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

住持(双性)(H) 作者:散了的浴球/辣鸡鸡

      高潮,只觉得紧缩的小穴让他舒服不得行。

    “恩…小夔肏的好深啊…好舒服…呜…深点…在用力点啊…”莯珩对兽型的蔵青夔喜欢的不行,还特地取了个小名,也最容易被他弄得发情,整个人淫荡的不行,没有一点平时住持的样子。

    “吼…每次我这形态干你,你都骚的没边,这样够不够?”听到莯珩叫他小夔蔵青夔特别激动,小的时候莯珩就特别喜欢蔵青夔变成毛茸茸的样子,小夔小夔的叫个不停,蔵青夔听到就围在他脚边转。

    “嗯…好深…啊…小夔…恩…肏的我好舒服…骚给小夔看…恩…小夔不喜欢吗…”两个小穴如愿被肏的更深更用力,整个人被大力肏的往前怂。

    “喜欢,最喜欢你发骚时候的样子了,你说是不是,我的小母兽,恩,主人的小母狗?”这时候不论叫莯珩多羞耻的称呼他都会应,还会回应蔵青夔。

    “啊…主人好棒…肏的小母兽啊…啊…小母狗…好深嗯…主人…啊…要破了啊…肏破小母狗的骚穴…恩…要喷水了主人…”果然莯珩接收了这个词,还叫的蔵青夔血脉喷张,肏的更用力了,恨不得像莯珩说的一样肏破他。

    “小母狗给不给主人生孩子了,恩?”趁热打铁,兽型状态下的交合比较容易让莯珩怀孕,第三个孩子花卷蔵青夔可是等了很久很久。

    “呜…生啊…小母狗要给主人生孩子…嗯…主人肏烂小母狗…恩…小母狗就能生孩子了…啊…啊…要射了啊…”更快速的肏弄让莯珩精关一松就射了出来,花穴深处喷出一股汁水打在龟头上,后穴也分泌了更多的液体方便肏弄。

    “吼…射给你…都射给你…”随着莯珩高潮时两个穴道都一起紧缩,蔵青夔也耸动了几下,肏进穴道的最深处,倒刺凸出,紧紧抓着穴肉,尤其是花穴处,倒刺勾住子宫口的小肉缝。以防逃脱。突然的刺痛让莯珩不由的尖叫出声,大量的温热精液灌进肠道深处和子宫内,让莯珩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却也舒服的紧。

    蔵青夔射出第一发后,已经快昏睡过去了,可身体还叫嚣着想要吃大肉棒,体内的射精后大肉棒挺立的很快,莯珩提臀向后撞击,射精后倒刺头已收进,莯珩身体下滑肉棒也滑出了一点,现在莯珩提臀向后撞击,有重新将肉棒吞下。蔵青夔感受到后立刻摆腰开始新一轮的肏弄,莯珩在自己高潮过一次后就昏睡了过去,只剩蔵青夔一个人耕耘。

    兽型的蔵青夔根本不会节制,更别说本就带着蛇的淫性,他能做到第二天早上有人触碰到结界才有可能停止肏弄,一整夜肉棒都不没离开肉穴,一直在肏莯珩,射精时也喜欢都射到花穴里去,可惜两根肉棒无法控制,即使这般,第二天莯珩的肚子也如怀孕一般挺着,里面满满的都是蔵青夔射进去的精液。

    肉棒缓缓的从两个小穴没退出,一夜肏弄后的两个小穴已经无法立刻合拢,而是有两个肉棒型的圆圆的洞,精液混合着汁水不断从两个穴口流出,布满了大腿根。蔵青夔换成人型后抱着如怀孕七八月的莯珩闪进浴室,浴室的水还是热的,莯珩浑身布满青青紫紫的痕迹,一碰到水就瑟缩了几下,眉头也皱了皱。蔵青夔一只手抱着莯珩一只手接满水一点一点往莯珩身上倒,倒的水变多后莯珩也就适应了,蔵青夔才敢抱着他一起泡,帮他洗澡清理。

    等莯珩醒来,睁眼便看到了躺在旁边毛茸茸的小夔,看到莯珩醒来了,抱着莯珩就蹭,还舔了他一脸口水。

    “啊呀,哈哈哈,别舔了,好痒啊哈哈哈,起来啦,还有事要做啊 ”说着就坐起身,还没坐直莯珩整个人就躺了下去。

    下半身酸酸麻麻的,莯珩才想起来昨天发生了什幺,脸瞬间就爆红了,想到昨天自己放荡的样子,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而旁边的小夔看到莯珩红红的脸,笑的更欢了,蹭的也更起劲,再次勃起的两根肉棒蹭着莯珩的屁股来回滑动,暗示着自己的需求。

    “不…不行…等会儿就要有人来了…恩…你不要乱蹭啊…”两根肉棒已经挤进莯珩两腿之间蹭着花穴。

    “呜…呜”明明可以说话却偏偏喜欢这样装委屈眨眼睛,博得莯珩的同意,果不其然,看到小夔这副委屈样,没多久,莯珩微微点头同意,让他快一点结束,等会儿还有事。

    看到莯珩点头同意,小夔分开莯珩的两条腿,雄壮的腰身挤进莯珩白嫩纤细的双腿间,两根粗大的肉棒抵着两个清洗过没多久还软滑的小穴,一挺腰,两根肉棒就直挺挺的进入了小穴深处,连根末入只剩下两个囊带。两个小穴再次被填满,刺激的莯珩紧紧的抱住了小夔的头低吟,听到莯珩的淫叫,小夔兽瞳一缩,凶猛抽插起来,肉棒动的又快又深,次次戳中莯珩的敏感点,舒服的他抬腿圈着壮实的兽腰,能让胯部紧贴着小夔的胯部,以防自己掉下去。

    莯珩维持了这样的动作没一会儿就累的受不了,喊着不行了受不住了,小夔便跪趴着,降低自己的高度,莯珩也能躺在床上挨肏。两个粉嫩小穴肏了这幺久开始泛着艳红色,穴内的嫩肉在抽插间被不断带出又被大力的肏进去,汁水和肠液把床单弄湿了一大块,却随着肉棒的抽插还在喷涌。

    莯珩高潮了两次小夔才随着莯珩第二次高潮射了出来,等两根肉棒射完后,平坦的小腹又凸了起来,双腿也无力的滑落,被舔的微肿的红唇不停的喘气。

    等两人弄干净整理整理出门时,天已经量的不行了,等在院外的丫鬟也是第三次来提醒他们食用早餐了。两人到的时候,人已经齐了,就缺他们两人了,看到一家人都在等他俩,莯珩不由红了脸低下头,还没等莯珩开口,爹就让他们赶紧坐下,两娃还没醒,这顿饭也不闹腾。

    看到莯珩微肿的嘴唇和刚走过来的样子,就知道他昨天受累了,两老人家心疼的不行,一个劲的给莯珩布菜,还不忘瞪了蔵青夔两眼,希望他节制一点,但一想到蔵青夔这唯一傻儿子当初不懂事装样子差点失去莯珩,后来终于娶回家恨不得粘在他身上,他们也是懂蔵青夔的。

    新年第一天他们必定会去莯家拜年,谁让莯家的独子被他们儿子给娶走了,好在莯珩爹娘也算是看着蔵青夔长大,对他也是喜爱,更别说后来有了两娃娃,两家人对两孩子也是宠的不行,也一直盼望莯珩能再添一个。

    自从莯珩初一回了莯府看过父母后,回到家后的几天就变得特别的困,却也没有往有孩子的那方面想,直到莯珩吃饭时闻道鱼的香味吐得昏天暗地,蔵母看到莯珩吐了,担心的不行但又想到什幺一样,让人马上撤了这桌菜,换了个地方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