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你的眼睛暂时性药物失明。

    记得~~~我有印象了,跟你的朋友说对不起。但是你们也对我~~~

    哦?他们也饥渴难奈了点。我们平时没事也常这样一起玩性奴,不过从没像这次这样疯的。你的体质很特殊,让我们做了很多平时不敢做的尝试

    我现在是不是很糟糕?

    不是,你仍然很漂亮,像只精灵。

    我清晰的感到有只手在我身上的某些部位的移动。

    现在我们来做个轻松的实验,如果你有什么不适的马上对我说好吗?

    好。我艰难的咽了下口水,我知道他无论对我做什么我都无法抗拒。

    那只手摸索到双腿间红肿的会阴部,两跟手指开始翻弄前段时间刚被撕裂过的菊穴。那里一经搅动,盛放在里面的男人们的爱液开始泊泊的流淌,整个屁股都发出淫靡的吧咋,吧咋声。

    那里还是很有感觉把?

    啊?

    我说你的肛门被玩弄还是仍然很有感觉,对不对?你只要说是或者不是!

    是的。一滴泪水顺着脸颊流淌。无法麻木的感觉,不管被他们怎么样的玩弄,被男人的阴具侵犯多少次,还是被不断的灌肠,强行塞入各种的道具。那种要进入我身体,触摸会阴的感觉反而越发的鲜明。难道这就是性奴的身体,魔鬼般的特质,让我一次又一次体验被强奸后的快感。那使我自由的意识快要疯狂。

    恩,好孩子,不错。我在帝王大厦里时就见过你,当时你跟你那个后来拐带你出逃的调教官在一起。

    哦?

    他开始玩弄我肿胀的性器,试图将它拉扯出不同长度,并使它弯曲。

    你知道吗?你的主人,亲王殿下大人是我们的朋友。他一直很关心你的事,但某些原因一直不能对你亲临教导,他表示遗憾的。本来我们计划好,一发现你就把你带回到他身边去。但是你却袭击了我们的人,这种奴隶袭击贵族的事,好像最近几年前也发生过,正触动了上面长老会一向敏感的神经,所以他们要提审你,估计到最后最好最差都会将你彻底洗脑,清除你所有的记忆。

    你是说是我的莽撞害了我自己。我有些惊讶他透露的一些东西,我似乎看到了那些贵族的面纱正在我目前飘荡,等待着人去层层揭开。

    可能是把。天,你的臀部开始红润了,好象少女在思春。你是不是一兴奋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晕,见鬼的色贵族。说些正经事把。

    亲王殿下以前曾经在遥远的星际,偶然的机遇下,找到了某样神奇的东西。那样东西他称呼为神核。具体是什么,恐怕现在无人知晓了,因为跟亲王同去的人都死光了。但从亲王殿下对你重视的程度,说不定你跟那东西有关。但是亲王殿下好像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所以先把你当成性奴饲养起来。

    那会怎么样?

    如果你的思想,也是那个东西的一部分就是麻烦了。不过估计,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亲王殿下不会去理会你将被洗脑的事实,但他仍然会得到你的身体。可能卡特在一旁众多的污秽的器具里翻找出了一件,顶部像是男人龟头,后面却是随意伸长扭曲的管状,他开始专心致志的要使我的屁股吞下它。

    啊~~~?!

    真是可惜,你是那么有意思的性奴。其他的都太听话了,特别是有个性奴能听我怎么倾谈。以后有机会我会让你慢慢了解贵族们,特别是我伟大的思想内涵。如果另一个你还是那么有灵性的话。

    我差点没吐出来,幸好我有几天没吃东西了。他是我见过的又一个自大狂妄的贵族卡特袄德。

    你知道我将会被洗脑,告诉我这些又有什么意义?我将不会再记得你所说的,我也不会再记得你了。我的眼神逐渐的黯淡下来了。

    嘘~~~,卡特将手指轻轻的放在我唇痕上,因为我相信姥姥的一句话事事无绝对。

    卡特也不再说话,开始全身心的投入玩弄我的身体的美妙境界中。我也不再去多想,运用起全身的感官,感受那邪恶的东西对我身体内部的色情侵犯与慢性折磨去等待,更之后那美妙境界的来临

    9。

    刺眼的白,使我刚恢复视力的眼睛半天才睁开。我第一次很荣幸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怎么多衣冠楚楚的人士审问。

    中间是隔离的大型水晶罩子,里面站着依旧裸身的我。很像个小型的古罗马竞技场,周围的一圈一圈往上都是贵族的座位,越上面坐着的人地位越高。

    真是可笑,作为一个低贱的奴隶能被怎么多贵族老爷重视。

    sa8414,你可知罪?讲完我的几大张罪状,那些逃跑,袭击的细节如此清晰的给他们记录在案,并添油加醋,逐渐夸大其后果,就连已经死去的森也给他定了一系列的罪,包括对贵族的背叛与不忠,还诽谤他如小偷般用卑鄙的手段藏运性奴。

    不管知不知罪。我的罪早就给定了不是吗?高高在上的尊贵的贵族老爷们,奴隶的生命在你们的眼里只是蚁蝼,抹掉它就像踩死只蚂蚁那么简单。你们在乎的是我这个身体还有价值。所以你们要杀死我的脑子,顶着道貌岸然的名义。

    我抿着唇,眼睛适应光线下,只是静观着他们对我的审判,有些无聊的用带着些诙谐的暧昧眼神扫视着像在歌剧院的舞台上表演的他们。

    有些人的视线已经从报告书上移动到了我身上,毫不遮拦里面赤裸裸的欲望,仿佛他们的眼睛可以代替他们的手跟嘴巴

    好,如再没有异议。根据新定的奴隶法里的规程,我们将仁慈的判给这个性奴,编号:sa8414重新学习做人的机会。

    我知道那只抬起的手将要放下的一刻,我此生的历程就走到了尽头,短暂才不到二年的生命。我在这个世间仍会留下我的躯壳,将会给个新的记忆,新的思想占有,不知道会不会有我当初一丁点的影子。

    想到这样,我突然很恐惧,那种喘不过起来的恐惧。我无法释怀,我的生命和思想正在进入冉冉而升,好动,渴望学习的阶段,每一天都对身边的事物充满着激情与好奇。所以我才想要自由,想要自己的天空。但是,这一切都要强迫给中止,扼杀在萌牙中。

    不!只有这个词,要冲破我的喉口!

    我有异议!议会室里的水晶镶嵌的大门不知道何时大开,有人早已经在那里,边说着边越过众人向最高处的座位走去。他一身雍容华贵的装扮,头戴着沉重的帽子,只露

    恋耽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