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4

娱乐圈之逢场作戏 作者:不戴套的键盘

      江亦辰唇间断断续续发出**的喘息,湿软的红舌被男人小心翼翼含在嘴中吮吸,连舌根都忍不住泛着酥麻的感觉。

    甜蜜的气息围绕在病房的每个角落,久久不曾散去。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嘤。。。第一更。。。。

    ☆、劫后余生(二更)

    即使在睡梦中江亦辰也无法摆脱那狰狞刻骨的恐惧感,害怕他一睁开眼所有的一切都只是黄粱一梦,易君然没有醒,而他也不过是做了一个荒唐的美梦。睁开眼,迎接江亦辰的是一片森冷的漆黑,依靠的胸膛上传来心跳如鼓的响声,可那人的面孔嵌在漆黑的夜幕中。

    害怕多过欣喜,疼痛多过甜蜜,被爱超过去爱,这就是所谓深入骨髓的爱恋。江亦辰在黑暗中睁大双眼,想象着易君然一双黑眸如描似画,还有那副只有面对他时才会展露的温柔似水的笑容。

    身边的人仿佛感应到黑暗中有双眼睛正直瞪瞪地看着他,易君然刚想打开床头的台灯,却被江亦辰惊呼出声的叫喊制止,「别开灯!」

    易君然震了一下,心口微微抽搐,收回晾在半空的手,「怎么了?」

    昔日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穿透黑暗,江亦辰胸口一阵激荡,霎时间回忆如潮水波涛汹涌,往日点点滴滴的甜蜜破空而来,仿佛他跟易君然说再见的时间不过停顿在昨日。地震是噩梦,分离是噩梦,这个男人一分一秒都不曾离开过他身边。

    终于,江亦辰再也克制不住,将头深深埋在易君然胸前,泪水滑落的面颊烫得厉害,双肩微微颤动,哽咽的抽泣声回荡在寂静的病房内不绝于耳。易君然手臂轻轻一抬,慢慢搂住了江亦辰瘦弱的身躯,薄唇抵在他微热的额头,「都过去了,没事了,不要再哭了」

    每一滴从江亦辰脸上掉下的泪水都仿佛一把把利剑穿透他的心,这一生恐怕除了江亦辰没人能给他这样万箭穿心的痛。

    有些人对你来说就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我不敢闭眼一闭眼全是那天你掉下去的场景易君然,你太狠心了。」

    「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我你根本不会有事」

    「我快死了你一天不醒,我活着一天都是痛苦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

    江亦辰颤抖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绝望,没有人比他更懂劫后余生却发现深爱的生死未卜是什么感受。那种撕心裂肺的痛,不会要了你的命,你清楚地知道自己还活着,心脏还在照常跳动,可你却找不到任何活下去的理由。

    「求求你别抛下我一个人。」

    江聆冉一生为爱最终走上自杀的路将江亦辰弃之不顾,易君然在生死关头毫不犹豫地选择以命换命,没有人知道活着的人比死去的人更加痛苦。江亦辰承受了12年无父无母的日子,已经失去的他可以不在乎,可是得到的又失去,这样肝肠寸断的痛苦他不想再尝试一次。没遇到易君然之前,江亦辰可以什么都不在乎,遇到易君然之后,这个男人就是他的整个世界。当世界轰然倒塌的时候,他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对不起。」

    易君然深深感受到来自江亦辰的恐惧,这其中并没有参杂任何劫后余生的喜悦,因为在这个过程里两人都历尽了心如刀割之痛。

    「我答应了要对你好,对你很好很好。但好像从遇到你开始,就一直让你哭。可你一哭,我也疼得厉害。」

    「亦辰,你怎么能让我那么疼呢。」

    连易君然自己都不确定他到底有多爱江亦辰,爱到生死关头竟然可以将自己的生命弃之不顾。地震的那一刻,易君然觉得天崩地裂都没有关系,只要江亦辰好好的,只要那个人安然无恙就好。放开手的那一刹那,他听到从远方传来江亦辰肝肠寸断的尖叫,好似全世界都将他抛弃了。

    公司的事情由易凡这个退休的总裁暂时管理,易君然被嘱咐好好在医院修养,何若铭也已经对外宣布易君然拒绝任何无关人员的探视,也算让他落得个清闲。楚沐泽和柯卓后来又来探视过易君然几次,但总因为说不了几句就冷场,后来也就不常来了,楚沐泽偶尔还会打个电话跟易君然问候一下,只是两人之间的问候都不知在何时变得平淡如水了。

    大概又在医院呆了两周左右,沈思珩提着水果篮,捧着鲜花一瘸一拐地走进江亦辰和易君然的病房。江亦辰的脸色比出事那会儿好了一大半,微尖的下巴也有些圆润了,神清气爽的模样看起来整个人都精神抖擞。

    沈思珩进门时,江亦辰正在给易君然的手涂伤膏药,因为之前地震时留下的伤疤一日日恢复,如今不仔细看,肉眼都无法发现指骨出那一丝丝浅痕。

    「你怎么来了?」江亦辰有些惊讶,不过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

    倒是易君然抽回手,自顾自地搓了两下,「我出去看会儿文件,你们聊吧。」

    临走前,易君然迅速地在江亦辰唇角落下一个亲吻,这样宣誓主权的行为在沈思珩眼里显得有些孩子气,但江亦辰却不由自主地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这样的笑容,沈思珩曾经在梦里期待了无数回,现如今他才明白,江亦辰不是不会对他笑,只是对他的浅笑是对任何一个人的客气和疏离,唯独对易君然他才能毫无顾忌地卸下心防。

    「身体好些了吗?」沈思珩顺势坐在椅子上,将手中的东西放置在床头柜上。

    「好多了。一直没时间问你,你的腿好点了吗?」

    不是没时间关心你,而是因为你在他心里的地位无足轻重。沈思珩时至今日才明白这个道理,清秀的面孔上衬着无懈可击的笑容,「差不多都好啦,你看,我都能走路了,现在工作都没问题。」

    沈思珩轻松欢快的语调令江亦辰放心不少,易君然出事这段时间,对他来说就是人间地狱,那一刻除了易君然的生死,似乎再也没有什么能住进他的心里,所以他不免对沈思珩怀有一丝愧疚,「嗯,那就好。这次的事情,真是对不起。」

    「对不起我什么?」沈思珩轻笑着,「亦辰,我不喜欢你跟我说对不起。这次的事情是天灾人祸,谁都没料到的。」

    江亦辰微微一愣,「思珩,你的中文比以前好了很多哦。」

    话锋一转,方才的尴尬消失得无影无踪,「毕竟现在在祖国大地,我的中文总该有些进步。」

    「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自从沈思珩跟江亦辰回国以后,就承受了太多他本不应该承受的痛苦,这让江亦辰并不好受。

    「嗯,我很好。所以,亦辰你也要好好的。」沈思珩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问道,「亦辰,你现在幸福吗?」

    江亦辰的视线不由自主朝门外撇去,藏在墙边的黑影一闪而过,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嗯,很幸福,从来没有那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