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0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肺的哭声仿佛一把把尖锐的刺刀措不及防地捅进他的心口,痛得连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连江亦辰都得死在这场地震里。易君然耗尽最后的力气,狠狠地咬上江亦辰的手背。一阵钝痛从手上传来,齿缝间尽是鲜血的腥味,江亦辰痛得五官紧皱,手上的力量却丝毫不肯松开。

    来不及了。柯卓一狠心,重重一拳击打在江亦辰脆弱的腹部。江亦辰反射性地松开手,易君然整个人急速地下垂。

    一瞬间,江亦辰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缓缓举起空荡荡的双手,像是真正确认到什么,紧接着废墟之上传来一阵仿佛天崩地裂的嘶喊,「易君然!」

    眼前一黑,连疼痛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江亦辰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那是他和易君然第一次相遇。那天放学回家的路上,他被几个高年级的学长围攻抢劫,本就瘦弱矮小的他根本不是那些人的对手。密密麻麻的拳头砸在身上,痛得他以为自己几乎将要死掉,鲜血不断从身体里涌出。

    迷迷糊糊间他听到一个悦耳的男声穿透这场暴力,『你们在干什么!?』

    得救了?这是江亦辰唯一能想到的事。没过多久,那个男人微微弯下腰,将外套披在浑身是伤的他身上,江亦辰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未曾享受过那样的温暖,好像沉寂已久的心又一次死灰复燃。

    江亦辰费力地睁开沾着血水的睫毛,他永远不会忘记易君然的模样,那是不久前才在报纸上见过的男人。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俊美面孔,温暖的指尖轻轻替他抚去眼角的血迹,宽大的怀抱令人留恋。易君然救了他,可是他却不记得了。对那个男人来说也许只是举手之劳,将江亦辰送入医院后服了医药费,便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从此以后他们未曾再见。

    直到七年后,江亦辰等来了一生可能只有一次的机会。踏出那一步,就再无回头之日。易君然曾经给予了对他来说这个世界所剩无几的温柔,他是他活着唯一的向往。

    往事历历在目,镜头突然转到地动山摇的场面,他亲手松开了易君然的手,他让深爱的人独自一人坠入了暗无天日的地洞。

    「君然!」

    江亦辰猛地睁开双眼直直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守在一边的楚琛吓了一跳,睡了两天两夜的江亦辰突然醒了过来。

    「亦辰,亦辰」楚琛激动的声音微微颤抖,「你终于醒了」

    「君然,君然呢?!君然呢?他在哪里?易君然他在哪里!?」江亦辰目光凶狠地瞪着楚琛,「他人呢!?我要找他!」

    面对江亦辰尖锐的质问,楚琛突然沉默了下来,脑袋微垂,双眸中流淌着难以言说的情绪。江亦辰看着楚琛,一颗心仿佛坠入万丈深渊,瞬间血色全无,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

    「易君然呢?」前一秒还在轻声呢喃的江亦辰突然像发了疯一般,揪着楚琛的领子疯狂地叫喊起来,「君然呢!我问你易君然呢!易君然!他在哪里!?」

    楚沐泽一进来就看到江亦辰发疯的一幕,也顾不得刚刚醒来的江亦辰身体孱弱,一把将他推倒在床上,「你发什么疯!?」

    江亦辰双手撑着病床,面色苍白如纸,双肩微微抽动,「易君然还给我,把他给我」

    「易君然得救了,不过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到现在还昏迷不醒。」楚沐泽扶着楚琛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

    听到楚沐泽的话,江亦辰苍白的面孔上露出一抹欣喜,迫不及待地拔下手上的针头,一个踉跄半跪在楚沐泽面前,「带、带我我要见他!」

    「你先起来!」楚沐泽将半跪在地的江亦辰拽了起来,「一个两个都不要命了!」

    楚沐泽万万没想到易君然为了江亦辰连命都不要了,先是奋不顾身地跳下去救上他,再是生死关头宁可放弃自己也要柯卓带他离开。江亦辰有什么好?除了一张皮囊,到底有什么值得易君然那样高傲得不可一世的人低声下气?

    有些人你说不出他哪里好,可偏偏就是非他不可。楚沐泽带着走路跌跌撞撞的江亦辰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口,透过玻璃窗江亦辰看到易君然安静地躺在病床上,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尽是细碎的伤痕,漂亮细白的双手也被裹上了一圈圈厚重的纱布,此刻的他只能通过氧气罩保持着微弱的呼吸。

    柯卓疲惫地坐在重症监护室外,看到楚沐泽和江亦辰的那一刻甚至无力抬首去打一声招呼。整整两天了,易君然完全没有苏醒的迹象。医生说,运气好的话也许一两天就醒了,或者一两个月,运气不好的话一年半载也不是没可能。这样的易君然跟植物人有什么区别?

    江亦辰小心翼翼地触碰着玻璃窗,双眸微微颤动,盈满泪水的眼眶仿佛再也支撑不住,滚烫的泪水顺着苍白的面颊缓缓滑落。第一次知道原来无能为力是那么可怕的事,他离开的时候易君然是不是也是那么绝望。

    江亦辰的心仿佛掉进了冰窖,纵使窗外是艳阳高照的夏日,也无法温暖他此刻冻得冰凉彻骨的身体。他想嘶吼想要呐喊,为什么躺在那里的人不是他而是易君然?亲眼看着深爱的人无法动弹地躺在病床上,这比对他千刀万剐还要难受。你知道那个人是活着的,可他却无法对你笑、对你生气、对你难过

    为什么非要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才明白爱得刻骨铭心?这就是江亦辰一直想要证明的爱,他想要易君然对他掏心掏肺的爱,可是那个人如今却在生死边缘徘徊。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嘤。。。。。易总。。。窝是爱你的。。。。

    ☆、昏迷不醒

    易君然在地震中身受重伤的消息很快在圈内传开,不一会儿各大报纸上头版头条都是关于易氏娱乐有限公司总裁重伤住院、生死未卜的消息。这次的地震令高铭整个剧组深陷困境,剧组一般人员丧生,还有一半或多或少也是受了点伤,沈思珩也没能幸免。因为地震时没能及时逃出度假村,房屋坍塌时的重物摔落在他小腿上,导致一两月内无法正常下床行走,不过这样的状况比起易君然来已经实属大幸。

    易凡收到易君然在医院昏迷不醒的消息时当场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被人连夜送到医院,一醒来就到处询问易君然身在何处。江亦辰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易君然的父亲,易君然和易凡长得并不像,易凡脸廓刚硬而易君然则是柔中带刚。

    因为易君然还在观察期,重症监护室内留守的人不能超过一人,想要探望也只能轮流进去。自从见到易君然起,江亦辰的双眼就没合上过,又或是根本不敢合上,一闭眼就是噩梦连连。

    「君然,君然他怎么样了?!」易凡满脸焦急。

    江亦辰此刻正坐在重症监护室内,并不知晓易君然受伤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