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英雄(练笔肉文短篇集)(H) 作者:Yuantree

      汶。

    黎侗汶属於软硬不吃的主儿,张浩辉软了脾气翘着屁股求他他不理睬,张浩辉发了气又骂又强迫的他不耐烦。就像是一团雾,你怎麽也不知道他下一秒幻化成什麽形态,反而自己陷进去被蒙蒙雾气蒙蔽了心。

    张浩辉和黎侗汶一起厮混了四年,吃饭睡觉拉屎放屁都快拴在一起了,偏偏张浩辉就是猜不透这个里外都跟个瓷娃娃般硬的硌牙面瘫宅男的心思。从来不和自己说爱,就连做爱的时候都不会说个情话助助兴,偏偏偶尔又流露出让他张浩辉不可自拔的温柔和关心。

    “给点阳光就灿烂,我他妈的贱呀。”流露出所谓“硬汉柔情”的张浩辉心中暗暗自嘲,可自己就是喜欢他,就爱和他犯贱,就是没救了怎麽办?

    忽然觉得脸上肆虐的痛感消失,黎侗汶眯了眼就看见张浩辉跪了下去,从这个角度看可以看到他用力展开的双肩健硕的线条和顺着流畅的腰线缓缓引出的浑圆臀部。

    像是感觉到黎侗汶的黏过来的视线,张浩辉抬了头舔舔发干嘴唇冲着自个儿爱到骨子里的人咧嘴一笑:“我给你咬两下?”说着就将黎侗汶蓝白纹的睡裤扯了下来,然後饥渴的吞了口唾沫。

    黎侗汶那修长白皙的手指有些抗拒的按住那贴过来的头,张浩辉粗黑的短发让他微微觉得扎手。

    张浩辉一向愿意使尽手段让自己心肝儿高兴,深喉算什麽?喉咙磨得发疼干呕算个鸟!

    张浩辉故意使劲儿翘起屁股,含着黎侗汶的宝贝就像狗咬了骨头一样不撒嘴了,将嘴张大怕自己牙齿一个不小心蹭了那根宝贝鸡巴的嫩皮。然後微微缩着喉咙慢慢磨着那硬物。

    任谁命根子被人这麽伺候恐怕都舒服得够呛了,本来还抗拒的手指此刻欲拒还迎的抚着张浩辉粗壮的後颈,黎侗汶嘴里流泻出舒服的喘息。

    被硬棍子捅的干呕的张浩辉,听到自己小情人充满情色意味的呻吟,喝了汽油打了鸡血一样更加卖力的吞吐那根被舔得亮晶晶的鸡巴。那声微带压抑的声音跟猫挠一样让张浩辉浑身酥麻,一只手伸了过去摸着自己早就粗硬到流泪的巨根,另一只手探向自己臀间隐秘的肛口狠狠的用手指按压着。

    “停下!我要射了。”那凉凉的声音此刻掺了情色音符更显性感,张浩辉挺听话的,仰着脸看那美丽的不可方物的男人,因为深喉而显得黑红的脸色此刻露出更加兴奋的神色,嘶哑着声音:“小汶,你要射我脸上还是嘴里?” 说罢伸长舌头,一脸淫荡。腾出自己的一只手来摸着黎侗汶形状漂亮的阴茎。

    “嗯嗯──”伴着刻意压低的带着喷涌情潮的低声喘息,一瞬白光,张浩辉刚毅粗犷的脸上就被滴上了白液,轻轻卷舌把尝到的精液收到口中。

    黎侗汶白皙的脸上染了红晕,低头看着跪在自己前面赤裸的健壮男人,忽然发现自己被褪到膝盖的睡裤上被画上了地图,隐隐可以看到那未完全渗入布料的粘稠白液。

    张浩辉搔了搔头,不要脸的笑着:“看你那表情我一下没忍住。”

    黎侗汶懒得理他,有些疲累的靠着墙:“起来,地上凉。”

    张浩辉跪得久了,站起来有点费劲,揉着自个儿发疼的膝盖,凑着嘴巴过去舔黎侗汶柔软娇小的耳垂:“小汶,爽不爽?要不操老子屁眼?”

    黎侗汶伸出之手推开他,把脏了的裤子脱了甩到洗衣篮里,走了出去。

    身後的张浩辉看着只穿了上身睡衣还衣衫不整香肩半露而且两条洁白修长笔直的大腿毫不遮掩的暴露的黎侗汶,觉得自己胯下那根不老实的鸡巴又硬了,後面又骚又浪的屁眼也不知羞耻的一缩一放想要吃点什麽。

    见黎侗汶走了缓缓掩下胸中失落,坐在马桶盖上张开健壮的大腿,用手轻轻拽着自己粗黑的阴毛,然後手指下移摸着那两颗饱胀的软蛋,另一只手用自己粗长的手指狠狠的刺着那个饥渴的穴口,还故意弯了手指抠弄自己内部的嫩肉。厚实胸肌上缀着的黑褐两点此刻淫荡的挺立着,无人爱抚却又充血的厉害。

    果然一个人的两只手根本应付不过来。

    “嗯──啊──操!小汶──”

    “小汶──啊啊啊──”

    “操我──”

    张浩辉自言自语自淫自了,用那只沾满自己肠液的手指使劲拧着那叫嚣着充血的挺立乳头,然後另一只手刺激着马眼。

    古铜色的小腹六块结实的腹肌和臂膀上坚硬的肱二头肌因为激情和用力显示出自己强健的线条,筋肉健壮的身体崩成一张充满力量的弓箭,然後承载着子孙万代的生命洪流激射了出去......

    英雄之市井小民3(h 本篇完)

    3

    这天周末,张浩辉在卫生间自慰完套了条四角裤就跑去哄黎侗汶,黎侗汶木着脑袋看着明晃晃的电脑屏幕,也不管旁边那个厚脸皮贴了上来。

    “小汶,刚才那些当老子说的屁话吧。别和我生气,你不理我,我特难受,真的。”话是这麽说,但仍是一脸欠扁的表情。

    黎侗汶皱着眉,也不鸟他,声音淡淡的:“我没生气。”

    没生气,连碰都不愿碰老子!这麽想着,张浩辉没敢咧开嘴说。

    但是一听这话立马表现出蹬鼻子上脸的本质,粗大的手掌不老实的抚着那紧实的腰线,隔着薄薄一层衬衫感受那温热的皮肤。

    “我今天可能会忙,你不要烦我。”刚刚随着掌心温度开始荡漾的男人一听小情人儿冷冰冰的话一刻炽热的心瞬间冷却成了冰渣。

    “老子周末陪陪我还不行麽?”糙汉子的暴脾气被那淡淡的小风一吹,立马形成燎原大势。

    “不行。”还是不理他。

    “操!”自讨没趣的跑到旁边沙发上躺着,高大雄壮的身躯轻而易举占领了地盘,一条腿不老实的翘到沙发背上。

    “小汶──”

    “小汶──”

    “小汶──”张浩辉不依不饶的唤了三声有如石沈大海,那黎侗汶根本是沈浸在自己世界里懒得鸟他。

    黎侗汶时间过得很充实,张浩辉却闲的蛋疼,思绪一点一点随着秒针顺时针转着。

    “小汶,你饿不饿?”黎侗汶是个五体不勤的知识分子,张浩辉在碰到他之前都是个省吃俭用的单身汉,後来黎侗汶搬过来,张浩辉就犹如一个单亲父亲承担起照顾自理无能的“儿子”的责任。

    “不饿。”

    “嗳,小汶,你看我一眼。”张浩辉再次凑了过去,大掌抚着那细嫩的脖颈。

    “干什麽?”黎侗汶终於施舍了他一个眼神。

    “小汶,咱俩出去吃顿饭吧,就跟人家电视里约会那样。”男人粗犷的脸堆起与性格不符的讨好的笑容。

    当然黎侗汶自然而然想到上个月他应允张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