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两手贴着墙,有点凉,元轩似乎是从之前的偷袭中练出了技巧,把他迷得七荤八素,比起自己在雾都那时候看到他,全身绽放着光华。

    那时候的他跟死了一样,现在的他又活了过来。

    你知道么,元轩中途给了他一口换气的时间,刚才跪在低处仰视你的时候,我很想把你的衣服给扒下来。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知道阮疏就是简达随之后,在他面前表现的很是赤诚,或许是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好在还有一次机会。

    阮疏笑了,笑的颇有一些轻佻的味道,因为刚才甜蜜而悠长的吻,现在变得气息有些紊乱,说话都带着轻喘,是么?其实我也很想说,刚才你那副样子,让我很想直接把你压在地上。

    他附在元轩耳朵边,把最后一句话说了出来,把你的衣服一点一点咬开,视女干你。

    第48章:开始狗咬狗

    这话真是前所未有的浪,却让元轩全身过电一样舒爽。

    两人从未有过接吻之外,更为亲密的举动,也从没有想过会在这种近乎公共场合情动。

    然而感情本就不是什么理性的行为,如果只是简答以能不能,好不好来衡量,那么很多事情就不会这么纠结,只像是买衣服一样,好的就买下,喜欢的不一定合身。

    感情不是买卖。

    阮疏轻笑着直接环住元轩的腰,技巧性的一个转身,就让两人的位置有了一个相对的转变,元轩成了砧板上的一条任他宰割的鱼,放弃了挣扎。

    元轩眼神很真诚,看着阮疏的眼睛,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触,坦坦荡荡的来了一句,你想上我?

    阮疏觉得自己的嗓子又被火烧了一遍,再浇上一层油,有些嘶哑,这地方?我怕会弄坏你。

    回家?元轩眨了眨眼睛。

    好主意。

    两人说走就走,但未能得偿所愿。

    因为元父的一个电话,被叫了回去。

    阮疏心中暗暗把这笔账记了下来,心想到时候不翻倍,他就不姓阮!

    元轩确实因为心中歉疚而对他一直让步,但阮疏用起来毫不客气,毕竟元轩低下姿态,他如果客气拒绝,再翻身的机会可就远了。

    元训叫两人回去也不是没有原因,只因为之前元轩向他请教金融方面事情的时候,元训对这点上了心,之后偷偷看了他们的动作。

    他分析了很久,发觉在元轩设了个局诱使艾弗里入局的时候,有人又设下局,试图吞下两人的资金。

    局中局。

    元轩虽然是个中高手,但还是稚嫩了一些,没有在风起云涌的局面变化之间练就火眼金睛,对手之前的动作有迷惑引导性,使得元轩差点被套进去。

    现在是局面改变的关键时期,元训顾不得自己被发现一直窥屏的危险,还是把儿子叫过去,将这个局面解开。

    虽然年轻人吃一垫长一智,但元轩这次几乎把自己从前的身家全部赌上去了,元训不忍心看着一贯骄傲的儿子赔的裤子不剩。

    回到元宅,听了父亲的话,元轩的脸色连变都没变,哦了一声。

    元训:这是什么意思?

    诱使背后的第二股势力出现在局里啊。元轩看着电脑屏幕曲曲折折,比心脏跳动还让人呼吸紧促快要窒息的波动,我想调查清楚对方到底是谁。

    原来不是没有火眼金睛,而是把自己当诱饵,诱使蛇出洞啊。

    元训放下心来,却也有种廉颇老矣的感觉。

    儿子已经不需要他操心了。

    元轩还在看电脑的图,一边敲打键盘,像是在和什么人发消息,阮疏知道他大概是有些事情要做,也不去打扰他,所以不小心窥探到了元训的表情。

    呃,伯父,你不要这么伤心嘛。

    不过想到之前元训对黎菲林一忍再忍,带了绿帽子也不动声色,然后把对方几乎净身赶出家门的一系列行为,他又觉得不寒而栗。

    心思太深。

    元训既然知道了儿子不会有什么被轻易打败的风险,也就放心的离开了电脑前,坐到了一旁,和阮疏挨得有些近。

    阮疏有点紧张,元训是个比艾弗里更老狐狸的存在,对付艾弗里,很多手段就是来自于元轩,他自己上去斗,除了可能的一枪爆掉对方的头,自己也不落好下场之外,还真没想到什么其他办法弄死他。

    元训就更不要提了。

    简达随?元训随口低声喊他。

    阮疏一个激灵就坐直了,虽然本来故作放松,但那肯定是假象。

    看到他的样子,元训就知道元轩说的果真不假,这人确实是。

    只有本人,才会有这种反应。

    元轩以后就麻烦你了。元训的微笑很老女干巨猾,他性格有些倔,很是别扭,是我小时候没有好好带他,所以过往哪怕有些怨怼,也希望你们能磨合到一起。

    伯、伯父。阮疏觉得这种颇有托孤的感觉真是,真是虎躯一震,他,其实很好。

    很好就不会把你弄丢了。元训活了大半辈子,什么没有看出来?最开始阮疏能够装作只是初相识的样子,心中肯定不会毫无耿介,只不过曾经的感情还是压过了理智,后来元轩总算没有犯糊涂,才算是挽回了。

    这句话终究是让阮疏没有反驳,神色间有迷茫。

    你是个好孩子,当年事业太忙,我也没有顾上家里,想来黎菲林做过的事情也让你有过难堪,现在她终于离开这里,她的个性在外边必然受不小的挫折,你只要记住不论她回来说什么,都不要原谅就是了。这话说的很淡然,却也很有力。

    阮疏点头。

    想来元轩从前病态的喜欢和占有让你吃尽了苦头,现在总是想做些事情千方百计请你原谅,即便不说,我想你心里是明白的。元训从自己的口袋里将一直钢笔拿出来,放到阮疏手上。

    阮疏差点惶恐的丢掉,这笔有些年头,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这几乎就代表了元训的正式认可,元家终究是他的,也是你的,我用元家半壁江山,担保你从今往后不会委屈,如何?

    阮疏只想把这块烫手山芋扔回去,怎么回来一趟元家的一半都扔给了他!

    这不科学!

    想到黎菲林心心念念了二十年,想到吕清费尽心机设计,阮疏觉得老天给自己开的金手指有些大了,他几乎有些受不住。

    拿着吧。元轩的表情不容推拒。

    阮疏收了起来。

    儿大不中留啊。元轩感慨了一句。

    你儿子不是嫁给我的阮疏心一直在抽搐。

    我查到元轩转动椅子看向身后的两人,一大一小正在推拒着那支钢笔,并且听到了父亲那句儿大不中留。

    元轩当时脸一下子黑了,阮疏抬头就看到元轩的黑脸,一下子就开心了。

    一天一天,也许总会有一天他睁开眼睛,不认

    恋耽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