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1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的消息已经传到了易凡的耳朵里。这些天在医院里的日子,对他来说仿佛是与世隔绝,外面漫天飞舞的报道都与他无关。

    楚沐泽微微欠身,「易叔叔,君然他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他为什么会去地震现场?!」易凡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易君然好端端地会深入危险的地震现场。

    柯卓站在一边没有吭声,楚沐泽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重症监护室里陪伴易君然的江亦辰。易凡顺着楚沐泽的目光,看到病床边坐着一个背影佝偻的男人,男人将头轻轻枕在易君然的胸前,双唇颤动着仿佛在诉说些什么。

    易凡虽然不曾和江亦辰直接接触过,但毕竟是折磨了易君然五年的人,透过报纸也是看了无数回的。那张精致的面孔早已没有了报纸照片上一贯的神采奕奕,骨瘦如柴的身体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得四分五裂,清澈透明的褐眸中灰暗一片,毫无生机。

    「君然是为了江亦辰才去的地震现场。」

    楚沐泽的话正中易凡的猜测,这样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举动也只有他那个傻儿子才做得出来。风流成性的表面不过是装给不相关的人看的,只有对自己捧在心尖上的人才会用情至深。

    易凡想见见易君然,楚沐泽便上前敲了敲病房的门将江亦辰叫了出来,「君然的爸爸来了。」

    江亦辰缓缓直起僵硬的身体,灰茫茫的瞳孔费力地找到焦距,对上站在门外略显苍老的面孔。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微微低头走出病房,一声不吭地站在易凡面前,纵使有千言万语想要责怪江亦辰的易凡这一刻也无法去责怪眼前这个瘦弱得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下的男人。

    「我去看看君然。」易凡终是什么都没说,转身走进了病房。

    江亦辰面容苍白宁静,仿佛天崩地裂都与他无关。柯卓纵使是疲惫至极,看着这样的江亦辰也不免衍生出一丝同情。他不喜欢江亦辰,所有看似**轻佻的举动,都不过是为了让易君然能够正视他的存在。原以为弄走了楚沐泽,他跟易君然之间就能存在一线可能,可是江亦辰的出现打破了他所有处心积虑的计划。江亦辰和楚沐泽不一样,柯卓抓不到他的弱点,一个没有弱点的人才真正是可怕。眼前这个人不需要钱、不追求名利,那双泛着碎光的褐眸永远追随着易君然的身影,表面假装不在意、假装厌恶,都不过是为了掩藏深处泛滥的深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跟江亦辰同是天涯沦落人。

    柯卓叹了一口气,走到面无表情的江亦辰身边,「你从醒来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我去买点东西吧。」人是铁,饭是刚,易君然确实没有醒过来,可江亦辰必须活下去,因为活着才有希望。

    江亦辰仿佛沉浸在自我世界中,一双眼睛透过病房的玻璃窗直愣愣地盯着躺在病床上的易君然,对柯卓的话听若罔闻。苍白如纸的面孔上尽是干涸的泪迹,周围的气息被压抑笼罩着几乎压得人透不过气来,柯卓伸出手刚刚搭上江亦辰的肩膀,就被他惊恐地闪开。

    「江亦辰,你别紧张。」江亦辰的反应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双眼冒着淡淡的血丝,眼带周围黑压压的一片,模样真是有些惨不忍睹。

    自从易君然出事以来,最冷静的就是楚沐泽,清俊的面孔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整个过程都是波澜不惊的样子。他冷眼看着江亦辰伤心欲绝的模样,甚至还在心里想着,若是易君然永远都醒不过来,江亦辰会变成什么样?

    有些感情既不是悲伤也不是愤怒,楚沐泽只是觉得心很冷,冷得一震钻心的疼。江亦辰可以哭、可以闹、甚至可以日夜不休地守在易君然身边,可是他呢?从事发到现在,他能看到的不过是江亦辰和易君然之间情比坚贞,毫无第三者插足的余地。他输得一败涂地,也输掉了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

    如果易君然是清醒的,那楚沐泽一定会忍不住咆哮着问他,为什么是江亦辰?为什么为了江亦辰魂不守舍?为什么为了江亦辰不顾一切?为什么为了江亦辰将生死置之度外?

    易凡在病房里呆了很久,一直断断续续地对易君然说着些什么,时而抽泣时而喜悦,略显苍老的背影生生刺痛着江亦辰的心。

    江亦辰脸颊贴着冰冷的玻璃窗,易凡从病房出来时就见到他一脸悲伤至极的模样。不忍心责怪江亦辰是因为易凡知道那是易君然用生命换回来的爱人,他的命就是易君然的命。动了动唇,嘶哑的嗓音回荡在寂静的走廊内,「好好照顾他。」

    往后的日子易凡每天都会来陪易君然说说话,而江亦辰还是不吃不喝,就算被迫吃下去也会在厕所吐得一干二净,本就瘦弱的身体到后来已经消瘦得皮包骨头。

    「君然,你爸爸今天又来看你了。他真的很疼你,每次来都是哭着出去的,从来没说过一句责怪我的话。」

    「都过去两周了,你怎么还不醒呢。柯卓跟我说,也许你一辈子都不会醒过来。呵呵,我知道他一定是骗我的。他坏心眼可多了,总是想着法子把你从我身边抢走。我知道的,一直都知道。」

    「我不会把你让给他的,你是我一个人的,你那么爱我,我怎么舍得离开你。你不是最疼我了吗,可为什么还是不醒来呢。我这里好疼啊,每天都疼,快要疼死了。」

    江亦辰握着易君然包裹纱布的手按压在心口,一脸痴痴地说话,「好几次都以为会疼得死掉,可是想到你还在,又觉得不怎么疼了。」

    「君然,我好想你啊君然。」

    「你救救我,好不好?」

    往日的柔情蜜意历历在目,只要一闭眼就是那人勾唇浅笑的模样,涓涓细流的声音流淌在甜蜜的回忆中,一睁眼才发觉尽是黄粱一梦。跟这个人近在咫尺的距离如今却只能以生死丈量,除了无能为力的守候,他什么都做不到,甚至连眼泪都成了无用的牺牲品。

    沈思珩刚能下地走路就打听了易君然所在的病房,撑着轮椅来到了重症监护室。门外清冷得有些落寞,柯卓嘴里叼着烟无力地靠着墙壁,楚沐泽冷冷地看着病房里每天都会上演的悲痛欲绝的场面。

    「亦辰呢?」

    柯卓见到沈思珩微微惊讶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没什么事就过来看看,易君然还是没有醒吗?」听到易君然为救江亦辰身陷险境的事情后,心中就一直五味杂成。

    「嗯。」柯卓烦躁地挠了挠头,「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多休息吧。」

    「亦辰还好吗?」

    「活着跟死了没两样。」柯卓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江亦辰每天都呆在重症监护室内足不出户,吃下去的东西没多久就会吐出来,跟他说什么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沈思珩心一紧,「他到底怎么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