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8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没有伤口,却疼得连站着都觉得费力,易君然恨不得现在被困的人是他而不是江亦辰。如果他的命可以换江亦辰的,何乐而不为,可是谁能把江亦辰还给他。

    「柯卓,你没有得到过,根本就不知道失去是什么滋味。」

    失去江亦辰是易君然这辈子最不愿意去想的事,连多想一秒对他来说都是一场磨难。新闻里每隔几秒播报的死亡人数就会增加几百个,易君然忍不住在想,他的亦辰是不是也是其中之一,或者说他还在等他去救他。

    就在易君然决定前往地震现场时,楚沐泽和楚琛也赶到柯卓的办公室,楚琛满脸的悲伤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几岁,他盯着办公室内沉默不语的柯卓和易君然,「亦辰呢,有没有亦辰的消息?!」

    见两人都是面目表情、一言不发,一瞬间楚琛觉得天旋地转,身体不由自主向后踉跄了一下,错综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聆冉,聆冉我们的孩子」

    楚沐泽扶着摇摇欲坠的楚琛,生死关头也顾不上曾经与江亦辰的恩恩怨怨,「到底怎么样了!?」

    「我要去现场,直升机马上会到。」易君然二话不说就要走出办公室,柯卓却一个箭步冲上前抓住他,急急道,「我跟你一起。」

    易君然甩开柯卓的手,「不需要。」

    「两个人总比你一个人强。」

    「我也和你们一起」楚琛步履蹒跚地紧随易君然之后。

    「我也去。」楚沐泽附和道。

    易君然不想浪费时间跟无关的人继续争论下去,现在迫在眉睫的是赶往现场找到江亦辰。何若铭联系的直升飞机很快就到了,四人马不停蹄地跳上直升飞机,临走前易君然不放心地嘱咐何若铭,「若铭,记得密切关注地震现场的新闻报道,如果有任何亦辰的消息,马上通知我。」

    「我知道了,易总,您一路小心。」

    作者有话要说:  果然还是被人猜到了。。。。没法好好爱了。。。。。再被剧透老纸就不玩惹!!!!

    ☆、获救

    曾经风光无限的度假村,顷刻间变成了一堆废土。易君然茫然地望着一片废墟的土地,数十个救援人员手中握着生命探测仪费力地寻找生机。脚下还传来轻微的余震像个定时炸弹般提醒着现场的人,如果再不抓紧时间,无情的地震又会再一次侵袭这片废土。

    从未有过这样山崩地裂的感觉,易君然茫然地望着眼前的一切,直到一声熟悉的呼唤从远处传来,一名男子步履蹒跚、颠颠晃晃向他奔来,「易总!」

    男人气喘吁吁地跑到易君然跟前,面孔上尽是肮脏的泥土,双手沾着干涸的血迹,在难以辨别的面容下,易君然还是认出了眼前的人就是险象环生的高铭,「高铭!?亦辰呢!亦辰在哪里?!」

    高铭喘着粗气,唇角泛着血迹,颤抖的声音里带着惊恐,「还、还没找到基本上,死的死、伤的伤只有江亦辰至今生死未卜」

    易君然一把推开浑身是血的高铭,箭步流星地踏进余震不断的废墟,柯卓紧随在后,楚沐泽扶着楚琛也快步赶上。

    「易君然,你冷静点!你这样根本救不了江亦辰!」柯卓一把拉住横冲直撞的易君然。

    易君然一个反手甩开柯卓的钳制,双眼布满狰狞的血丝,眼眶里蓄满极力隐忍的泪水,「为什么别人还活着!?为什么不干脆都被埋在下面!为什么只有亦辰!为什么只有他!?」

    如困兽般声嘶力竭的怒吼穿透寂静的废墟,乌云密布的天空开始洒落密密麻麻豆大般的雨滴,泪水打湿了易君然紧绷的俊脸。那声怒吼里参杂了太多不甘、心痛和绝望,易君然仿佛得了失心疯,不顾一切地搬开深陷在泥土中的重物,双膝跪地狼狈不堪地奋力扒开泥土,那双养尊处优的双手没一会儿就布满了斑驳的血迹,淋漓的鲜血流淌在指缝之间,可是易君然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肉眼可以窥见的伤痛不及他心中的万分之一。

    楚沐泽从来没见过易君然如此失控的模样,仿佛这场地震摧毁的不是这个度假村,而是整个世界都天崩地裂了。直到挖得双手血肉模糊,一颗心也逐渐趋冷,易君然知道他还活着,可是这比死更令他难受。这片土地下埋着他深爱的人,那是他赖以生存的希望。

    失去江亦辰的痛苦可以要了他的命。模糊的视线里江亦辰明媚的笑容变得越来越清晰,那人一颦一笑的模样就像是烙印一般刻在他的脑海深处。原来痛不欲生就是让你连活着都觉得像死了一般。

    「这里!队长这里有人!」

    一声高亢的叫喊吸引了现场所有人的注意,易君然猛地抬起头,几乎是摇摇欲坠,却不知哪来的力气冲了过去。柯卓嘱咐楚沐泽和楚琛站在原地不要动,自己跟随易君然冲到了救援人员身边。

    被困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已经将近三小时了,手机几乎快没电了,空气也越来越稀薄,江亦辰觉得呼吸越发困难。微弱的意识里听到由近及远的声音,黑暗的空间里突然照下一丝模糊的光线。

    江亦辰反射性地举起手遮挡略刺眼球的光线,上方传来他在生死徘徊间心心念念的声音,「亦辰!亦辰!亦辰!」

    听到易君然的声音,江亦辰几乎兴奋地就要叫出来,可长时间被埋在地下口干舌燥,他发现一时半会儿竟然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只能凄惨地发出悲鸣,「啊、啊啊」

    易君然听到地下传来微弱的叫喊,身体克制不住地震颤,拉过身边的救援人员就道,「救他,快!他就在下面!我听到他的声音了!」

    「遇难者不能马上见光,而且被困那么久肯定没有什么体力,我们先派人下去跟遇难者沟通一下,顺便带点水还有眼罩,以免等会儿他上来的时候不适应。」

    说话的是本次救援活动的队长,队长还没来得及指派救援人员下去,易君然就喊了出来,「我下去,让我下去!」

    「不行!你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不能参与如此危险的救援。你就安安心心等我们把人救出来吧。」为首的队长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易君然的提议。

    「我必须下去!我是他爱人!」

    「那也不行!营救遇难者是我们的职责!」

    这时一边的救援人员取来了长绳,易君然一把抢了过来系在腰间,不顾众人的尖叫跳进了那个黑暗的无底洞。救援队张惊吓之余,立即反应过来抓住那根急速下垂的尼龙绳,「快抓住!该死的!他到底是谁!?」

    柯卓也没料到易君然的反应有如此迅速,他匍匐在洞口朝着下面大喊,「易君然!易君然!」

    易君然抓着粗糙的尼龙绳,双脚抵在潮湿的墙面,抬起头朝着上方叫道,「我没事!放我下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