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他现在下台阶很慢,腿脚有些不利索,很早之前就在楼梯上铺满了软软的地毯,很是厚实,就是为了防止老人摔倒,摔出问题。

    阮宝听到了转头看身后,看到是爷爷来了,不像那些聪明的小孩子,会开口笑,会撒娇,会扑到大人的怀里。

    他只是抬着头,眉头稍稍皱起,然后站起来,往我这边走。

    他走路也很慢,但很稳,水一样的眼睛看着人,因为腿短,所以走起来颤颤巍巍,但还是走到了祖父这边,拉起了祖父的手。

    我把他抱到了自己的藤椅上,让他躺到了自己的身旁。

    阮宝躺的很规矩,水灵的眼睛看着我。

    他还没有开口说过话,阮乐和柯蒂斯都很担心,害怕他存在什么智力问题。

    毕竟细胞培养和机器孕育,就算成功的几率那么大,也可能存在哪些弊病。一旦碰上了意外,就是百分之百的悲剧。

    我让他们心定下来,阮宝只是大器晚成,不可能存在智力缺陷的。

    我只是在忧心阮宝以后的人生,阮宝平日里的行为都证明,他对于这个世界太不设防了。

    但我忧心也没有用,别人的人生,顶多施以援手,却无法踏过时间长河,过来看着他一辈子。

    他合该有自己的人生,希望可以有一个人可以对他好,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希望一切厄运苦难远离他,有人爱他,保他百岁无忧。

    我摸了摸他的头发,很软,阮宝低头,他手中有着玩具九连环,他经常这样一个人玩。

    他专心致志的对付着手中的玩具,不多时就解开了。

    真聪明。我夸他。

    他忽然笑了,那一刻,真是整个春天的桃花都开了的感觉。

    他把玩具递给了我,似乎是在分享他的胜利。

    我对他笑笑。

    他似乎是明白了这个时间应该回去午睡了,看着我,也不说话。

    我把他抱下去,他回到客厅,爬到沙发上,给自己盖好小毯子,躺的规规矩矩的,很快就睡着了。

    我看他躺好,又坐回了自己的藤椅。

    午后的阳光很温柔,斜射竹林,阴翳满地。

    风吹过,一阵沙沙作响。

    不知道怎么的,感觉心脏跳的频率有些异常。

    很困,努力睁开眼睛,却看到一片空白的空间。

    我仿佛看到了元轩,他年轻的样子,很冷淡,一点都没变。

    我从前不会去看他的眼睛,只当他一直都是这么冷淡。

    这一回我大胆的去看了。

    原来他眼睛里是温柔,只是我从前不知道,也不去仔细看,一味的沉静在自己的情绪里而已。

    他伸手,声音还算温柔,开口道:

    阮疏,过来。

    第61章:君子如方

    阮乐参加元逸的婚礼的时候还没有和柯蒂斯在一起,他自小和元逸一起长大,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元逸的伴郎。

    虽然两位老爸是同性伴侣,但元逸还是成了不折不扣的异性恋,这在他们家倒是显得很是异类。

    不过以上都是玩笑话就是了,对于元逸,阮乐是把自己所有的祝福都送上了。

    当时陪着阮乐回国的,就是柯蒂斯。

    阮乐之前走的时尚圈,没有攀交情,靠着个人魅力进入了时尚界,并且被菲利普赏识也是在认识蛮久之后才知晓父亲和这位时尚大帝认识,当年甚至有过绯闻,之后未成伴侣,反倒是成了好友。

    阮乐知道了也不过笑笑,他的心中自有自己的想法,认识菲利普,也只算作锦上添花。

    然而这一趟,却让他有了其他收获。

    那时候在异国他乡,也遇上一出小事故,进了一趟医院。

    阮乐那时候走的t台秀场,结果t台顶板上的吊灯摇摇欲坠,那时候也躲避不及,就把人给不小心砸了。

    伤到的是腿,骨裂加剧。

    这出意外让菲利普大动肝火,也十分愧疚,阮乐只是苦笑。

    他本来可以躲避的,但因为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波澜,迟疑了一下,慢了一拍,就成了现在这糟糕的局面。

    算不得全是别人的过错。

    菲利普安排他进入了最好的医院,本来想要留下来照顾一两日,阮乐急忙推却了,情分太大,回头也还不起,长辈照看,他自己也会不自在。

    然而这一回进医院,结识了柯蒂斯,这个陪伴了他后半生的人。

    阮乐把自己受伤的消息及时封锁,连自己的两位父亲都没有告知,更不必说元逸,所以收到元逸的消息说自己要结婚了,他当时表情来不及收敛,被来检查的柯蒂斯给看到了。

    柯蒂斯是很出名的骨科医生,甚至说得上是专家,这方面又专又精,还辅修了心理,是著名的心理医生,可称为一代妖孽。

    柯蒂斯和菲利普倒是算得上有些交情,也做忘年交,

    菲利普用自己的人脉请柯蒂斯出面,也是有缘故的。

    阮乐的星途可谓顺风顺水,这一次的事故腿伤即便好了,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下心理阴影,骨裂不是什么容易康复的病,正好有这么一个人,可以治病,可以医心,所幸就来了。

    柯蒂斯并不是一个多么热心的人,最初来的目的,也不过是因为别人是病人,他是一个医生,但来到之后他也对阮乐,起了那么一丝兴趣。

    阮乐

    柯蒂斯说,我可以医治你身上的伤口,也可以观察你的心思。但是阮乐,我不想这么做。如果你始终对我选择了逃避的态度,我是治不好你的。再怎么高超的医术,都拯救不了一个病入膏肓,一心颓废的人。

    医一人,医一世。

    这就是柯蒂斯的态度,也是柯蒂斯所有的执念。

    阮乐看似戏谑,看似大度,却难走出自己的心结。

    康复的时候,一直陪着阮乐的,就是柯蒂斯。

    这人似乎总是在不务正业,也没有什么正式工作,只想着做一个私人医生,不愿意受到拘束。他如此,阮乐也不闻不问。

    快到了订婚仪式,阮乐也恢复的差不多,至少叫人看不出来他曾经受过伤,经历了什么痛。

    有些东西自出生便注定了,得不到就是得不到,阮乐从前只是捉弄,后来心想,兄弟情谊,也是一辈子。

    订婚仪式,元逸看到自家老哥回来,很是高兴,留下其他的宾客让未婚妻招待,上前和阮乐说话。

    阮乐依旧喜欢打趣他,言语间竟然没有一丝破绽,让柯蒂斯看了也心生佩服,任何人大约都是看不出来他对元逸的心思,只觉得这兄弟二人感情果然是好。

    元逸也看到柯蒂斯,眼睛中露出一丝兴趣,小咩,这是谁?

    他这么直接把小名喊出来,阮乐愣了很久,才想起来这是他从前的名字,十几岁之后早就没有喊过了,这时候笑了,语气

    恋耽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