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江小秦 作者:疏桐

      江小秦 作者:疏桐

    江小秦 作者:疏桐

    好多天没看见他了……正好,没有那个坏大叔,他小秦少爷过得正舒坦呢~~

    他好像都不在家睡觉欸……我管他呢,他不在我还能睡懒觉呢,不在正好~~

    他到底去哪儿啦……我怎么知道?唔,齐叔知道……吧?

    管家正在自己房间整理这个月的开支账目,房门却悄悄开了,小家伙毛茸茸的小脑袋探了进来,敲了敲,正要缩回去,却被发现了。

    管家赶紧迎过去:“小少爷有什么事吗?”

    小家伙穿着一身浅蓝的休闲装,两手在身前绞拧着,居然有点忸怩:“齐叔,那个……我,我爸,他干嘛去了?”

    管家一愣,随即笑起来,别看小少爷这些天开开心心好似没心没肺的,原来还是蛮关心先生的,毕竟是一家人嘛。便说道:“先生这些天出国忙事情去了,应该很快就回来。”欧阳令什么时候回来,其实他也没底,只说这个先安慰下小家伙。

    “出国?他去了什么地方,连电话都不能打吗?”江小秦涨红小脸,气呼呼地说道:“这么多天,居然都不给家里打一个电话!真是!”

    “呃……”管家暗暗擦汗,其实欧阳令虽然很忙,还是隔几天打个电话询问情况的,只不过小少爷不知道罢了。正想着怎么措辞表明其实先生不是“不顾家的男人”,清脆的电话铃声却突兀的响起来。

    管家心头一喜,赶紧冲接起来,“先生好。”

    这一部好是管家专线,平时打给他的也就只有欧阳令。欧阳令沉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管家一边答应着一边抬眼,满意地看到小少爷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

    小家伙静悄悄地凑过来偷听,温润的呼吸扑打在听筒上。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顿住,再响起时带着几可察觉的欢喜:“小秦?是小秦吗?”

    管家\(o)/~了,江小秦傻了。管家把听筒塞他手里,他呆呆地送到耳边:“喂……”

    欧阳令还是悠哉地:“怎么,小秦师傅今天上午不工作?”

    江小秦抱着听筒,觉得自己的舌头有点打结:“那个……今天休息!”随后就不说话了。

    他今天不知怎么了,早上起来就特别想听欧阳令说话,特别想特别想,想得心烦意乱都不想去他最喜欢的蛋糕房了,这才来找管家打探情况。现在真到欧阳令接了电话,他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其实他只想听这个坏大叔说几句话就行啊……

    欧阳令等了一会儿,那边老是没有动静,秘书送来一叠文件在旁边等了半天了,便说很忙挂了。

    小家伙挂了电话,垂头丧气的在自己的床上趴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自己面前多了一只亮闪闪的手机,还带着一只小猫挂坠。

    江小秦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管家笑咪咪地把那支小巧精致的手机给他,说:“先生说,小少爷要是不想说话,可以发短信。”

    江小秦一下子眉开眼笑。他打开通讯录,联系人里赫然存了“欧阳”俩字。

    小家伙撇撇嘴,当着管家的面把“欧阳”改成“坏大叔”,哼着歌儿出门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期末又要到了,叹气……文文还是挺冷清,难道是因为我没上榜单?好吧,考虑申榜什么的……请大家多多支持,给我增加码字动力的说~

    13

    13、第十三章手机

    “乓!”

    伴着一声清脆的击打,雪白的球体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随即准确落入洞中。

    “一杆进洞,不错。”身旁的老者微微颔首,赞许道。欧阳令收了球杆,谦虚地笑道:“哪里,只是侥幸罢了,比您差的远了。”

    老者哈哈大笑:“你小子,这么多年了,还是嘴上抹蜜,净捡好听的,就会哄我这老头子开心!”说着狡黠地挤挤眼,“不过还真让你说着了,要来真的你还真不是对手——我这可是职业级别的。”

    欧阳令无声的笑了,两人并肩走出场地。

    秋天的依旧阳光普照。湛蓝的天空深阔辽远,一朵白云随意地漂浮着,偶尔还能听到鸟儿的鸣叫。精心修剪的草坪,色彩鲜艳的阳伞,以及身边面容祥和的老人,都让人感到放松和舒心。

    “天气不错吧,”老者微笑着望向无际的天空,“前几日还下雨呢,你一来,不但我高兴,连着老天爷也都高兴了。”

    “岳父,”欧阳令低声道。

    “哼,还岳父呢——你小子,一年来不了两次,还当我是岳父啊?”老人佯装恼怒,板起脸问道:“这次估计也不是专来看我这老头子的吧?”

    “自然是多日不见,来看看您安好,我才放心,”欧阳令敛了眉眼,接着说道,“另外也有桩生意要谈。”

    老者来了兴趣,“你亲自来谈的生意?说来听听。”握惯了枪,满是老茧的右手,习惯性地摩挲着杨木扶手,发出轻微的吱嘎声。

    “这次想要跟stg家族做个买卖——买他些军火。”

    “多少?”

    欧阳令顿了顿,“预付8800万美金,具体价钱和数目还要跟kevstg再商谈,不过估计应该不会低于5个亿。”

    “你小子,”老者露出了悟的笑容,“这可是桩大手笔,你是要把stg压箱底的货给掏一半咯!”面容却在刹那间严肃起来,“令儿,你是打算挤掉stg家,直接跟军方挂钩?”

    欧阳令盯着老者深邃的双眼——他没说是或不是,但坚定的眼神已经承认了事实。

    “确实,是时候了。”老者沉默了一会儿,叹口气说道:“没错,这事儿必须得这么办,给军方供货才是正道。挤掉stg家族,整个加州就全看咱们了。这路子倒是不难——stg那老贼诡计多端,不过他现在老啦,帮里的事儿撒手不管。他那个宝贝儿子kev不成器,天天就知道抽烟喝酒玩女人,烂泥糊不上墙的东西,家业早晚得败他手里。咱们这一招,好歹还是正当的买卖,不算亏了道义。”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啧,这话说的,”老者笑起来,“自打岚儿嫁给你,咱们就是一家人,郁氏交给你我也放心,尽管放手去做就是,老头儿我乐得清闲。”

    提起郁岚,老人微微动容:“岚儿……她还好吗?”

    “好。那里有专人照顾着,一年四季鲜花从没断过,都是她喜欢的。”

    “花儿自然不要少,

    恋耽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