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英雄(练笔肉文短篇集)(H) 作者:Yuantree

      的,烧的要比那笨蛋丫头好得多,烟泡烧的均匀腾腾的雾气般的烟在烟泡里氤氲着。林纾清见他烧完,又替他他加在烟枪里,才懒懒的抬手握住烟枪的细杆。

    “我只吸一筒,剩下那些你都拿去。”最近哪儿都有些乱,这鸦片也不好运进来,价格涨得飞快。

    那人把那剩下的大半包了起来,点头哈腰的退了下去。

    林纾清垂下眼,手指抚着烟枪上的刻纹,深吸一口才觉得自己肺里嘶嘶的疼痛有所缓解。

    自那儿以後,林纾清的烟就是那男佣烧的。为此,二奶奶还特意跑去老太太那里闹,说是他林纾清看不起她家的门面。林纾清听到传话也不过是无言地笑笑,一双溜黑的眼亮的如同星子。

    这日,林纾清又觉得旧疾发作,就低声唤着那个大丫头让他把柴房的那个人叫过来。林纾清对鸦片保持着一种文人知识者特有的抵触,偏偏他现在的病又让他离不开它。果真是个讽刺。

    那人腿脚麻利的很,一听差遣立马溜烟似的跑了来,然後熟练的烧起了烟。期间有些大力的拨弄着烟灯,让林纾清有些反感的皱起了眉。

    林纾清对那鸦片没什麽瘾,却对这吸烟的玩意儿非常喜欢。他觉得不论是烟枪还是烟灯总是可以有种古韵的美。他这套烟灯是铜烧蓝的,镂刻的精致异常,寿字纹看起来也润而滑,颇有点遒劲的书法气。他之前在张家老三那里窥见一套烟具,那烟灯下面是琉璃彩的,看起来颇为喜人,他讨了多次,也没拿到手。

    “六爷。好了。”那人谄媚的把烟枪递了过去。

    林纾清细眉微挑,手指避过他握过的地方,那烟枪温热温热的,暖呼呼的握在掌心,凸起得纹络一直蔓延到他的心里。

    见林纾清不说话了,那人把剩下的烟膏包好识趣的退下了。

    最近月供的烟膏越来越多,林纾清心里清楚,是老太太想要给他加条链子,拴住他哪也不让他去。

    吸了口烟,那股子味道总给林纾清一种腐朽潮湿的感觉。像他的家,像他的国。

    闲着的时候似乎越来越长,林纾清也常想活着究竟是为些什麽。做不了顶天立地的热血丈夫,却如同鼠类般蜷在温暖的窠巢。或者越累越觉得岁月越长。烟气从口中呼出,无力感充斥了他全身。

    “六爷。老夫人让我把人带来了。”大丫头的声音脆脆的又有些粗。

    林纾清觉得她的话说的不明白,却也不问了,过了一会会儿,才低低的应和着:“唔。”

    门吱呀一声被拉开,仿佛慢慢的长长的扯破时间。

    大丫头领着一高壮男子进了房,这丫头长得也是壮实的,林纾清常常会嫌她大手大脚粗心粗意。但是在旁边那个穿着一身粗布褂子的男人旁边却又显得几分女子特有的较弱。

    “六爷,这个先……生。”大丫头学着林纾清常教她的语气把“先生”这个词说了出来,极缓却又带着几分焦虑,话说完了反倒像是烫了舌头。

    “是老夫人让他来的,说要给你冲冲阳。”大丫头粗糙的眉眼打量了一下旁边那挺拔的健硕男子又打量了一下他家主子,心下的疑问也如同窄小的山洞被拓开。男的用来冲阳,怎麽冲?

    林纾清执起烟枪,抬了抬眼皮扫了那男人几眼,像是没有力气说话,慵懒的从喉咙中发出单音而又沈闷的“嗯”。他娘居然真的听信算命的,还给他找了个男人。林纾清有些想笑,却又有些悲。

    大丫头单纯性子,好奇心也挂在脸上,直到那个男人看了她一眼,她才收回眼光,慢慢退下了。

    门又发出吱呀的猝响。

    林纾清不没再抬眼,专心致志的把最後一点吸完,感觉肺部充胀了些没那麽痛了,才低咳一声,把落在榻上的书卷拾了起来。薄薄的纸张似乎总会给林纾清带来一种别样的安慰。他垂下眼,掩住其中的微光,看了第一列。

    那个男人从进门起就闷得如同只会直立的铁塔,沈沈闷闷。

    “没烟给你了。”林纾清抬眼看了看他,语气是可惜的,脸上却是淡淡的。

    那个男人的身量颇高,大半张脸浸在黑暗中,表情似乎是有些凝重又像是酝酿着怒气。

    英雄之笔触河山(3)

    林纾清见那人不应,倒也没抬眼瞅他一眼。侧了个身用单薄的背对着他,嘶哑着嗓子对他说:“静静在那儿坐着吧,明日我会照着老太太的价格翻一倍给你。”此话说完,却又觉得不妥,这随意而说出的话倒似是把这人当成了娼妇。想着那人高壮的身板,这外面的男风喜好却也让他不解,大概是自己久居闲室脱节太深了罢。

    烟炕当初修的有些窄,林纾清一翻身就觉得不那麽宽敞了,反倒是微硬的违和感。

    将书册合了,林纾清扶着旁侧的木制扶手,撑着身体,穿了白袜的脚探着摆在地面的鞋子。他见那套烟具平白的被搁在那儿,心下有些别扭着。那男人死死的盯住那套玩意儿,仿佛要摔破打碎他们。

    “帮我把书拿来。”林纾清倒也不吝惜地使唤他。林纾清脱了鞋,伸长手臂,一小截如玉的小臂从略宽的袍袖中露了出来。他用手拨弄了下被大丫头利索弄好的帘帐,却不得要领。

    那个男人板着一张脸,把那本书从烟炕缎褥上的书册拿了起来。

    林纾清见他一步一步走近,只当他是把书替他递来,随即又补了一句:“这东西烦人的紧,帮我把它扯下来。”

    那个男人把手中的书往旁边的一扔,两只手揪住林纾清的衣领,微微用力的将他整个人往上提着。一张俊脸贴向林纾清,咬牙切齿道:“许如清!你真的是许如清?”

    听到这个名字,林纾清微微一怔,随即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漆黑的眼有着几分别样的神采。“许如清”是林纾清取“问渠那得清如许”的後三字颠倒而来。不过那却是他四五年前的笔名。

    “你怎麽可以……”那男人一副北方长相,颇有点粗犷的豪爽之气。若不是他这麽拎着他林纾清的脖子,林纾清倒想赞他真性情。

    林纾清这才眯起眼睛打量他,那男人有着刀削般的坚毅模样,倒是有张俊朗的面皮。   “松开。”林纾清摸到铺间一把折扇,随手拾起敲了敲那男人的手背。

    “没想到当年提倡女权同解放的许小姐不仅是个男人,还是个腐朽的病秧子。”男人咧开嘴嘲讽似的笑笑,薄唇也弯出冰凉的弧度。

    林纾清的笔锋比起那些个驰骋文坛的巨匠总是不够硬朗的,却用温婉细腻的笔调循循的道出重点直击痛处。林纾清的几篇文章都为女性追求平等自由极好的造势,也因此他被误认成了女士。後来他曾在一片文章里写道:“虽不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