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事砸给他,颇有种退休颐养天年的感觉。

    所以阮疏休息的倒是好了,元轩瘦了几斤,眼皮子底下都是青色的。

    也是禁欲禁的,这段时间他根本没敢碰阮疏。

    阮疏倒是大胆的逗了他,最后被逼着用手弄了一次,然后

    然后阮疏说了一句没想到你也有欲望啊,让元轩整整黑脸了一天。

    吴修远来的时候刚好元轩解下了围裙,面不改色的出来。

    吴修远不知道元轩擅长厨艺,元轩一直以高冷的面孔出现在世人面前,闷骚也是他的个性之一,不然不可能对简达随那么几年,竟然没有让对方有爱的感觉

    boss,不然就让阮先生出面澄清一下?吴修远轻轻试探,绯闻那边?

    就那么放着吧,阮疏翻着手中的书,目光终于从书页上移开,炒来炒去也就这么点东西,恋爱是我的自由,跟身份无关,跟旁人更无关。

    吴修远头转向老板,那眼神活生生就是:

    老板,你追上了?

    老板恭喜你!

    老板这一定要涨工资庆祝!

    元轩无视他眼中的渴望,就按照他说的去做就好了。

    阮疏说什么了吗?吴修远眨眨眼睛,无为而治么?

    不等他接着把话说完,元轩的眼神已经在下逐客令了。

    吴修远知情知趣的滚走了。

    下午就要拍了,阮疏夹菜给元轩,很多东西他都不能吃,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元轩吃,你就别跟去了。

    元轩心中吃了糖,很开心,面上却没有表情,只是把菜都吃干净了,听到他居然不要让自己去,有些抑郁,为什么?

    我不想让你看我穿女装的样子。阮疏大大方方挑明了。

    好了,你今天说的话字数够了,现在我们用手机交谈。元轩道。

    元轩说的手机交谈,就是阮疏把字打在手机上,元轩开口说,这种不公平条约从那天两人坦白开始,元轩就自作主张的定了下来。

    不公平条约嘛,如果有反抗和谈条件的余地还叫不公平?

    元轩镇压式的威胁还是把阮疏说服了,反正对方是为他好。

    为什么不让我看你穿女装的样子?元轩坐在阮疏的对面,沙发的对面实在是太坑了,因为离得很近,阮疏不得不别过眼才能让自己逃避元轩的眼神,他低着头打字:因为我害羞。

    这句话如果说出来槽点一定满满的,打出来却没有那种感觉。

    元轩嘴角往上微微翘了那么五毫米,这是工作。

    这不是你份内的工作。

    元轩握住了阮疏的手腕,力道很足。

    所以菲利普看就没有问题么?元轩声音有点危险。

    阮疏抬头,冲口而出:他和你不一样。

    元轩深吸一口气。

    不一样不一样不一样

    阮疏觉得自己回来以后,元轩就有点不正常,如果这不正常控制在一定范围,他估计是不会看出来,但现在元轩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对别人和队自己是双重人格,他嘴角一抽,想要继续开口。

    你别说话。元轩直接捂住阮疏的嘴巴。

    唔唔阮疏觉得他现在说话不是问题,只是像吃东西上火一样有些辣辣的疼,声音有些不好听而已,男高音的浑厚圆润几乎已经全部失去,现在唱上去就直接破音了,唱给自己听都有些难,更不要提唱给评委听。

    估计直接看最后一场终极对决的人会觉得他真的是被塞进来垫底的。

    可他怎么会放任吕清再次站到他头上,作威作福?

    阮疏看着自己查到的那些资料,微微一笑。

    他一笑,让轻轻吻着他的元轩静了一下,嘴唇在他的耳边摩挲,耳根都是红的,气氛靡靡,声音确实淡淡的,没有带什么感情,只是询问,怎么了?

    想到要见一个朋友,阮疏眼睛却不似见朋友的表情。

    元轩没问为什么,只是咬了他的肩膀一下,阮疏吃痛,哼了一声,往他手上划字,做什么咬我。

    元轩笑的声音很低,却如大提琴一般华丽的感觉,不用担心,谁欠了你的,我都让他还上。

    阮疏有些惊异的看了他一眼。

    艾弗里很快就跳不起来了。元轩握住阮疏的手,和他十指相扣,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阮疏,他叫名字的声音带着期待,只是藏得很深,一如他的感情,我们结婚吧。

    黎菲林发现自己有身孕的第一反应,就是保住它。

    黎菲林今年已经不年轻了,四十出头还没有自己的孩子,对于她这样心性的人来说无疑是失败到极点,元训对于她近乎冷藏的做法,让黎菲林一直心底有不满,这不满就像滴水的水龙头,不说不语,但到了最后,日积月累,成了心中的一道刺。

    更何况,这种冷藏,一藏就是二十年。

    整个青春都赔进去了,没有孩子,就没有和元轩作对的底牌,这让她一直心中没有底,现在有了孩子,虽然不是元训的,但也不妨碍她铤而走险。

    林辰拂过黎菲林的小腹,眼睛里都是父爱的光芒,吻着她的肚皮尖,这是我们的孩子。

    黎菲林心中的念头慢慢成熟,低声道,我一定会给他一个光明的未来。

    林辰抬头看她,怎么做?我听你的。

    你爱他吗?黎菲林看着林辰,摸着自己的小腹。

    林辰覆上她的手,当然,我爱你,自然会爱他,他是你的,也是我的。

    他说着,耳朵贴到黎菲林的肚皮上,黎菲林摸着他的脑袋,眼中满是算计。

    为了他,你愿意铤而走险吗?黎菲林的声音很低。

    林辰心中卧槽了一句,心想老姑婆你想干嘛,我可不想赔上命,大好时光等我挥霍,要不是你有钱,我干嘛在你身上花费这么这么多时间,表面上深情款款,当然,你想做什么?

    黎菲林眯起眼睛,低声道,我想这孩子继承元家的财产,让元轩和元训做一对鬼父子。

    林辰打了个颤,太狠了。

    这么做,会不会不太好?他提出了疑问,黎菲林想铤而走险,他可不想,他惜命的紧,我想你好好的。

    富贵险中求,元训从来没信任过我,他现在年富力壮,元轩又是独子,我要是不争取,之后连一席之地都不会有。黎菲林表情舒缓,眼睛却恨意显露,显然是对元训从来不是表面那么顺从。

    有些女人心一旦狠起来,要比大多男人更硬一些。

    林辰将自己的眼睛闭上,借以掩盖自己的眼神。

    搞笑,跟元训这样的人搞对立,他还没这么傻,那不是以卵击石么?

    能够拥有这么大的金融帝国,并且保持不落的状态,怎么可能被黎菲林这样的人掀翻?

    第42章:温水煮青蛙

    亲爱的,林辰抬头看着黎菲林,如果这样的话,我们需要提前留好后路。

    黎菲林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