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英雄(练笔肉文短篇集)(H) 作者:Yuantree

      淫言浪语,下身串上一股陌生的暖流。

    “啧啧,可真硬,不过你这小兄弟的形状可真好看。”埃里克有些猥亵的用手指拨弄着那硬挺的一根,“如果我坐下去,用屁眼紧紧套住它,你会很爽吧。”

    伊桑从十六岁加入盟军军团以後,向来严以律己,不曾与那些泡妓女的军人们厮混一心为盟国的未来而战。长那麽大甚至不曾碰过女人,如今直接出现了一个发了狂的男人给自己上演这麽香艳的现场版,只让他觉得耻辱和委屈。

    “喂!你这是什麽表情?”埃里克扭头就见这个三十二岁的老处男一脸委屈的忘了挣扎,“让你操我你也不吃亏,还是你比较喜欢被压?我自己可是开发了很久的,你得先验验货才行。”

    伊桑的薄脸皮此刻因愤怒而涨红,埃里克反倒像是个长辈似的宽厚一笑,用手指抚着那刻薄的红唇:“我怎麽舍得让你受一点委屈?”

    这句话像极了废话,因为伊桑已经很委屈了。

    埃里克又一次翘起屁股,两瓣臀瓣被他自己抓的有点红,而那臀缝中藏着淫荡之所正湿哒哒的闪着淫光……

    “如果你觉得这样就可以进入了,那你就是太天真了。”埃里克感受到伊桑黏人的视线,又扭过头对他一笑。然後从散落在周围的衣服里摸出一个小瓶子。

    “没有润滑剂可以先用这个代替。”蘸着透明液体的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袭击那个柔软的肉穴。

    “呃──好爽,真的迫不及待想让你来狠狠操我了。”埃里克令人羡慕的肌肉随着动作的摆动而隆起。

    “混蛋!你干什麽?”伊桑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男人撅起臀部然後坐在自己身上,那个地方正缓缓的吞下自己勃起的阴茎。而埃里克的手也不老实的扶住伊桑的阴茎,手指像是故意的正在摸他的两颗饱满小球。

    像是极力的忍耐着什麽,埃里克才喘息的说了一句:“我在让你爽啊……哦……好棒。”

    埃里克的挑逗激起了伊桑男性的原始情欲,纵使动作极其别扭,但是他还是本能的向上顶去,想将那紧致湿热的洞口捅穿……

    “宝贝儿,哦──你轻点──我还没习惯……操──”

    “我看你挺习惯的,骚货,夹得这麽紧……”伊桑带着手铐的双手套过埃里克的脖颈,然後强制性的向後勒着,舌头也开始顺着脊背舔起来。

    没有想到能被一直火热的爱着的人用柔软的小舌舔弄,埃里克简直爽的脚趾都不能自己的蜷缩起来。

    “啊啊啊──真棒──操我──嗯啊──”埃里克忍不住的用自己的粗糙的大掌揉搓自己的胸肌,偶尔还会用两根手指使劲儿的掐着挺立的乳头。如果让伊桑细白的指头轻轻地掐弄……光是这麽想着让人兴奋地想射。

    “混蛋,你居然走神。”攀住埃里克健实的肩膀,伊桑朝着那腱子肉狠狠咬了一口,“唔……埃里克,你轻点夹,混蛋。”要不是两只手被箍住了,伊桑真想狠狠地抽打那肥厚的臀瓣,让他再敢自作主张的上下吞着,让他再敢这麽放荡……

    “伊桑,啊啊啊──快顶──快操我──啊呼──好爽”埃里克的一只手撸着勃起的粗壮男根,男根竟然也随着伊桑狠狠地抽插而甩出丝丝淫液,阴囊也再次蓄满了欲望的源流──饱胀了起来。

    埃里克一边享受着至高无上的快感,一边又要控制好自己向下吞着伊桑阴茎的力度,他220磅的高壮体格毕竟不是什麽人都能承受的住的,如果因为自己的一个不小心死死压在了伊桑身上恐怕伊桑这个纤瘦的身体直接就散了架子了。

    “恩啊──换个姿势──”埃里克建议着,但是还是让伊桑的阴茎从他的肉穴缓缓抽离。

    伊桑看着连在一起的东西忽然分离而带来的银丝,勃起的欲望显得更加硬挺,也更加渴望进入那个温软湿润的甬道。

    埃里克趴到旁边的座位上,屁股可以的向上撅着,连那被操的松软的肉穴都故意的一紧一缩的诱人深入。

    伊桑的裤子褪到膝盖处,有些不舒服,但是还是侧过身子跪在座位上,因为被束缚而无法自由活动的手按在埃里克腰上,然後将自己茁壮精神的阴茎狠狠操进那湿热的屁眼里。

    “噢噢噢──操──”埃里克被伊桑没技巧的乱顶一通,前面的男根忍不住就缴械投降了。

    “骚货,等……一下,我就全给你!”抓在埃里克後背的手,无意的抓出几道抓痕来。

    “快射给我──伊桑──” 紧紧绞紧後穴,让伊桑在紧致的压迫中泄了精,而埃里克的肠道深处被那道处男的精液狠狠一烫,让埃里克又虎吼着射了一次。

    埃里克也不顾自己後面还流出的那些白色液体,反倒是将伊桑搂在怀里,略略沙哑的安慰道:“伊桑,你累了,赶紧睡吧。晚安。”嘴唇轻轻碰着那饱满白皙的额头,见伊桑疲累的睡着了又轻柔的在伊桑耳边说道:“伊桑,我爱你。”

    英雄之枉死者7(完)

    7.

    伴着太阳第一道冲破黑暗的曙光除了尚未被阳光遮盖辉茫的辰星,还有着第三部队划破宁静的军哨声。

    伊桑睫毛轻颤着,缓缓睁开眼睛就见那个恶魔一般的男人正睡着酣甜无比,而且他健硕的手臂还紧紧的将自己箍在怀里。伊桑感觉手腕上金属的冷硬触感已经消失了,於是伸手推拒那个温暖的怀抱。

    “嗯……伊桑你醒了?”军人的敏感度大概体现在这方面,当清晨的眼睛一睁开立马恢复清明的神色。

    “混蛋。”自己的衣服大概在自己睡着以後被埃里克扒光,此刻浑身未着片缕的让伊桑滋生出一种脆弱的感觉。

    完全不在乎与伊桑裸裎相见的埃里克,大大咧咧的伸展着自己的强健的躯体,露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笑容:“我以为你起来以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枪把我的脑袋打爆。”

    军哨声又一次响起,更显悠长尖细。

    “看来我的服务将军比较满意的,大早晨的不再来一次吗?”埃里克盯着伊桑有着晨勃迹象的阴茎,意味不明的舔舔干燥的下唇。

    “这里是战场!”不能忍受埃里克“视奸”的伊桑迅速套上自己的军装,直到完整的扣上最上面的纽扣,才一脸严肃认真的看着赤裸着身体的埃里克,低斥道:“你,是军人。”

    埃里克无奈一笑:“遵命,我亲爱的长官。”

    伊桑板着一张精致的脸假装忽略那缀余的“亲爱的”几个字,一脸正色的说:“你这禽兽赶紧穿上你的衣服,一会儿我先出去,你在出去,我不想别人误会。而因此影响了士气。”

    明明是狗屁不通的逻辑,而且士兵中两人甚至是三个人共住一辆坦克也是常有的事,怕人误会的恐怕只有那些做了让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