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希,你不也是一个性奴吗?主人有多久没碰你了?我歪着头,用自己的唇轻轻的摩擦着希散发着温馨包容气息的海蓝色头发,想吸取一些给养。显然我的本意不是挑逗。

    该死的。但希像完全变了个人,抬头朝我的嘴上狠狠的啃了下,弄的我的唇红肿起来,你知道吗?你跟别人完全不同,你有着他们所没有的东西,主人在你昏迷的时候还在玩弄你的身体明明是对外界没感觉的,但你的身体还有反应那么个杰出脑子却在这样的一个性奴的身体里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希,你现在有些过分了。不为别的,讨厌别人的亲嘴,这个身体已经强迫的接受了太多的丑恶欲望与人类体液,他们还往往想把他们如蚂蝗一样粘稠恶心的舌头伸进嘴里吮吸,也非要勾出我的舌头,纠缠的要窒息才甘心。人类的接吻是种没有任何意义却是恶心之极的行为。

    我用力推开了希,使得他后退了几步才刹住。

    希的呼吸也渐渐平复,刚刚自己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如此失控!迫切想要压倒他吗?如此不顾一切的渴望着眼前这个比他高大的雄性性奴。也许为他看似漫不经心但一针见血的几句话?也许对他犹如婴儿般靠近自己发丝的亲昵?也许更早的第一次见面就已经被他深深诱惑?

    他明显反感了,我真是~~~

    带我去洗澡。接下来的这句话,语气是平和的,没有情感的起伏,只是表述着一件简单的事情。

    好。对,也许一相情愿的只是自己。在这样的一个世界,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把握,还能给自己与对方多少的希望去体验那种人类都本该有的而作为性奴却被残忍的剥夺的东西。奴隶只能有一种叫服从的爱给自己的主人。

    蓝,真的,很对不起。

    这是个主人专用的小型温泉浴池,弥漫着一层含着熏香芬芳的水汽。含有消除疲劳养生效果的液体逐渐浸没眼前这个性感扰人的成熟身躯。

    过了一会儿,那高高的湿溽额头从水里冒出,从带着致命诱惑的嘴唇里吐出一股小水流。浴池里,亮丽人儿在水中独自畅玩了一会,然后找了个靠边的舒服位置歇息,任由热度宜人的液体在他的胸口轻轻按摩。享受般的闭上了蓝色的眼睛,很快他沉入了梦乡。

    整个玉做的门打开了,康复了的,精神奕奕的主人走了进来。

    希,你安排的不错。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

    希跟几个原本跟在主人身后侍奉的性奴退了出去,关上门的那刻,看到还穿着褂袄的主人趟进了温泉水里,满面欢喜,带着欲念的双手拥抱上那个,头正在向一边歪斜,还沉浸在甜美睡梦里的奴隶。

    21.

    在温泉水中晕晕沉沉的感受到自己身体被一双手一寸一寸的色情的抚摩,被人搂抱着,并挤压着

    直到一个坚硬火热的肉块,抵在臀部虽然潜意识里已经警铃大震,疲惫倦邰的精神还是无法带动这个身体做出任何反应,甚至无法打开眼帘。但知道,这个将要侵犯我的~~~是至高无上的主人。

    他所做的将是我以后的一个重大的用途或者说种使命,一种他的一个命令,一句话或者一个眼神我就要全力以赴的去完成的使命,是无法逃避的。只是,没想到来的如此之快。

    在水的润助下,那已在性感大腿上摩擦到急不可奈的的欲望,一口气顶开甬道的闭涩,冲入柔滑温烫的内里

    性奴的整个器官就是性器,~~~~对于这个受欢迎的热度肉棉性,组织起全部来包裹,安抚,缠绵

    欲望的主人赞美着,在背后冲击着,要把所有的欲爱化为这场单方面的强取豪取。

    肢体随着欲望的海洋起伏着,快感一波又一波的汹涌而来

    肉体脱离精神的作出着性爱的反应~~~多么的可笑!但当被快感洗刷的根茎露出爱液一刹那,我猛然睁开了眼睛,手紧抓身后人的前环的臂膀,颤栗的紧绷着,肉体呈优美弧度的弓起

    挤迫冲击而出的爱液,一股股的喷洒而出,犹如水上盛开的一朵朵小白花,然后逐隐进玉石勾筑的池中

    这次清醒的睁开眼睛。

    在一张墨绿色的绸缎层层铺置而成,撒满各种花瓣,独角犀象的白骨架雕刻而成的床塌上。我侧身而躺,同样赤裸主人在后面拥上我犹如黄金渲染般的肌体,他肿胀的性器早已深埋入我的体内,正在用他恢复起来的体力律动着。

    蓝,你的身体就是天堂。主人叹息道。

    主人,它完全的为您随时敞开。如果您需要。

    蓝,你真会讨好我。得到你是我的幸运,也是命运的安排。

    恩,我伸出自己修长手臂,在空中划出弧度,轻轻的抓起主人在我优美的股胯上面那只手,拿到我的腰身正面,将它放在我跳动的性器上,我曾经以为那里已经在先前的在床上,浴池里的那几次强烈的高潮中给抽空了,现在它依旧生机盎然,搏动着,坚挺着

    主人感觉到上面的灼热,像给烫着般抽回了手,但随即马上又狠狠的抓上。

    蓝,蓝我的宝贝,你热情让人融化。

    配合着主人的谵语,我的肢体开始变成首狂热的舞喉结里发出野兽发情般的呻吟豪叫

    终于在一阵强烈让人窒息般的战栗中,主人在我的体内射出一波又一波的菁华。

    在所有人惊讶的赞叹中,那个久病在床的我称之为主人的人,不但在三天之内从病榻上完全站立起来,而且长久被病痛折磨的开始萎缩的肌体在奇迹般的恢复不但康复如初,毫无异状,而且体力精力赶上以往颠峰状态,也许更胜。于是都传说我这个性奴给主人带来了福气,我想也许那晚真的做了什么,但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在马兰有很多这样的贵族,在他们的漫长丰富的性生活中,口味一直在变,前期比较喜欢娇柔软香的雌性性奴,中后期却偏重一些并不柔弱甚至难啃的雄性。我想我的主人爱好是广泛的,应该对男女甚至是双性的都喜爱。

    康复后的主人对我更是宠爱有嘉,天天招寝不说,连自己的房间都在主人的卧室里。

    我应该自豪,这也许是每个性奴的梦想。能完美的伺候主人是我们的此生的意义目的,能得到主人的如此的宠爱更加是梦想与天大的恩赐。那是自己的容貌的倾国倾城,还是床技太高超了,或者两者?奴隶中比我更加漂亮

    恋耽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