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

    这种情况下不可能再装作若无其事了,破镜尚且不能重圆,更何况是人。

    元训活了近五十年,这些对他来说只是烦心事,算不得重创,当年爱妻过世,也是极快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情,元训了解自己的父亲,只是想到刚才黎菲林小姨下毒,心中不寒而栗。

    第44章:是非常看不起

    爸爸说,这件事情他会查到底,确保之后黎菲林不会狗急跳墙,再做出什么危害到别人人身安全的事情。元轩淡淡道,仿佛在说什么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

    阮疏和元轩再熟悉,这也是别人的家务事,轮不到他插手。

    他能做的就是默默在元轩旁边支持他。

    对了,你知不知道艾弗里有什么对手?元轩皱眉问阮疏。

    阮疏想了想,除了尤利西斯,我想不到有什么人算是对手。

    尤利西斯就是他父亲,这两人的仇恨才称得上是真正的仇恨。

    毕竟商人重利,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元轩蹙眉,将自己前一段时间遇到的情况娓娓道来,并且将他的疑问说了出来。

    原来在他以大宗金额交易,设局将艾弗里引进来,本来艾弗里在这种情况下会慢慢上钩,但艾弗里很狡猾,即便元轩当时以不同的身份和几家不同的公司联合,到最后险些困不住艾弗里,这时候忽然有暗流涌动,将艾弗里的所有金额直接套牢,狠狠的打了艾弗里一棒子。

    很奇怪,这么大笔的交易,实力必然雄厚。打击力度也很大,如果不是仇人,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因为会激起愤恨,还有记仇,一旦艾弗里反扑,身后有人支持他,那么资金的处境将变得十分危险。我想了很多人,推算了很多遍,也没有出第二个人选。元轩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敲击。

    阮疏也陷入了沉思,没有第二人选

    那么最佳人选不做第二个想,就是尤利西斯。

    但自己逃出来的时候,尤利西斯还在床上卧床不起。

    谜题越来越雾团重重,阮疏也有些看不清了。

    我想,洛克家族内部,可能出现了什么变动。这个结论的出来,元轩深深的看了阮疏一眼,你有想过,回去把你的一切都拿回来么?

    阮疏本来是放松的的姿势,听到了他这句话,慢慢挺直了自己的腰背,有。

    他需要资本,不是么?

    我会站在你身边的。似乎是知晓了阮疏心中的犹豫,也知道了他心中的担忧,元轩将手覆在他手上,两人的戒指碰到,摩擦,光亮却始终不会褪去,如同萌芽的感情。

    黎菲林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眼睛有些红,李叔早已叫佣人把底下一片狼藉的大厅收拾干净。

    元训面前放着一叠文件,他陷在沙发中,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在回忆。

    那一瞬间,元轩觉得他无所不能,强大的爸爸,老了。

    老的,已经开始回忆了。

    元轩走过去,元训从沉思中惊醒,看到他来了,脸上露出笑容,元轩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精神支柱,下来了?

    元轩点头。

    元训又道,你那位小朋友呢?

    你别这么叫他。元轩抿嘴道,他是我的伴侣。

    元训摇头,似是是在感慨儿大不由人。

    黎菲林坐在他们对面,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文件,打开文件夹,一页一页的翻过去,看着那上面的白纸黑字,冷笑一声,这就想打发我?

    我再给你两百万,作为最后的遣散费。元训冷冷道,这已经是我最后的仁慈了,不要消费我的同情心。

    你早就想好了这一遭了吧?就等着我哪天做出超过你底线的事情,然后直接一棍子把我打走。黎菲林似乎也明白了,大概是林辰和她通话之后她也想开了,元训没有起诉她,没有打电话报警把她关起来,她就最好谢天谢地。

    她现在虽然在趾高气昂,似乎和元训站在同一高度,争取自己最后的利益,但心中也知道,现在的她,没有丝毫取胜的机会。

    元训把她最后一条路给截断了,证据落在别人手上,cx强大的律师团足以让她一无所有,锒铛入狱。

    二百万就值了这二十年吗?黎菲林开始打同情牌,看着元训,有些哀怨,深情也痛楚,手持文件,不同的抖,元训,你真是太狠了。无情,这二十年你一直这么架空我,让我什么都不会,就是防着我吧?

    如果她没有曾经给元训下药,没有试图爬过元训的床,没有骂过同父异母的姐姐黎姿林,没有试图投毒,或许元训会再找其他不是那么激进的办法,把这段关系撇清。

    但既然做了这些事情,就要知道自己是要负责任的,元训抬眼皮,你是黎姿林的妹妹,把这个关系撇清吧,我拿另外一百万买断,从此,你和黎姿林毫无关系,也不要再试图回来找我。

    他的声音冷静的像是审判的法官,却比法官更无情,你从来都不是这座宅子的女主人,看在过去二十年的交情份儿上,提醒你一句不要相信任何人,没有人值得信任。我言尽于此,没有再商讨的余地。

    黎菲林失神了一会儿,才从自己的世界中走过,二十年如浮光掠影,浮生一梦,她曾经爱过眼前这个男人,在二十年的冷漠中,耗尽了自己最后的感情,还有青春,一无所获。

    好。黎菲林声音中略带哽咽,在文件最后签字的时候歪歪扭扭,努力签的漂亮。

    签完之后直接把笔摔了出去。

    元训却没有对她的态度有任何一句评价,他捡起黎菲林扔掉的笔,在文件最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掏出支票,在上面签字,三百万。

    签完之后没有丝毫留恋,推给了黎菲林。

    黎菲林接下支票之后确认了一下余额,然后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悄悄的按下了确认。

    有人在等她,这使得现在哪怕面临元训冷静而强大的气场,她也不觉得孤立无助。

    黎菲林站起来,昂着下巴,余光瞟着元训,元训,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就是个冷酷无情的国王,尽情的守着你的王国吧,我诅咒你,诅咒元轩,诅咒一切对不起我的人!

    她还在穿着高跟鞋,用香奈儿武装自己,离开了这座宅子,把自己收拾好的行李箱带走了。

    里面大概是她搜罗的最新季的奢侈品吧。

    这地方打不到出租车,李叔站在门口对黎菲林熟视无睹,还是元训开口一句送她离开吧让李叔松了表情,是。

    父子两人之间久违的沉默,直到夕阳西下,开始飘雪。

    毕竟是冬天啊。

    你妈妈就是太善良了。元训的声音打破寂静,当年没有看透她的本性,觉得黎菲林除了拜金点,其他本质还是不错的,便拜托我,除非她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不然就照顾一下她,毕竟黎菲林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