楚沐泽死死拦住他的腰,两人的表情在照片上显得模糊不清很难辨认。这样亲昵的举动令江亦辰神色微变,但很快又恢复波澜不惊的模样。

    沉默的气氛令人窒息,沈思珩一把抢过江亦辰手中的报纸,又重新揉成一团将它丢进纸篓,「我都说了没什么好看的了。」

    江亦辰定了定神,对沈思珩微微一笑,仿佛刚才的新闻并没有为他带来多少打击,「做什么慌慌张张的,这种八卦新闻又不是第一次了。」

    「不是第一次?」沈思珩双眼微微睁大,「难道亦辰你一直都在忍受这样的事情?」

    「这种新闻不过是捕风捉影而已,不能信。」江亦辰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亦辰,你明明知道」

    「易君然他现在是我的。」江亦辰抬起头,毫不躲闪地看着沈思珩道,「那些不过是子虚乌有的报道。」

    「亦辰,你疯了!」沈思珩冲上前,猛力摇晃江亦辰的双肩,「你知道那个男人和别人的关系,你还要回到他身边!你清醒吗?!」

    江亦辰推开尖叫的沈思珩,「我没有疯,比谁都要清醒。」

    「你爱的人跟别人纠缠不清,你还说那是子虚乌有,你不是疯了是什么?!」眼前的江亦辰冷静得有些过分,沈思珩歇斯揭底的吼叫似乎不能换回他一丝一毫的理智。

    江亦辰没有再和沈思珩争论,拍摄的表现一如往常,甚至可以说是超常发挥,好得有些令人匪夷所思,连导演都挑不出任何瑕疵。易君然和楚沐泽的绯闻现在几乎是人尽皆知,但真相到底是什么又有多少人关心,更多的人不过是围观看好戏而已。

    拍摄结束后,导演招来江亦辰私下说了几句话,「亦辰,根据剧本要求下周我们可能要去外清河市取景几天,你有没有什么不方便?」

    江亦辰毫不犹豫地摇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