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你能付出什么呢?阮疏笑了,说实话,你身上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我多看一眼的。

    够了!吕清太阳穴青筋暴起,别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的从来都不是我,阮疏心中默念了一下。

    阮疏准备开门从外边随便叫一个人,吕清不信任他,自己随便喊了一个。

    喊来的是一个小姑娘,应该是今年新入公司的,还会面对这样的偶像人物脸红心跳,估计再过一年,就会见怪不怪,知道英雄的仆人从来不把英雄视为英雄这个道理。

    洗牌和发牌就好。阮疏说话声音很温柔,像一个贵公子一样风度翩翩。

    小姑娘脸更红了,手抖了一下,牌没拿好,一下子散开,落在地上。

    吕清和阮疏同时去捡牌,一抬头就看到对方,吕清对阮疏努力的不屑一顾,阮疏没有多理会。

    牌洗好了。

    吕清疑心病在叫来的女生对着阮疏花痴的时候又加了一笔,叫她再洗一遍。

    女生气鼓鼓,觉得自己不被信任,不信我,干嘛叫我来。

    阮疏温言道,他疑心病重,麻烦你再洗一遍吧。

    小姑娘又洗了一遍。

    小姑娘先发三张,本来准备递给阮疏,吕清这时候开口,这副牌我要了。

    阮疏听到他的话,本来眼睛没有放在这副牌上,这时候也看了这副牌一眼。

    像是有些恋恋不舍。

    吕清更加相信这副牌有鬼,眼前小姑娘和阮疏之间必然有鬼。

    不过这诡计已经被吕清识破,随便叫来一个去卫生间的前台都会是老千的话,cx公司也未免太卧虎藏龙了。

    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牌,不大不小,心中稍稍安定,至少自己的胜率增加了一点。

    小姑娘又摸了三张,递给了阮疏。

    阮疏没有看牌,微笑着对她说,继续吧。

    吕清盯着那女生的手,盯得女生自己都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因为吕清的目光太像是赌徒的眼神了,那种把全部身家放在身上,孤注一掷的感觉。

    这使得她发牌的时候一抖,牌掉在了地上。

    吕清眼尖,看到那张牌不算大,给他!

    女生似乎对他这么耍赖有些不适应,有些气鼓鼓的,开口替阮疏辩解,这明明该是你的牌!你还有没有点赌品啊!

    阮疏用安抚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女生才把自己的怒气收起来。

    小鬼难缠。他把那张牌收在了自己的手里,给了这么简单的四个字来评价吕清的行为。

    吕清只求牌好,才不管这些。

    小姑娘把接下来一张牌推给了吕清,吕清拿起来,看了一眼,收到自己的牌中。

    他心中有些后悔把刚才那张牌推给了阮疏,因为这张牌,比刚才那张牌,恰好小了一点。

    小一点,有风险。

    但他脸上没有露出这样的表情,哪怕心中有忐忑,他也相信自己不会输。

    最后发的一张,女生手还是很稳的。

    在上一张吕清小输了一把,小了一点,这次他毫不犹豫道,这张牌给我。

    真是凑不要脸的极致。

    小姑娘明显不是吕清的粉丝,她实在不好这口带点娘炮,又有点像高中生的,她性取向正常死了,喜欢风度翩翩,优雅又随和的。

    耍赖谁不会啊,要不是阮疏给你脸,你这么赌的早就被拖出去砍了。

    发牌的女生心理暴力的很,在她的心中早就开始甩着小皮鞭,把吕清抽的死去活来了,神烦这种事儿,不相信她的人都去死去死好了?!

    能不能像阮疏一样有点风度啊。

    那女生自己也有点想看到最后的结局,不过阮疏发话了。

    剩下的大概不方便你看到,待会我出去给你说结果好了。阮疏对她如同隔壁家的大哥哥,出去的时候可以把门带上吗?

    女生点头,施施然走了。

    她笃定胜利的肯定是阮疏,从精神上带牌面上。

    小人怎么可以赢!

    出去她顺便偷拍了一张照片,存在了自己的手机中,发了微博。

    没有配图。

    男神嗷嗷嗷你好帅好温柔!我要给你生猴子!发完微博做西子捧心状,花痴的不能行。

    阮疏简单的看了一下自己的牌面,然后抬头看吕清。

    吕清刚才也算了一下自己的牌面,只是他的数学不好,那时候初中上完,没来得及上高中,就跟莫鹏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重拾过,只觉得自己赢的几率还是蛮大的,也带着信心和阮疏勇敢的对视。

    你现在悔棋还来得及,真的继续赌这盘?阮疏还好心提醒了他一句。

    这让吕清觉得阮疏的牌一定不好。

    谁的牌好还会这么劝对手离开的?

    吕清才不相信阮疏会有这么好心,阮疏这么反应,他反而觉得自己手里握着的牌也不算小,想来是能赢过对方的。

    吕清也微笑起来。

    话说,我刚才是不是没有提出来,如果我赢了,你输给我什么?阮疏似乎才想起来这件事情,漫不经心道。

    吕清精神一振,提起耳朵,听他的条件。

    离开荣海市,离开cx公司,也不要来骚扰元轩了。阮疏说的很随意,你要知道,你的行为给他造成了一些困扰。

    吕清恨得牙痒痒,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话别说的这么早,也别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元轩对你不过是火包友的感情,别把自己看的太重,救你那张脸。

    我这张脸好歹是纯天然的,自然比不上你。阮疏之前拿到调查资料还在想,这年轻时候的吕清和现在是一个人么?

    整容整的,去错医院了吧?

    不过想想也是,吕清从前那副正太样子,确实让人有一咪咪可口,也不枉莫鹏当初救他一把。

    可惜人看错了,被白眼狼反咬一口,到现在都疼。

    吕清越长大,越是平庸,他来元轩身边的时候整容成功有两年了,也是那时候不知道攀上了谁,硬是蹭红地毯把自己给蹭的像是红了。

    有一点点像皮包公司。

    他没有提起莫鹏,怕吕清警惕,况且那是别人的恩怨,他过来牵扯什么。

    吕清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像是怕鼻子歪了一样。

    阮疏看都不看他,手一动,准备翻牌,吕清想要羞辱他,动作比他快了一步。

    他面带得色,看着阮疏的手。

    阮疏不慌不慢,牌掀开。

    吕清变色,这不可能!

    阮疏的牌,只比吕清大了一点。

    一点也是点,其他牌的点数加起来一模一样,差的那一点,无异于是他疑心病犯了,让那女生换的那张牌。

    如果不是那张牌,他会比阮疏大亮点。

    吕清全身都在发抖,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他眼睛赤红,声音有些大,联合那贱人一起骗我,这公司的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