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2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大概是疯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虐江美人。。。窝也是蛮拼的。。。易总。。你再睡会儿。。。。

    ☆、苏醒

    柯卓说,江亦辰大概是疯了。沈思珩的心咯噔一下,视线不由自主落在病房内那个瘦弱的身影上。突然想起江亦辰刚到美国那会儿也是这样,终日沉默不语,脸上鲜少有笑容,就算偶尔扯开嘴角也是笑得很勉强,很多个深夜经过江亦辰的房间时都会听到里面传来哽咽地抽泣声。

    那时候沈思珩不懂,为什么江亦辰看起来那么难过,好像天崩地裂都不能令他有所动摇。现在他终于明白了,离开了易君然的江亦辰,就像是鱼离开了水,怎样都不可能活下来。他比不过易君然的又何止是那空白的五年,易君然能在生死关头毫不犹豫地选择以命换命,如果换作是他恐怕还会犹豫不决。

    夜深人静的医院走廊里透着死一般的森冷,轮番在外守夜的柯卓和楚沐泽也受不了疲惫的冲击,打算回家小眯一会儿第二天再来。昏暗的重症监护室内亮着一盏光线暗淡的台灯,苍白的灯光洒落在江亦辰消瘦的面颊上,倒映出他微微凹陷而略显疲惫的双眼,模样有些狰狞骇人,全然没有往日精致动人的风姿。

    今天护士将易君然手上包裹的纱布层层拆除,原来白皙如玉的双手如今留下了丑陋狰狞的伤疤,圆润的指甲缝里还残留着地震现场落下的干涸血迹。江亦辰握着易君然的手,虔诚地在每个指尖处落下亲吻。

    空灵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病房内,显得诡异而骇人。

    「君然,今天医生跟我说,你可能永远不会醒过来了。我很生气,一边骂他一边把他赶出去了。他怎么可以说你醒不过来呢。」

    「你只是生我气了,气我在生死关头不肯说原谅你,气我五年来日日夜夜折磨你,气我总是不停折腾你。所以这次你跟我闹脾气了,才不愿意醒过来。」

    「没关系,我会等你的,等你不生我气了,我会告诉你这五年我有多想你,我要告诉你我有多爱你。」

    「以前说恨你的话,都是骗你的。其实是我嫉妒,嫉妒楚沐泽可以跟你在一起七年,嫉妒你给了另一个人七年的温柔,嫉妒为什么你遇到的不是我。我是不是很坏啊,我也觉得自己好坏。」

    「可是我控制不住,我明明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爱你啊,为什么你不能爱我呢。我那么那么喜欢你,喜欢到心快要痛死了还想留在你身边。你那么好,那么温柔,我舍不得把你让给别人。」

    「君然,你说过要对我好的,你说会对我很好很好的。可你现在对我一点都不好,天天折磨我,天天让我难过,天天让我疼得死去活来。」

    「易君然,你怎么可以让我一个人那么难过呢?」

    江亦辰盯着易君然沉睡的脸庞好一会儿,褐眸中闪着细碎的光,微微弯下腰,苍白的薄唇吻上男人干裂的唇角。

    「君然,我们来做吧,好不好。」

    江亦辰的面孔上露出了一抹多日来久违的笑容,唇角微微上扬,白净灵活的手指开始一颗一颗有条不紊地解开衬衫上的纽扣。暴露在空气里骨瘦如柴的身体让人多看一眼都觉得锥心刺骨。

    【这段不算是热辣炕戏。。。但却是炕戏。。。只是不热辣。。。因为这状况也热辣不起来老规矩戳文案里的微博链接就能看惹。。。。】

    沉睡中的易君然仿佛置身在一场熊熊烈火中受尽煎熬,耳畔绝望的哭声令他痛得难以呼吸,有一个人在不断呼唤他的名字,可是他却看不清那人的面孔。

    『君然,我好疼』

    『君然,你怎么可以让我那么难过呢?』

    『君然,救救我』

    『君然,醒过来啊求求你,看看我』

    剧烈的疼痛蔓延在四肢百骸,疼得着实难受,好像是有谁拿了一把年久生锈的钝刀,一刀一刀切割着他每一分血肉。喉间仿佛被巨石堵塞,无法宣泄呐喊他生受的痛楚,僵硬的身体甚至不能移动分毫。

    别哭了,不要再哭了。记忆里好像有一个人也曾经对他哭得肝肠寸断,声嘶力竭地指责他的狠心绝情,然后一个转身,一辆卡车飞驰而来,瘦小的身躯转眼躺在血泊之中。

    满地淋漓的鲜血刺痛他的心,他哭着将那人送进医院,可那人醒来后却连一眼都不肯施舍给他,那双褐眸里迸发着深入骨髓的恨意。他舍不得放他走,他狼狈不堪地求那人不要离开,他乞求他再给他一次机会,却只换来一个绝情的身影。

    他说要对那人好。要对他很好好。不再伤害他,不再让那人哭泣,要把那人捧在心尖上。有这样一个人,他笑的时候,你会疼,他哭的时候,你会疼。

    就算天崩地裂也不能忘记的人,那是他在生死关头也要拼死护住的人,更是他此生唯一的安眠良药。

    疼痛积聚在心口,仿佛有什么正要破膛而出。

    滚烫的浊液混合着鲜血流进脆弱的身体中,密密麻麻的疼痛断断续续溃散在深处。江亦辰崩溃地嚎啕大哭,仿佛像是宣泄多日来无从发泄的委屈和绝望,为什么只有他是清醒的?

    匍匐在易君然身上埋首痛哭的江亦辰突然感觉到有人正在轻轻触碰他的手臂,他压抑着内心波涛汹涌的激动,生怕又一次迎来绝望,缓缓抬首。

    易君然如墨似的双眸微敛,修长的睫毛遮挡了流转眼光,干裂的唇角费力扯出笑容,嘶哑的嗓子里发出支离破碎的声音,「别哭。」

    江亦辰不可置信地伸出颤抖的双手,仿佛两人分离了一个世纪之久,颤抖的指尖轻轻触碰那黑得太浓却淡如水墨的眼眸。

    这是真的。

    易君然正在看着他。

    作者有话要说:  妈惹。。。。这章写了俩小时。。。窝也是为自己醉了。。。。

    ☆、发烧

    柯卓和楚沐泽第二天一清早到医院就得知昏迷多日的易君然已经清醒过来,并且身体状况一切良好,由重症监护室转到了vip病房。两人一进门还没来得及开口,只见易君然靠着床头,食指放在唇间,示意他们不要出声。

    失眠多日的江亦辰在确定易君然彻底安然无恙后晕了过去,感觉不过是睡了一觉的时光,竟然已经整整过去两周有余。沉睡的江亦辰与易君然十指紧扣,仿佛就算天崩地裂也无法将他们二人分开。

    易君然的面孔上依旧残留着病态的苍白,但望向江亦辰的眼神却盛满了柔情。柯卓轻手轻脚放下手中的东西,压低声音道,「好好休息,我们晚些再来看你们。」

    柯卓转身拉着还来不及说上只言片字的楚沐泽大步流星地走出了病房,两人刚走到医院门口,楚沐泽就奋力甩开柯卓的钳制,「你拉着我走那么急做什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