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3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你留在那里又准备做什么?」不经意泛出的苦涩被柯卓完美地遮掩了过去。

    「难道这么多天累死累活的就只有江亦辰吗?」刚才易君然看向江亦辰的眼神仿佛一把尖锐的刺刀捅进他的心口,那个男人从来没有用那种眼神看过他,他们在一起的七年究竟算什么?

    楚沐泽现在的愤怒不过是肮脏的自尊心作祟,那种仿若有千万只蚂蚁慢爬在胸口啃噬你血肉的痛楚柯卓不是不懂,只是事到如今,你所有的费尽心机到头来不过是加深对你爱的人的伤害。

    「柯卓,你不是我,你不会懂我的感受。」

    有一个人从初恋到如今占据了你心中每一个角落,可有一天你突然发现,因为另一个人的闯入,那个人对你的深爱变得越来越淡,将他不曾给过你的温柔全都奉送给了另一个人,你会心有不甘,甚至想要歇斯揭底地质问那个人,你到底算什么。

    柯卓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楚沐泽,低沉的语气里参杂着些许嘲讽的意味,「楚沐泽,我曾经给过你机会回到易君然身边,是你选择放弃的。既然放弃了,事到如今又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易君然和江亦辰之间的感情。」

    「在事业和易君然之间,你选择了事业。你成功了,现在大街小巷都是你的海报,家家户户都知道你楚沐泽的名字,你混得风生水起,得到了一切你想要的东西。」

    「没有人会一直等你。在你成功的时候,易君然对你的感情就结束了。在他对你还念念不忘的时候,你想的是如何追名逐利;在他将你忘得一干二净的时候,你想着吃回头草。楚沐泽,这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好的买卖。」

    「曾经有一个人爱你如生命,你是把他视若敝履之后将他弃之不顾的。现在,你又在后悔什么呢?」

    「不是江亦辰代替了你,而是易君然不需要你了。今天就算没有江亦辰,易君然也绝不会再选择你。你有高傲的自尊心,易君然也一样。今时今日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用辉煌的名利换来的。你为什么不开心呢?」

    柯卓的字字句句一阵见血地捅破了易君然和楚沐泽之间那层**的窗户纸,楚沐泽以为在他功成名就的时候,再回到原地,易君然还会在那里等他。可事实却是,易君然早已离开了原地,甚至比他跑得更快更远,远到他无法触及。没有人会一直等待一个不知何时才能归来的海上船舶,当他等不到的时候,他会选择坐上另一只船舶,离开那片伤心之地。

    易君然贪婪地注视着躺在身边的江亦辰,短短两周的时间,记忆中那张精致动人的面孔如今面色枯黄,圆润的下巴变得微尖,身体瘦弱柴骨,精神也是萎靡不正,浓浓的黑眼圈昭示着眼前的人已经长时间失眠。易君然的心疼得几乎揪到了一起,指尖刚刚触碰到那人的面颊,就猛地缩了回来。

    仔细一看,江亦辰的额头冒着密密麻麻的细汗,双眼紧闭仿佛在忍受什么煎熬,易君然不敢确定自己的猜测,再一次伸出手将手掌覆上被汗水浸湿的额头,异于常人的高温令易君然的心一下子吊到了嗓子眼。

    江亦辰发高烧了,温度烫得吓人,仿佛一个被熊熊烈火燃烧的火炉一般。易君然片刻不敢耽误,费力地转了个身按下床头的闹铃,没一会儿一个护士就赶了过来。

    「易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吗?」

    「麻烦你帮我找个医生。」易君然指了指靠在他怀中的江亦辰,「他好像发高烧了,烧得很厉害。」

    护士凑近一看,发现江亦辰单薄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湿,脸颊泛着异样的红潮,伸手在他额头探了探温度,「这位先生烧得很厉害,我马上叫一声过来。」

    护士一路狂奔找来了住院部当值的医生,医生马不停蹄地赶到病房,江亦辰被病房里乱作一团的声音闹得头疼欲裂,「走开」

    「病人烧得有些厉害,易先生你刚醒,最好还是让病人跟你隔离一段时间。」医生的话断断续续传到江亦辰模糊的意识中。

    被烧得头昏脑涨的江亦辰死死扣紧易君然的手,睁开沉重的眼皮,气若游丝,「不走我不走不要走」

    江亦辰模模糊糊的恳求令易君然心尖一颤,身体某处泛起了锥心刺骨的疼痛,一把将江亦辰搂进怀里,恨不得将他揉进血骨才好。

    「不用了,让他留在这里治疗就可以了,发个烧而已,又不是什么大病。」易君然固执己见的举动令医生有些为难。

    「疼呜,好疼」不知是哪里弄痛了江亦辰,他有断断续续痛呼起来,薄唇也几乎咬出血来。

    「易先生,病人还是去做个检查比较好,您这样做让我们很为难。况且总要让我找到病因对症下药,胡乱打个点滴也不一定能起到效果。」

    易君然犹豫了一下,妥协道,「我跟你们一起去。」

    「易先生,您的身体」

    医生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易君然掷地有声的话语打断,「我说了我跟你们一起去。」

    易君然态度坚决,医生也不好再多做阻拦,吩咐身边的护士再去拿个轮椅过来推易君然一起过去。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原因莫过于承欢时後|xue撕裂,又没有好好清理,才导致了高烧不退。医生吩咐护士给江亦辰挂个点滴,然后配了一些药膏交给易君然,嘱咐他涂在病人伤口处,一日三次,直到复原。

    回到病房,江亦辰的意识还是时而清醒时而模糊,断断续续会说一些梦话,总是重复着呼唤易君然的名字,听得易君然心如刀割,又不知如何安慰怀里的人。趁着江亦辰能熟睡的功夫,易君然替他上药,发现夹杂血丝的媚肉翻滚在xue|口,靡烂得有些惨不忍睹。

    冰凉的药膏刚触碰到伤口,江亦辰就被痛醒过来,清澈的褐眸泛着湿气,双手死死抓着易君然的病服,弯曲的指骨泛着脆弱的苍白,模样又可怜又凄惨。易君然一手轻轻拍打着江亦辰的背,一手将药膏均匀地涂抹在伤口,「马上好了,乖」

    忍着痛楚的薄唇抿成一条苍白的线,易君然看得心疼,稍稍低下头,亲吻着抿紧的薄唇。江亦辰稍稍张开红唇,易君然就伺机而动,撬开雪白的贝齿长驱而入。略带伤疤的手指借着药膏在后|xue处进出自由,易君然一边吻着江亦辰引开他的注意力,一边将药膏丝毫不剩地送入g|道内。

    整个上药的过程,易君然也是受尽煎熬,一边要压抑自己的□□,一边还得担心哪里没有涂到。等到真正上完药的时候,易君然也是大汗淋漓,好像跟江亦辰一样得了一场大病。

    江亦辰微微抬头,薄唇又贴上易君然的唇角,仿佛求吻一般的举动在易君然眼里看起来格外可爱。两人吻得抵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