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重生之天王归来 下 作者:乔牧木

      经典片段,完成的三分钟的短片。

    西装高定,是阮疏创业第一期的主打。

    短片讲一个孤儿,在颠沛流离中度过了童年,通过自己早年的努力,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势力。

    孤儿的名字,以阮疏的英文名来命名,rush。

    因为他要创建的品牌,就是这个名字。

    因为仇家的追杀,rush当时年纪又小,这个势力存活的时间很短,便被扑灭了。

    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他换了一个身份,去服兵役,在服兵役的时候遇见了他这一生唯一一个可以信得过的朋友,carl。

    carl是元轩所饰。

    carl的家境很好,是石油大亨的儿子,来服兵役,也是出于兴趣,身后一串保镖。

    执行任务的时候rush救了carl一命,两人成为莫逆之交后,一同度过了三年,一起成长,rush越来越像一把刀,锋芒毕露。

    carl却愈发沉稳,像是剑鞘,华丽而繁复的纹路铺陈在古朴的刀鞘上,矛盾而协调的美。

    三年一晃而过,两人分离,rush要复仇,carl要继承家业。

    再次相见的时候rush抱着一只猫,坐在有点黑,又有一盏灯的,自己办公的地方,carl来找他进行合作。

    carl的父亲被商业对手的打击,在一次外出的时候遭到枪击。carl要为他报仇。

    那时候,rush已经成为了年轻的教父,经过了血的洗礼。

    一别七年,再次相见。

    元轩单膝跪地吻他的手,阮疏坐着,看着他的脸,和从前相比,两人如今的位置已经颠倒。

    而carl离开rush略带黑暗的办公室,外边是光明,那扇沟通两人的门关上了。

    carl回头,rush从房间内的桌子后坐着,透过门看他。

    视线相撞,表情似曾相识。

    那时候服完兵役,两人分别时候也是这样。

    短片在这处戛然而止。

    元轩看完概念文件,陷入沉思。

    阮疏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他甚至并不会去看元轩,因为笃定了元轩并不会拒绝他。

    事实上却是如此,元轩答应了。

    两人的服装有一个小小的跨度,大概也就是从年近二十岁跨越到三十岁,在短片中元轩一共有三套衣服,第一套是刚到宿舍,身上穿着的还有些低调奢华,却很好的表现年轻人的活力,墨蓝色的西装,将他的身材,还有年轻人那份青春活力表现出来。

    第二套是军服,已经往黑色偏向了,将他们的气质很好的磨练了出来。

    第三套是再次相见时,元轩穿着黑色的西装,郑重的去见rush,也是穿着这套西装,单膝跪地,亲吻新教父的手,请求他的帮助。

    阮疏心中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元轩穿着这些衣服,被镜头定格下来。

    他发誓,如果太帅,一定只留给自己,不会流露出去。

    设计图纸也给了元轩,元轩看到之后忽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阮疏心中警铃大作,怎么了?

    你很想看到我穿这些啊。元轩有些闲闲道,声音中带着丝丝宠溺。

    被戳破心事之后,阮疏也没有觉得尴尬,帮这个忙吗?

    乐意之至。元轩将文件摆好,又推给了阮疏,不过,我能有哪些回报呢?

    我想你并不缺什么东西吧。阮疏试图打哈哈,不对自己的底线进行退让。

    是么?元轩站起来,微微向前倾身,逼近阮疏,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阮疏已经闻到了元轩身上的那种特别的味道,很干净。

    做什他没说完,元轩直接吻住了他。

    这个姿势真是高难度,阮疏抬着头,而元轩低着头。

    但远远的看,却又美极了,很像是一副画。

    到时候可是我吃亏呢。元轩低声道,我总得要点利息,才能不吃亏啊。

    阮疏心中苦笑,确实,元轩这种人,他爱你是福,你爱他是苦。

    阮疏在其中的衣服基本是清一色的黑色,正如他这个人,最早期的时候是在袖口上有袖口,银金色袖扣让他看起来很年轻,还带了那么一丝年轻人的气,不像是一匹孤狼。

    中期和元轩饰演的carl穿的近乎一样,两人却演绎出了不同的气场,如果非要说,就像是那句自古黑金出cp一般,他是黑色,而carl更有金色的光辉,那种任何笼子都关不住的光芒。

    后期有两套交错,一套是银色,带着细条纹,很像是风流的颜色,但又用手表的大气压住了这种风流和轻佻。

    另一套是黑色,有些沉闷,因为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但西装口袋中插了一朵红色的玫瑰,让他在黑色为底色,上面打着橘黄色柔光的环境下,有了一种别样的韵味。

    两人在拍摄的时候吃了不少苦头,不外乎其他,元轩的面瘫让摄影师几乎想要咆哮起来,真的有一次咆哮了,元轩继续面瘫,心中有了再换个摄影师的想法。

    这种想法最后还是没有实现,阮疏几句话就打消了元轩的这种念头。

    单膝跪地那一场,只有摄影师在,其他人都被万能助手吴修远给恭恭敬敬的请了出去。

    元轩在外人面前从未有过失礼的举动,当然那张嘴巴从来不饶人是真的,这是本性,但也未出现过骂哭别人啊,耍大牌之类的行为。

    或许是本身太高冷了,阮疏觉得摄影师说出那句你先单膝跪下来,都是战战兢兢的。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元轩并没有一丝抗拒。

    这一幕,出乎意料顺利,镜头拍到元轩的眼神的时候,那种昔日同僚,现在却有高下之分的一闪而过的矛盾,和稍一思考便沉淀下来的虔诚,懂得如何做出最应该做的事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谁都回不到过去的即视感。

    摄影师悄悄的对阮疏比了个大拇指,能让这样的人屈服,阮疏有他的一套。

    阮疏嘴角没有扬起,只是眼睛中带着笑意,稍纵即逝,不能琢磨。

    最后那一幕对视,摄影师觉得自己听到了刺啦啦的电波交融声,不过没有敢和眼前两位打趣,阮疏似乎是融入了那种教父的感觉,元轩也有着他的怅然若失,叫他不忍心破坏眼前的景象。

    拍完之后元轩根本没有去看摄像机,这地方是临时搭出来的影棚,在cx旗下娱乐公司的最顶层,因为占地面积并不大,旁边就是换衣室。

    元轩匆匆拉着阮疏去换衣室,摄影师很有眼色的离开,在门前摆了一块闲人勿进的牌子。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阮疏不明情况,做什么这么急?

    元轩并没有回答他话,只是捏着他的下巴,把他压在墙上吻。

    阮疏来不及喘息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