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6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为这里贵族们的角斗,就像古地球上的中世纪,两个绅士为个抛着爱情玫瑰的情人,拔剑相向,生死不负。而这里有专门用来角斗的武奴,事实上大部分已经不算是人了,他们只是战斗的机器,为着各自的主人在角斗场里撒尽最后一滴血。当贵族间有什么争执或者有难化解的仇恨通常会用这种按贵族说法是文明的方式来解决。

    性奴本来就是贵族们的娱乐对象,而且是笔不小的财富,这样的赌注很刺激。如果你窥视其他贵族所宠爱的性奴,而无法用金钱或者自己的性奴交换到时,那么你就可以提出角斗,如果对方拒绝邀请会被其他贵族所耻笑,所以一般都会进行场角斗比赛。如果赢得了比赛,你就会美人入怀,名利双收,反之则代价惨重。这样,渐渐的,行成了相互之间用角斗来争夺性奴的风气,越是出色的性奴,他的主人也必越强大,因为强大的角斗武奴也必是主人靠自己的智慧或者金钱权势培养得来的。

    那么我的主人莎拉摩亲王莎耶你会答应这个疯狂年轻贵族老爷的挑战吗?对于我,这个你现在最宠爱的性奴,你到底将我摆放在心中的哪个位置呢?

    29.

    莎拉摩亲王莎耶大人阁下,如果任何代价都不能买下你手里的这个奴隶的话,那我们以传统的方式,进行场角斗。如果我胜我将得到这个奴隶,我输的话,任你挑走我的手里的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我的主人莎耶,你会答应这个跋扈年轻贵族罗塞欧所提出的角斗邀请吗?

    管家,送客!主人抿了口茶水。

    不,不,不!莎耶,你这样做太无赖了。难道你一点不在乎名义吗?

    罗塞欧,我的名节不是靠你来成就的。况且已经过了在乎的阶段。

    希走到了那贵族老爷面前,向他做了个标准的礼仪,然后优雅的伸出右手一个请的动作。

    而罗塞欧看到希,反而开心,瞧瞧,这不是希吗?几年不见,出落的更美丽动人了。你倒成了莎拉摩亲王府邸的管家。怎么,把我这个前主人忘了?

    从我的角度看去,希的身体明显的僵直了下。

    莎耶你看,当年你开口要希,我立马把他送给你。但我现在向你交易个奴隶却变的难如登天!

    好了,罗塞欧,当年我可是付出过代价的。主人站了起来,将一只手轻轻放在希的肩上,希终于变的柔软,肩膀也松懈了下来。你从小是个喜欢把手边的玩具搞坏拆散的捣蛋鬼。而且很喜欢抢别人手里的。看来,今天我若不答应,你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么,我现在正式接受你的角斗邀请。

    主人答应了,而且勉为其难的应许了下来。我心里有股小小的骚动,似乎在期待着什么的发生?主人毕竟是莎拉摩亲王,他最终要拿出长辈的架子与身份相符的实力,来证明他是我当之无愧的拥有者。

    不过,你输了,以后也不能再向我索要这个奴隶。

    罗塞欧突然会意的笑了起来:看来亲王重视这个性奴的程度在我想象之上,使我忍不住现在就想要品尝他。还是说亲王你的信心跟底气不够呢?具我所知毕竟你在床上趟了几年,对奴隶们的调教总有些欠缺把。

    这个时候主人垂下的五指做了个向空气里抓取的动作,罗塞欧敏锐的查觉了这点,更是笑的眼睛半眯起来,原本相当迷人,却被其中闪耀的毒辣精光破坏。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讨论一下这场事宜把。

    求之不得。

    希,你先把蓝带下去。

    经过罗塞欧身边的时候,那年轻贵族伸长的微凉手指尖狠狠的划过我赤裸光洁的臀。

    回廊过道中,原本走在我边上的希,突然停住,身体弯下,犹如一跟拉扯的太厉害的琴铉,终于绷断。他一只手紧抓住半角亭的一跟翡翠玉柱,另一只手捂住腰身。

    希,你肚子不舒服?我连忙上前扶住。希的身体在失去理智的抖动着。犹如秋天枫树上最后一片快要坠落的残叶。

    过了晌许,没什么,蓝。只是伤口又在疼了,很烫。

    伤口?!希受了伤?!什么时候?在那里?让我帮你看看?

    不用,蓝,我真的没关系的。老毛病。希渐渐平复了身体与内心的颤抖。一只手塔上了我结实的臂膀,抬起了头。一双褐色琥珀迷人眼睛有深意的注视着我。

    蓝,为什么你突然掉到主人的东花园?为什么此刻一点也不着急这场争夺你的角斗?罗塞欧什么时候开始对你产生兴趣的?

    希,今天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并不是我想掉下来的,一下子也说不清。我想我们的主人有第一的知情权。我的身体跟命运是属于主人的,全听他的安排,我何必费那个脑筋想太多。那个罗塞欧以前看到过我,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他对我那么有兴趣。摊了摊手,耸了耸肩,表示我的无意与无奈。

    蓝,你~~~是故意的~~~挑拨人的兴趣与野心~~~,还是说你~~~原本希望有人争夺你?希闭了下眼睛又睁开,在抓着那被隐约感觉到的朦胧东西,那是身上奇特的女体直觉吗?

    我内心那小小的骚动着的念头被希窥视到了一角。有点懊恼还有些微微的惊喜,看来希的聪慧没比我差多少。想来希是真心关心我的,而且是个能分享我秘密的人,那种让人兴奋颤栗的感觉也许来自那天他看似严厉的警告与对照的冲动之吻。看来一两次的经历还是很难磨掉自己的天真幼稚,只是这次希望我不再看错人。

    于是,我有点含糊道:我想不可能所有的贵族能像我们主人那样具有高超的智慧,有这样的一个后花园。

    是的,也许换个主人有利于实行一些小小的阴谋,莎拉摩太聪明了,有跟我并驾齐驱的智商,他有着我所没有的岁数经历还有权势身份。就算离开他很远,我也无法真正的喘息过来,就像被散放在后花园里的生物。看似随性发展安然自得,但都在他深层次的建筑与掌控之下。如果不是那一连串偶然而成的突发事件,我甚至被他诱惑的甘心情愿呆在他的身边,逐渐放弃我为之傲的自由思想。先不管罗塞欧的岁数比主人小很多,至少狂妄自负已经是他一个显著突出的优点。

    不,蓝。你不明白。你太幼嫩了。外面的世界远不及你所想象的那样。

    你知道吗?蓝,我们只不过是性奴,性奴是什么,是满足贵族们一切欲望与奇思妙想的肉体玩具。他们当中的很多根本不在乎我们的是否有个性与思想,他们不会顾及我们的任何想法。在他们眼里我们唯一有价值的就是一具完全敞开的赤裸裸身体,他们将它们摆出各种淫荡的姿势。然

    恋耽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