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英雄(练笔肉文短篇集)(H) 作者:Yuantree

      ,挺立着的粗壮男根似乎是要释放了。

    “不许射,先把我弄舒服。”林纾清用手钳制住路远即将爆发的男根,用麽指按住淫水直流的龟头,挑起眉说道。

    “嗯……清,让我……”路远讨好的亲吻着林纾清白嫩的额头,夹紧屁股妄图让林纾清早些泄精。

    “你快些动。”林纾清一只手禁锢住路远的欲望之根,一只手掐弄着那圆如钱币的深褐色乳头。

    难耐的仰起头,路远如同飘摇的舟,在欲望之流上起起伏伏,他泄气的上下套弄着林纾清的孽根,却也知道如何选取角度让那硬挺狠狠地刺激抽打那敏感的一处。

    “嗯啊……”路远低下身子,用两只健硕的手臂撑在林纾清两边,然後支撑着他自己的动作,似乎想要每一次都给他一种极致的快感。

    身上那人虽壮如战神,却比荡妇还要撩人。林纾清干脆松开了手,不去顾及路远粗壮坚硬的男根,翻身一滚,反将路远压在身下,奋力的抽撤着,嘴巴却不闲着的吮吸着男人不具有哺乳功能的乳头,牙齿在顶端的细缝中轻轻研磨着。

    “啊……”路远发出促短的低吼,竟忍不住的泄了精。偏偏那嵌在体内的硬挺还肆虐般的挑弄着他快感的神经。

    “说些浪话。”林纾清轻舔路远爆出青筋的脖颈,又亲昵的咬了咬。带着热气的话钻进路远的耳中:“让我好好操你。”

    路远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忍不住呻吟着:“操我……快些。”

    林纾清眼神越发发暗,细腰却有力的挺动着,在那炙热嫩肉的包裹下,林纾清难耐的将自己的阳精泻出。

    缓缓地将软掉的孽根抽出,却见路远颤着健实的身体又泻出一下股淡白的精液。情不自禁的用手摸着淌在路远小腹上的腥臊白液,引着手指上的东西缓缓插入被自己灌满阳精的紧缩着的後穴。

    “你做什麽?”路远感觉得到林纾清正用手拨弄着自己後穴的褶皱,抬头就见林纾清竟将他自己的精液引入了自己後穴,心里这麽一想竟觉得淫秽不堪,俊脸忍不住憋得通红:“真是个混蛋。”

    林纾清却抬起朝着他妩媚一笑,道:“你我也算是结合了。”

    t那张脸在淡光下晃着动人的美艳,路远忍不住凑过去同他深吻一番。

    <% end if %>

    英雄之笔触河山(6)完

    路远本以为林纾清还想同他缠绵一番,便悄悄地为他打开身体,连两条健实的大腿都识趣的张开。却不料林纾清竟把里衫穿了,侧卧在旁,气息缓缓,似是疲累得睡着了。

    路远又有些难看,将股间的浊液擦干净,将衣服套了起来。

    林纾清的书架上有本深蓝封皮的线缝书籍,路远看着好奇,就将那书册取了下来,随意翻了翻,一封牛皮纸的信件从中掉了出来。那正是自己寄给林纾清的那封附了黑白照片的情信。路远阴沈着脸把那封信拆开,上面满是自己诉说衷情的肉麻情话,看到那张照片,路远心中涌动起难以言说的悸动。

    照片上有一行笔划如蝇腿般细弱的小篆──情意绵绵难相见。

    t

    老妇人从梨园那边让人挑了个演旦角的男子,准备送到林纾清那里替他冲冲阳。就唤了大丫头问,那位路姓先生离开了没有。

    大丫头做事不清楚,支支吾吾也不知路远离开与否。

    老太太颦了眉,边差她将那戏子带去林纾清那里,若路远还在同六爷深谈,他俩就在门口候着,等那位路姓先生走了再进去。找兔儿爷不是件光彩的事,他们林家要脸要皮自然不会直直进去让人讲闲话。

    於是大丫头领着这麽个戏子,到了林纾清房门前,隐隐听到两人的声音,就蹲在门口,却不料不一会儿就变成低哑的呻吟了。

    大丫头还没到嫁人的年纪,被那里面的声音骇了一跳,倒是那戏子捂起嘴偷偷笑了起来,说道:“你家六爷哪还用得着冲阳?”说罢,便走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