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黎菲林并不太清楚阮疏到底是做什么的,这段时间还参加个比赛,跟选秀似得,一看就没什么逼格。

    可惜黎菲林不知道,阮疏之前找了个借口往厨房这边来,他穿着休闲鞋,走路极轻,跟猫一样没有打扰到明婶,在厨房正对厨具的地方粘了个针孔摄像头。

    狗咬狗,一撮毛儿,吕清利用了林辰,林辰何尝不是利用了吕清,毕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估计一会儿吕清就来了,恰到好处的把几人送到医院。

    到那时候,元训死,黎菲林下毒,这两个最大的对手直接除去,元轩继承家产。吕清这样的人,元轩已经无声的和世界高调宣布和他在一起,吕清自然恨得牙痒痒,这样的人,爱不了,就毁掉。

    他想利用艾弗里把自己给除去,但从自己这边的动态资料显示,艾弗里自己都有些手忙脚乱。

    阮疏知道元轩最近在忙,并且没有掩饰,虽然因为业务不熟练,不太懂元轩到底做了什么,但还是知道元轩是在针对艾弗里。

    这让他觉得不是那么孤立无援。

    阮疏从自己的手机上看到黎菲林的动作,黎菲林把药下到了明婶刚才做好的汤中,自己又笨手笨脚炖了个汤。

    还要陷害?阮疏瞳孔猛地一缩,他很讨厌陷害,正如无比恨吕清之前的所作所为,受害人还不止他一个,比他更厉害的人也曾经掉进过吕清的套中。

    刚才的录像直接备份到了云端。阮疏合上手机,这些设备依然会继续工作。

    在做什么?元轩上前,眼睛并没有往他手机屏幕上看,他一向很尊重别人的隐私和爱好。

    看《雷雨》,阮疏笑着道,觉得,有些事情真是巧合,充满了戏剧性。

    古今中外,但凡伟大的作品,无一例外都充满戏剧性,矛盾碰撞像是可以产生化学作用,使得一切像是意料之外,但仔细想想,又在情理之中。元轩评价道,走吧,快开饭了。

    阮疏欣然前往。

    今天的餐桌气氛很是奇怪,元训一直没有动筷子,似乎是在等着什么。

    阮疏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因为元训只是简简单单抬头,看他的眼神像是能把他整个人看穿。

    在老狐狸面前,他的段数再高,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感觉。

    黎菲林有些坐立不安,手放在桌子下,抓着自己裙子的一角,不停的绕,然后松开。

    阮疏觉得自己背后发凉,元训忽然一笑,有些苍凉,开口喊了一个人名,菲林。

    黎菲林一震,抬头看他,眼中闪过一丝惶恐之色,然而很快,这种惶恐就被她压下去,她笑的很温柔,怎么了?

    今天的汤是你做的?元训漫不经心问道。

    黎菲林听到这里似乎有些高兴也有些羞赧,我手艺不好,这道乌龟汤是我煮的,其他的都是明婶做的。

    元训道,明婶辛苦了。

    黎菲林笑的纯良,拿汤匙给元训盛了点明婶的汤,同时给元轩,阮疏也盛了点,自己用另一个汤匙把自己炖的汤放到了自己的碗中,日本空运过来的河豚,肉到现在还是很嫩的,你们尝尝味道,我好久没去过厨房,我这破手艺还是让自己试一下。

    元轩拿起勺子,准备尝一下,直接被元训打掉,同时阮疏也抬手阻止。

    两人不约而同做了同一个动作,元训目光如炬,盯着阮疏,阮疏笑了笑,有点烫,我想让他不要慌着喝。

    他说着抬头看向了对面的黎菲林,一字一句道,更何况伯母还没有尝一下,不如一会儿一起。

    元训让仆人都下去,退到了门外,并嘱咐他们把门关上。

    仆人不知道老爷要做什么,但清楚自己不该多问,一言不发的下去了。

    元轩初时有些不解,但看到父亲的行为,又看了一眼黎菲林。

    黎菲林有如惊弓之鸟,在元训的目光攻击之下,她现在抖的厉害。

    元轩叹了一口气,把东西都放下了。

    菲林,你嫁给我多少年了?元训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十、十五年。黎菲林鼓起一口气回答。

    我是该恭喜你,你终于有了孩子,还是该叹气,你终于忍不住动手了?元训似是喟叹一声,我本来想,你如果这一辈子都老老实实的,让你做元家的女主人,也没什么不妥当,可惜,你的手伸的太长了。姿林当年求我,说如果你不犯错,就让你留在这里,你对生活有什么不满,走上这一步?现在,我也不得不违背当年诺言了。

    黎菲林嘴唇嗫嚅,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她的手动作太大,直接失手打碎了碟子,青花瓷的碟子看起来很漂亮,现在破碎着在地上。

    阮疏没有吱声,只能说自己赶巧了,看到一出戏。现实真是比故事还要狗血。

    黎菲林不明白自己的行为明明那么隐蔽,怎么还会被发现?

    到底是谁告的密?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然而空气凝滞了近三分钟,黎菲林终于开口,问了一个似乎毫不相干的问题,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三个月前,从你开始出轨的时候。元训拿着自己的专属杯子,喝了一口茶水。

    这杯子有自动清洁功能,就算是往杯子里投毒,也毒不死人。

    后来阮疏才知道这件事情,不得不感慨能够坐到元训这个额位置,什么看不到?

    自己那点段数真不够看。

    黎菲林难以置信的抬头,那你

    元训只是一笑,看着黎菲林像是看着毫不相关的人,淡淡道,如果不把你往深处引一下,我怎么知道你以后会做什么呢?

    黎菲林这才知道自己原来就是别人眼中的跳梁小丑,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你是故意放着不管,让我放松警惕

    自以为对手是白痴,低估对手,就会让自己的行为越来越肆无忌惮,然后做出更为胆大妄为的事情。

    殊不知她早就被元训给盯上了。

    元训倒是大大方方承认了,如果不是这样,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拿什么理由决裂这段关系。虽然我本来不介意,但我想没有谁能够忍受这样的事情。

    他说着,端着黎菲林给他盛好的汤站起来,走近鱼缸,里面有一对鱼在接吻,听到脚步声受惊,飞快的离开,元训把那碗汤倒进去,水现实变得污浊,之后被净化了一点。

    但鱼还是慢慢游动,之后一动不动。

    毒。

    桃花鱼的肚皮朝上,雪白雪白。

    眼睛一动不动,朝着黎菲林的方向。

    黎菲林脸色煞白,不是我是明婶!

    她跳起来,企图做最后的挣扎,可惜杀人者哪怕是垂死挣扎也是无济于事,元训手中的微型遥控器被打开开关,墙上的大屏幕把她投毒的那段恰好播出来。

    阮疏惊出一身冷汗,在桌子下面握住元轩的手。

    元轩也看

    恋耽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