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0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书还到图书馆去,已经超期了,请主管大人务必帮我处理下。”

    “这个你放心,那麽……”主管把书递到身旁的士兵手中。

    “那麽……我们回去把,不然就有人担心了。谢谢主管大人的通融。”

    “那里~~那里~~,为你~~~不,为亲王殿下服务是鄙人的荣幸。”这位中年贵族顺著我的庸懒姿势,有些献宝似的将手臂伸到前面,我将手搭在上面接力。毕竟一身的繁琐饰物站著走著都有些费力。主管身後的两士兵像吞著两咸鸭蛋张大著嘴巴。难怪很轻易的被他人误会我是也个贵族子弟,除去身份,我现在俨然比贵族还贵族。

    我躺在一方草丛上,打开著手脚,舒展著身姿,正当午後的小眠,突然觉得一只耳朵痒痒难忍,有什麽东西像是小兽般挠我耳朵,睁开眼睛发现希卧在那里轻轻撕咬我的耳垂,并在上面留下谈谈的牙印,再看他的两颗棕色琥珀里面充盈著涌动的欲望色彩。

    我轻啄了下对方的微薄的唇,瞬间,从希的嘴巴里吐出情动的致命诱惑气息,他的胸膛在起伏。彼此碍著如此之紧,我能从隔著衣料里清晰的感受到希那柔韧充满魅力的躯体。希的手抚过著我的脸颊,在腹肌上逗留,顺著肌肉的凹槽勾画著我身体完美体形。我的乳头因为布料的摩擦而红肿发硬,性器也肿胀的渴望找到个发泄的途径,我清楚希身体的变化,他也同样如此的渴望著,我突然强烈的希望能进入这具美妙的散发著诱人香甜的身体中……

    午後显的过於豔媚的阳光使人懒散倦怠,和煦的风吹的草木沙沙响动。两个漂亮健康的年轻性奴在贵族主人家的後花园的僻静处纠缠……

    我们都是性欲旺盛的肉体奴隶,所以很能了解彼此的需要。希的衣冠楚楚对我来说是个不小刺激,所以我试图先掠夺衣服,想象那些东西一件一件的套在身体上是一件多麽烦琐但又开心的事情……虽然於我大部分时间都是裸露的。

    上面只剩下件薄薄的贴身单衣,还是半透明的。我用精巧的手指先解开衣服最上面一颗漂亮的琥珀扣子,第二颗,然後拉下,退到胳膊,让诱人结实的胸膛先若隐若现的袒露一半,他头颈往下的曲线是如此优美性感,让人忍不住要上去揣摩。指间虚虚划过他比一般雄性丰厚的胸前的空气,却有意无意的碰触到了他一个挺立的深色乳头,那里有点湿濡,有点炙热,却硬如岩石……

    ……懂得性爱技巧的性奴当然知道怎麽做才让别人或者自己情欲最高涨……

    色情的勾画著他被白色的裤子包裹著的紧翘臀部玲珑的曲线,我开始攻击他下体的遮掩……突然,希用双手强劲的按住这骚动著他肉体圣殿的手。

    “怎麽了,希。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希比一般雄性性奴来的柔韧,比一般雌性来得滑爽的身躯在打击我的理智的底线,我无法顾及其他,此刻的眼里只燃动著色彩斑斓的欲火,希差点失神在我的目光中。

    “不,蓝。放开我!我们不要再这样下去。我的生命形式是,不完整的,甚至是丑陋的。虽然主人对我说,我的身体是最完美的,它弥补了异体之间的差距,我应该为之自傲。但是多余也是种残缺的,在你的面前我尤其感到……”

    “不,~~~希,你在我眼里是最完美,最迷人的。”我将手指轻点在他红润的下唇。一瞬间。面前的可人儿,琥珀色的眼眸中闪烁著璀璨琉璃,犹如流星划过天空炳发出最耀眼的光芒,刹那天地芳华……

    突然剧烈的起伏,惊醒了梦中人,我猛然清醒,发现自己正坐著迅捷兽拉的大型豪华马车,回归我的主人领地莎拉摩亲王的府邸。

    如果是梦,为什麽指间还清晰的残留著那股独特的肉体感触。我将食指跟麽指相互揉捏,放在鼻下吸了下,仿佛具有特殊的力量能汲取入体内。真是个很奇妙的春梦,但愿它是个预言。希,你一定对我有特殊的意义。你闯入那扇门的身姿,一直徘徊在我脑里,也许我已经喜欢上你了。

    40

    回到主人的府邸,我第一个想见的人是希。

    我第一次来到希的房间,与主殿金碧辉煌的整体风格相反,这里的家具简单朴实线条优美流畅。也不同於我整天多面对的主人寝室里巨大的彩色琉璃落地窗。房间正南的两个窗户虽不狭窄,但上面划分了很多雕花格子,光线从那些格子外面照射进来,在地上分隔出一个个让人发挥想象力的图形。试想在这个房间中看夏日皓涵夜空岂不是美事一件。

    这是管家希的卧室。此刻他平时所穿的衣物正整整齐齐的摆在床边的柜子上层的格板上,而人正赤裸趴在白色床单上,霞光照到他的蓝色的头发上反射的光华跟他的睡容一样祥和。被子只盖到他细瘦纤美的腰部,似要随时从他圆满翘俏的臀峰上滑落。好一副睡美人图,我突然又想起那个梦,不住脸颊发烫,於是怕扰乱这份宁静像趟水般轻轻的走到了床头,拿起床柜上的那盒打开的药膏,用修长的手指粘许,帮他在一条条红痕交错的背脊上涂抹。

    听闻他受刑时自己要求把衣物脱下,免得遭污而同其他奴一样赤裸遭鞭刑。也听闻他遭那30下残忍鞭打,混身打颤的厉害却没吭一声。细细的抚摩其中一条粗大的红痕,这些都是因我的任性鲁撞而受的罪。下面显的几分憔悴的可人儿因疼痛或许是药物的凉意,发出娆人的呻吟,身子也微微颤栗起来。让人蒙生无边爱怜。

    “雪,你还在这里吗?我不是叫你去照顾耀。还有蓝回来一定要马上告知我一下。”

    我不是雪,没有回答他。希,别过头,看了我一眼,没有显出惊讶,然後又转过头对著枕头,“蓝,是你。回来要报道下,我虽然遭主人责罚,但还算是这里的总管。”

    “希,对不起。”一颗泪水从我的眼角滴落到那原本雪白光洁如陶瓷的皮肤上。

    希猛然转过头,看到我微红的眼睛。“你看你个头比我还大上一圈,却哭哭泣泣。我希望你的行为有高等奴隶的自觉,不要跟你的实际年龄统一。”(主角到底多大作者忘记也不细算了,反正几年零几个月的样子把。)

    “我马上命一干家奴陪你去整理梳洗一番,主人殿下可能一回来就要你侍寝……”

    看著希那开合的唇,我如著魔般,一个赤裸裸的禁忌之吻堵住了希那凉薄微干却豔丽异常的唇,跟梦中的一样美味。

    ~~~“蓝。”希,好不容易推开了我,喘息著,苍白的脸上泛著奇妙的红霞。

    “蓝,这是做什麽?”

    “希,想让你成为我的人。”

    “大胆,我们都是属於主人的。蓝,你疯了?!”

    “不,我没。我只是喜欢你!希。”

    “

    恋耽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