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英雄(练笔肉文短篇集)(H) 作者:Yuantree

      知道伊桑极速出拳袭上他的小腹,他才意识到自己面前不是个不经人事的小夥子,而是一个久经沙场腥风血雨的元帅。这一拳简直让他脏腑都震了一震,一种想吐的感觉涌上喉咙,埃里克不自觉的蜷起自己的健壮的身体。

    “我命令你一天之内将这个猥琐的相机处理掉。”说着,细白的手掌再次握成拳,在埃里克眼前比划一下。

    天啊,怎麽一个中年军人会这麽可爱,这个姿势简直像个赌气的混小子!埃里克舔舔嘴唇,看着那个白皙的手掌,似乎就是刚刚那拳头狠狠地招呼了自己的腹部,如果那手掌缓缓地摸着自己的男根,一定很爽吧。

    “嘿!元帅!您在这儿!快点吧,大会要开了。”伊桑的秘书匆匆的赶来。他的眼睛从埃里克身上扫过,随後礼貌的笑道:“嗨!恭喜你即将升职为中尉了。年轻有为哦。”秘书的眼光必然不会有错,这新兵的韧性和军人素质只要得到机会就会大展宏图。

    不过秘书说完这些,却发现埃里克的眼睛正注视着伊桑,有点痴迷又有点渴求。气氛一下变得怪异起来。

    “好了好了,伊桑元帅快点去吧。”伊桑十分配合的转身,但是走了一会儿他又有些戒备的回头看着埃里克,生怕埃里克又举起他该死的相机。

    “你已经知道该授予这个新兵中尉勋章,所以提前和他打招呼?”秘书跟在伊桑身後,问道。

    “不是。”

    “这个年轻人这个星期已经在申请去前线了。”

    “闭嘴。”过了一会儿:“为什麽要我给他颁发中尉勋章?上将不可以麽?”

    被呵斥闭嘴的秘书却又被问了一句,一下子倒是有点窘迫了。

    “因为这个新兵他此次所获军阶最高啊。”

    伊桑白皙漂亮的脸黑了黑,从鼻间轻哼一声。

    埃里克听着二人远去的谈话声,从地上拾起相机,拂去上面的灰尘,然後揣在兜里,刚毅的嘴角翘起一丝如有若无的弧度:他当然会好好处理,晚上还要看着伊桑的裸照自慰呢。

    埃里克被请到第三部队的主席台上,盟国国旗伴着盟国军歌缓缓奏响而慢慢升起,伊桑代表军队最高荣耀为埃里克颁发中尉勋章,那枚银质勋章在艳阳之下闪闪发亮,不过这一切荣耀都比不上伊桑被阳光照的神采飞扬的精致面容。

    伊桑的手指有些别扭的避开埃里克的。

    “难道刚才吓到他了?”埃里克苦恼的想。

    “元帅!不给一个强者的拥抱吗?”埃里克低声对这伊桑说。

    伊桑秀丽的眉毛皱了起来,看的埃里克心都软出水了。

    “要麽。咱们握一下手,军人之间的友谊!”埃里克软了腔,有点哄骗味道。

    伊桑终於施舍般伸出如玉的手掌,埃里克用自己炽热的宽厚大掌握住那洗白的手。真的很难想想那麽细腻的掌心也是握过拳头握过手枪的。

    “够了!你快松手。”被一个奇怪的人握住手,尤其还要忍受这个人有意无意的揉搓,况且时间还这麽长!

    埃里克豁然一笑,松开手,手指顺便又摸了那细嫩的掌心一下。

    那一刻台下想起雷鸣般的掌声。

    那一刻埃里克的下身恬不知耻的翘起。

    那一刻伊桑引以为傲的军人的自律与严肃面具崩坏,他微微侧身对着埃里克竖起了中指,嘴里轻声骂道:“操。”

    英雄之枉死者4(初h)

    英雄之枉死者4.

    4

    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不会知晓前线的惨烈。即使是科技高度发达的21世纪,只要是在硝烟弥漫的前线,就无法避免以鲜血来作为战争的终结。

    自从那次受职大会以後,伊桑将军再也没有出现在第三部队军营里面。

    “嗨!埃里克,你在这里站着干嘛?”比尔刚吃饱了向着外边走去,就见埃里克电视塔一般立在那里,似乎若有所思。

    “嗨!老兄,好久没见!”埃里克高壮的身体挨了过去,用手臂揽住比尔的肩膀:“最近怎麽没见伊桑将军?”

    “夥计!你不知道伊桑将军已经上前线了吗?嘿!你成天都在干什麽?怎麽像从火星来的一样。”比尔反手抱着埃里克的肩膀,打趣道。

    “什麽?”埃里克有些吃惊,前线这麽危险的地方居然将元帅派了过去,如果,如果伊桑有什麽危险……

    “埃里克,你干什麽去?”比尔看着听到消息的就开始向军事指挥楼跑去的埃里克,好奇的在他身後大呼小叫。

    上午的狙击训练刚刚结束,埃里克腰间还挂着步枪,当他冲进其中一间办公室的时候,简直吓了那个主管一大跳。

    “该死的,谁教你挂着把上了膛的枪胡乱跑的?”那主管呵斥着。

    埃里克反而露出个笑脸:“我的保险上在这儿。”说完,比划了一下自己。

    “好吧,有什麽事儿?”埃里克这才注意到她竟然是个短发的女人。

    “让我去前线,美丽的小姐。”埃里克如实说出请求。

    短发女人十指交缠,露出一个不怎麽讨人喜欢的轻蔑微笑:“去前线?你的遗书写好了吗?”

    埃里克豁达笑笑,而後大掌猛拍一下桌子:“让我去!”

    一把袖珍手枪在埃里克眨眼间已经抵住他的太阳穴了,短发女人轻轻一笑:“你在命令我吗?”

    “或许你应该低头看看。”埃里克像是有些热心的提醒道。

    一个薄刃的刀片正稳稳地停在距短发女人一厘米处。短发女人笑道:“我有点想知道是我的子弹快还是你的刀子快。”

    埃里克也笑了笑:“我也想知道。”收了刀刃“不过我想要到前线去。”

    短发女人先是一愣,随即笑道:“正好今天有个前线的士兵癫痫发作,只能谴回来了,你可以收拾一下行装,去申请替补。”顿了顿“你最好在我这儿留一份遗书,回头我可以帮你……”

    “该死,我不需要那种东西!”

    短发女人抬头看着他,随後用手拉开抽屉,从埃里克的角度恰巧可以看到里面的一摞摞扎成捆的信件,如果没看错的话,最上面那个白色信封右下角写了“伊桑”的名字。埃里克心里一动。

    “元帅都需要,你为什麽不需要?难道你不会写字?不过你可以找人代写。”短发女人抬起头,亮晶晶的眼睛直视着埃里克。

    埃里克正色起来,慢慢的说:“我只想口头陈述,第一,告诉我妈妈,我已经尽到责任,实现梦想了。第二,请告诉伊桑,如果他愿意听的话,请告诉他我疯狂地爱着他,希望他不要朝着我的尸体开枪。”随後又不正经起来:“第三,请告诉伊桑美丽的妹妹,你们的眼睛可真像,不过还是伊桑更加漂亮。”

    短发女人似笑非笑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