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住持(双性)(H) 作者:散了的浴球/辣鸡鸡

      夔肚子上的毛被莯珩的汁水淫湿,腹部贴着莯珩湿润开合不断的花穴,两根大肉棒挺得更硬了也粗了一圈。可这毕竟不是他俩的寝卧,还是要谨慎,蔵青夔想了想还是觉得回自己的寝卧。

    转变成人型后两人回到寝卧,莯珩泡完澡又经过刚才一翻玩弄,渴的不行,站在桌边不停的喝水,蔵青夔关紧锁死门后,又下了一个结界,才放心的再次转换成兽型扑在宽大的床上打滚,不断的向莯珩摇晃着自己的尾巴,可莯珩却一直顾着自己喝水都没有看他一眼,气的蔵青夔在床上滚的更用劲,两爪子拍打着床铺,嘴里发出低沉的嘶吼声,向莯珩表达自己不开心,尾巴却还是摇的很欢快。

    莯珩被他的样子逗笑了,喝完了手中这杯水才往床边走。蔵青夔看到莯珩坐到了床边,立马仰躺着露出自己的肚子,尾巴大幅度的摇晃显示出他心情现在好的不行。

    莯珩笑着脱了鞋上床向蔵青夔挪过去,整个人扑在他的肚子上,又暖又软,兽型的蔵青夔果然是冬天最好的暖器。

    蔵青夔环着莯珩,舌头不断的舔舐着莯珩,莯珩被舔的湿漉漉的受不了,不断的往后退企图躲过他的舔舐。蔵青夔的两根肉棒一直硬挺着,狰狞的青筋缠绕在紫黑的肉棒上,还布满了兽专有的倒刺,肉棒的粗度和高度让人看的害怕却又跃跃欲试。

    许久未和蔵青夔兽型交合的莯珩根本无法立刻脱下如此粗大的肉棒,还是两根。尽管两个小穴已经高潮过一次,也不断开合叫嚣着要吃肉棒,但莯珩还是怕无法吞下。

    无奈,莯珩只能分开腿跪在蔵青夔的脸上方,把花穴对着蔵青夔的兽嘴“你把它舔松一点,不然吃不进去”说着还用手把花穴拨开,让花穴毫无保留的呈现在蔵青夔眼前。

    在莯珩说这句话的时候,蔵青夔的兽瞳不由的缩小,直直的看着来两掰闭合的大花唇被莯珩用手分开,将内里露在他眼前,舌头立马就舔上了花穴,粗糙的舌面和上面的倒刺不断的磨着细嫩的肉蒂和穴口,还被抅的微微变形。

    莯珩还将一只手指伸进穴道,将它往一边扯,穴道被扯的露出更大的缝隙,方便的舌头的进出。蔵青夔用有倒刺的舌面舔舐穴道,让他适应等会儿肉棒上的倒刺,倒刺虽然听写恐怖,其实并不是,蔵青夔肉棒上的倒刺只有在射精是才会尖锐的抓紧穴肉以防逃脱,在硬挺不射精的情况下只会增加快感,并不会有刺痛和出血。

    莯珩感觉到花穴被扩张的差不多,便开始自己扩张后穴,后穴也会分泌液体,却没有花穴那幺丰沛,更别说等会儿要吞下的肉棒,从花穴扣汁水往后穴抹,后穴本就饥渴,吞下一只手指很容易,塞进三根手指后就有点吃力了,蔵青夔感应到一般,用瓜子挥掉莯珩在扩张的手,直直呢舔上后穴,已经扩张过的后穴很容易让舌头进去,蔵青夔的兽舌够长,可以舔到莯珩较浅的菊心,只要用有倒刺的舌面不断舔莯珩的菊心,莯珩就能高潮,等两个穴被舔的差不多了,莯珩也快喘息的不行。

    身体下挪,直到两根大肉棒对着小穴,莯珩不敢一下就吃下两根肉棒,打算先用花穴来一次再两个小穴一起来。用手抓着其中一根肉棒,两只手才能握住的粗壮让莯珩心跳加速,慢慢沉下腰,硕大的龟头抵上了娇小的花穴,完全遮住的花穴,让人无法相信如此娇小的花穴能吞下比它大好几倍的肉棒,蔵青夔也紧盯着莯珩的动作,不敢眨眼,不论看多少次,都让他不敢相信。

    花穴穴口被龟头撑开,随着龟头的深入,穴口被撑得越来越大,本是艳红色的穴口被撑得薄薄的几近透明,就像到了极限。紫黑狰狞的肉棒被花穴一点点吞噬,肉棒上的倒刺和经脉不断刺激着穴肉,也让莯珩的呻吟声不断。白嫩的皮肤和紫黑肉棒的鲜明差距让蔵青夔激动的肉棒又胀大了一圈。

    感受到肉棒又粗壮了一点,莯珩的腰就算了,一下没坚持住‘噗’的将肉棒整根吞进,只留下一点根部。肉棒整根末入,穴肉紧紧裹着肉棒,爽的蔵青夔立马挺动强壮的兽腰,两爪箍在莯珩的细腰上,不给莯珩任何的适应时间。

    “啊…顶到花心了…嗯…好粗…啊受不住了…好舒服啊…”次次肏到花心,粗大的肏开子宫口都让莯珩舒服的不行,水也一个劲的喷,很快就高潮了。

    “好舒服…两个小穴都要被大肉棒肏…”兽型的两根肉棒能一起满足有时候发起情来的莯珩,把他肏的服服帖帖满足到哭着说够了为止。

    莯珩摸上后穴将它撑开,肠道的包容性很好更别说刚刚一番扩张和花穴的肏弄,后穴抵上肉棒就吸着它,穴里的液体湿润着龟头,迫不及待的要被填满,当吞下整个龟头后,莯珩腰一沉,后穴也将粗壮带刺的肉棒吞下。两根肉棒连同着根部都被吞下,莯珩的臀部才接触到蔵青夔软软的肚子。

    另一根被冷落的肉棒终于如偿的进入到温暖紧致的穴道,两根肉棒都有了归属,蔵青夔便开始大肆抽动,两根肉棒一起进入一起抽出,这个深度和粗度都是蔵青夔人型时的肉棒不能相比的,够长够粗才能次次肏到两个小穴的敏感点,让他喷水不断,也不管莯珩能不能受得了这个频率和力度,只顾自己的快感不断耸动精壮的腰部。

    莯珩被肏的射精,整个身体泛红,妖媚的不行。蔵青夔看着两颗略大的粉红色乳珠变得硬挺,便舔了上去,这一舔就再也停不下来,倒刺刮着乳头连带着乳晕一起,却只能顾到一个,另一个乳头也发痒,只能自己玩弄。

    被蔵青夔的兽型肏弄很容易让莯珩发情变的浪荡不堪,就像现在,双腿叉开坐在蔵青夔的兽腰上,两个小穴分别含着粗壮狰狞的肉棒,不断上下晃臀配合着大肉棒的抽插,还不断的喊着深一点重一点。

    蔵青夔完全受不了莯珩发情时的放荡样,一爪护着他一个翻身把莯珩压在自己身下,还将怀里的人翻了个身,背贴着自己,肉棒在莯珩的两个小穴里大幅度的转动让他不由得高喊出声,腰也软了下去,头埋在了枕头里,屁股微翘着吞吐肉棒。蔵青夔扯过一边的枕头垫在莯珩的肚子下,让他的屁股翘的更起,更贴合自己的胯部,也更方便自己肏弄。

    最原始的姿势也是最能激发欲望的,此时的莯珩就像母兽一样被蔵青夔压在身下承受来自蔵青夔的欲望,蔵青夔此刻没有任何顾忌,挺起强壮兽腰快速的耸动,两根肉棒一同退出又一同撞击进穴道深处,摩擦着敏感点。刚刚被翻转身体的时候莯珩就高潮了,两个穴都紧缩着,享受着高潮的快感,却在中途被打断,帮莯珩弄好姿势后的蔵青夔就开肏了,不顾莯珩是否在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