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停住了,什么后路?

    铤而走险,必然有风险。我们已经有了孩子,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给孩子考虑啊。林辰挺起上身,拉着黎菲林的双手,认真的对着她说,我这里还有十万块,这是我这么多年的积蓄

    他说着说着自己低下了头,仿佛自嘲,我没有什么大本事其实算是我拖累了你能给你的就是这些,但已经是我的全部了。

    说完这些他把黎菲林揽在自己的怀中,这样的我,你愿意跟着吗?

    黎菲林二十多年没有爱过谁,想方设法嫁给的姐夫从来没有爱过她,林辰算的上是初恋。

    初恋很多时候意味着昏了头,看不清人,林辰把银行卡交给了黎菲林,并且告诉她密码就是她的生日,黎菲林感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像林辰这样对她好,她接过了那张卡,收了起来。

    林辰有点傻了眼,心想大姐你还真接啊,表面上不动声色,一副爱你爱到死心塌地,海誓山盟算什么我们两个都有爱的结晶了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的模样,叫本来有些提心吊胆的黎菲林彻底死心塌地了。

    要说黎菲林真是被朋友圈的心灵鸡汤给洗脑了,什么人这辈子有两件事情应该疯狂一点,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和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前者二十多年没做,一直围绕着元训,后者是遇上了林辰,她情商一直不算高,林辰又一副精英模样,长得英俊潇洒,还对她温柔体贴,所以她很快就陷进去了。

    如果黎菲林的妈还在,一定一巴掌抽醒她,可惜她妈早就不在了。

    黎菲林把自己的卡也交给了林辰,语重心长道,这是我这么多年攒的,元训从来不知道。她说着自己都笑了,元训也从来没有像你这样关心过我,每个月打点钱,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打发我,也亏得我是他妻子,他从来没有尽过自己的责任。

    黎菲林说着说着自己就哭了,梨花带雨的,林辰把她的眼泪都给吻干了,心想老大你赶快走吧,好让我查一查这卡里到底多少钱。

    黎菲林很快喘息就急了,林辰却没有继续的打算,只是柔情似水的看着她,别伤害到我们的孩子。

    黎菲林更爱他一分了。

    如果不成功,你就赶紧找机会出来,我会在外边接应你。林辰笑眯眯的说,有什么意外情况,给我打电话。他温柔道,我要你知道,我是你永远的盾牌,这里是你永远的家。

    从林辰的住处出来后,黎菲林被送上了出租车,每次都这样像是在偷情一样,既刺激又大胆,殊不知她的行为早就被记录了下来。

    黎菲林往身后的高层公寓看了一眼,林辰保持这样的生活不容易,荣海市的压力很大,林辰又这么年轻,维持这样的开销,按照黎菲林的想法和林辰的工作,差不多应该就攒了这么多钱,她理所当然的认为林辰把他的全部交给了自己,所以她才会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瑶,将自己的积蓄一部分交给林辰。

    毕竟她有了林辰的骨肉,林辰的一切她都知道,她不怕林辰逃走,那张卡自己这里可以有记录,会有手机提示的,如果出现了提钱行为,她这里会直接去冻结的。

    黎菲林嘴角勾起,回到元家大宅。

    林辰是个职业骗子,自然有的是办法把钱不动声色的划走。

    账户里居然有三百多万,这次赚了!

    老姑婆,这就算你包养我的费用吧。林辰贼笑道,吕清老弟,感谢你的这次赞助啊!

    他当然不会和吕清打电话,开玩笑,现在该跑路了好吗!

    骗子是不可以有朋友的,只可以有利用对象的,他可不觉得这次黎菲林能做到什么,蠢成这个样子,基本都是炮灰的命。

    林辰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diveeissary的最后一场比赛,定在了元旦前夕,圣诞之后。

    天气很冷,但挡不住粉丝们的热情,最后一场有天后沙拉布莱曼的空降加盟,有十位入围决赛的歌手的倾情演唱,随便拉出来一个实力都是杠杠的,这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国外有些人专门为了自己喜欢的歌手,过来加油助威。

    这次,元轩亲自守候在了后台,看着阮疏。

    不用担心我,我现在状况还好。阮疏即便是面对面,也选择给他发短信。

    因为元轩三令五申不让他发声,美名其曰保护嗓子。

    阮疏无语,就算他再怎么不发声,一会还得唱歌,为了上台他甚至和元轩在床上干了一架,当然结果是他输了,不过还是争取到了最后上台的机会。

    这是他的舞台,他不能不战而退。

    那不是他的风格。

    这次随机抽到的顺序,阮疏很幸运和也很不幸,因为他又是最后一个。

    拿到结果之后阮疏反而放心了一些,因为最后他最后一个,好歹不必让这次比赛成为一场笑话。

    这次没有让任何一个化妆师进来,屋子里的东西全都是元轩亲自检查过之后才带过来的,现在只有两个人。

    你出去,我换衣服。阮疏打字。

    元轩不动,坐在转椅上,盯着他。

    阮疏被他这么赤裸裸的眼神给盯得有点不好意思,在菲利普面前他可以很大胆的脱衣服,但在元轩面前就做不到。

    你脱吧,我看着。元轩开口。

    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一本正经的流氓?阮疏无语,心想元轩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怕我一闭眼,你就再次消失不见。元轩声音带着沙哑,眼中有着沉痛,老天用最沉重的方式告诉我错误,我就再也不能犯错了。

    阮疏一愣,脸上有些不解,也有些尴尬。

    你为什么不早说?阮疏背对着他换衣服,这样可以自欺欺人一些,我一直以为,你很讨厌,很鄙视我。

    那时候我一直在等你开口。元轩道,承认感情对我来说很难,因为我一直觉得一切都有保质期,开口了,很快就会过期了。

    怎么会?阮疏直觉否认这个可能,他多少次暗中示意,对方都跟瞎子一样。

    就像我母亲,生下我之后不久,就离开了。元轩蹙着眉头,思考并回忆过去,她说她爱我,然后就走了,再也不见了。

    阮疏正在解衬衫的扣子,听到这句手停下来,清了清嗓子,虽然对于阿姨的离开我同样很难过,但我想你会不会想太多了?毕竟我不会生孩子,就不存在难产的可能。

    如果因为这个元轩一直别扭着那么表态,他真的是要哭晕在厕所里了。

    没有老天开金手指,他和元轩就再无可能。

    元轩表情看起来有些尴尬,像是实话实说对他来说就是趁他病要他命一样。

    现在呢?阮疏趁机追问,敢于承认了吗?

    元轩点头,谢谢你在原地等我,我转身的时候发

    恋耽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