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5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只猫能庇护我。主人大人的确很有远见,果然白天的时候有条蛇来骚扰我,那只猫很勇敢的替我把那条蛇赶走了,自己却不小心遭了下蛇吻,很厉害的毒,雪都拿它没办法,说可能过不了今晚。看在猫替主人尽忠尽职,救了奴隶,而且渴望能继续替主人分忧的份上。我请求伟大主人您的仁慈!

    是嘛,主人很快明白了我的话里话,微皱了下眉头那是我疏忽了,希,马上去救那只猫,不用计代价。主人将腰间一个方向特殊金属的做成的牌子,扔给希。你回来再去刑房领罚。

    感谢主人!耀有救了,我跟希心里都一阵狂喜。我还没胆量当众贵族的面指责主人的不是,拆主人的台就把自己往火堆里推,如此的委婉以说故事的方式即把事实说出来既表达了请求又顾全了主人的面子。而且主人并不是个蛮横不讲理的人,而是一时事务太多,手下办事的太多,就有不周全的地方。

    主人手把手将我牵到了他宝座前,然后转身道:各位,怎么了,请随意。我莎拉摩是非常好客的。各位以前不是对这里的每一次宴请都很尽兴吗?希望这次大家也能尽兴。相信我的招待是全国数一数二的。

    是,是。底下一片符合声,而我憋在肚子里笑。主人转而凝目望向我并向左右大声宣告道:蓝,他不是普通的奴隶,他是我一个人的节目!不是你们的,除非你们有比罗塞欧的更强的实力。感谢主人替我出了口恶气。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太在乎了,才会被人顺竿爬。如此凉晒也好,同时也表明我这个奴隶于亲王的意义,他已经不在乎另一个罗塞欧的出现。

    盛宴在继续,所不同的是莎耶的宝座边上多了我这个性奴。而我无心这些同类们情色饱满的激情表演,将下巴轻枕在主人的膝盖上,闭上眼睛养神,白天一天的超重负与晚上的剑舞消耗了我大量的体力精力。

    感到双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欲念之手在我身上缓慢爬动,甚至移动到遮羞布下,色情般的拨弄把玩着自己的性器。凌驾于迷糊的头脑之上的敏感身体慢慢的躁热起来,裸露的肌肤渲染上一层情欲的迷人色彩。清晰的觉察到从下面无意有意投射过来的好几道烫人视线。可是主人都不在乎,那我这个奴隶也不用去多想其他。我至少是安全的,只要在主人的身边。

    蓝,我的宝贝,你给了我个惊喜,那么在接下来的节目。主人也给你个礼物。主人在我的头颅边上含笑轻语,有点讨好的意味。而我的眼皮只是不耐烦的抬动,还没睁开一半就罢工放弃了。

    下面出现了一点不和谐的嘈杂声,几个人的陆陆续续的小小哭泣声之间放大,还有鞭子抽打地面的啪啪刺耳声音。还有其他的一些杂乱脚步声~~~

    天,有这样的性兽!

    这么刺激的节目,以前都没拿出来。没想到亲王也有此爱好。这次有的玩了!

    我猛然睁开眼睛,抬起下巴,发现的中间最大的场地中,有几个赤裸裸的性奴,他们被周围的人用皮鞭驱赶,惊恐的缩成一团。其中一个正是双,如果没记错的话,就是那天原本陪伴我出去游园的几个性奴。他们把我扔在一边,自顾自的去玩乐了,而陪我到最后的双,用计让我掉到个山谷之中。如果不是我的特殊体质恐怕连命都保不住了,后来遭遇到了一连串的事,说到底,如果那天我没直接掉到罗塞欧的面前,也不会这么快引发亲王跟他的正面冲突,也就没有这场角斗争夺。

    而在他们四个角,有六只类人的怪物,其中的两只是被耀砍掉过手臂的(见以前章节),但它们的其他三只手臂仍然舞爪,如果它们是人类,那么此刻的神情也可能是人类中最猥琐与丑陋的,涨红着凸起眼睛,尖长的嘴里吞吐着粗长的舌头,口边延着液体,挺举着下体的两跟邪恶如木桩的凶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挣脱几个武奴的绳索,扑向场中的羔羊。

    不,这已经不是什么色情的表演,那是赤裸裸的最为残酷的惩罚!

    37

    下面出现了一点不和谐的嘈杂声,几个人的陆陆续续的小小哭泣声之间放大,还有鞭子抽打地面的啪啪刺耳声音。还有其他的一些杂乱脚步声~~~

    “天,有这样的性兽!”

    “这麽刺激的节目,以前都没拿出来。没想到亲王也有此爱好。这次有的玩了!”

    我猛然睁开眼睛,抬起下巴,发现的中间最大的场地中,有几个赤裸裸的性奴,他们被周围的人用皮鞭驱赶,惊恐的缩成一团。其中一个正是双,如果没记错的话,就是那天原本陪伴我出去游园的几个性奴。他们把我扔在一边,自顾自的去玩乐了,而陪我到最後的双,用计让我掉到个山谷之中。如果不是我的特殊体质恐怕连命都保不住了,後来遭遇到了一连串的事,说到底,如果那天我没直接掉到罗塞欧的面前,也不会这麽快引发亲王跟他的正面冲突,也就没有这场角斗争夺。

    而在他们四个角,有六只类人的怪物,其中的两只是被耀砍掉过手臂的(见以前章节),但它们的其他三只手臂仍然舞爪,如果它们是人类,那麽此刻的神情也可能是人类中最猥琐与丑陋的,涨红著凸起眼睛,尖长的嘴里吞吐著粗长的舌头,口边延著液体,挺举著下体的两跟邪恶如木桩的凶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挣脱几个武奴的绳索,扑向场中的“羔羊”。

    不,这已经不是什麽色情的表演,那是赤裸裸的最为残酷的惩罚!

    这唤醒了我在脑海中刻意深藏封存不愿再回忆的东西,在那黑暗冷冽的崖逢中无助的自己被这些性兽凌辱的镜头再次一一浮现,而接下来发生的将是那噩梦的连续发展。虽然此时,我只是旁观者。

    “主人!求求您。”

    “请求您的仁慈。”

    他们还不相信自己会有今天的遭遇。为什麽在此刻,唯一所能做的还是小声委婉的求饶呢?而不是大声的辱骂呼救抗争逃跑呢?

    性奴适合叫床与歌唱的嗓音是非常悦耳的,当他们意识到将要在主人授意下在众人面前被最为可怕残忍的性兽真实强暴时,那可怜惜惜的苦苦哀求声在这群贵族的耳里犹如天籁。没有人同情他们,因为对贵族来说他们就是娱乐的玩具,迟早有一天会有这样的用途。求饶哭泣只会更加挑起贵族们嗜虐本性。

    “开始把!”主人的一个响指微微颤动著我的耳膜,也拉扯断场中那些被逼入绝境性奴的最後一根紧绷的心弦。

    武奴放开手中的枷锁那几只性兽如脱缰的野马,遵从著被编码好的强烈欲望,奔向场中对他们来说最是美味的性奴。它们已经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忍耐的太久了。

    恋耽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