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西来取悦他的把。"接着是发出的咋咋声,那只手毫无忌惮的抓摸上了几把。

    "是不是没夹紧,让你的主人没爽够,所以罚你在这里干活啊?"下流的话引起一阵周围人的一团轰笑。

    "也许。可是我会让你非常爽的。"我回转身体,手中拿着刚刚在低下用那些细长花枝混乱编成的粗糙藤鞭,抽向那人。

    虽然那些藤条很纤细柔弱,却布满了倒刺,将那人的皮肤上抽出个不小的口子。

    那人惨叫了一下,我继续灌力舞动亲手编造的"武器",不让其他妄想制服我的人靠近。有人用驱打奴隶的皮鞭招呼向我。忍着手背被狠狠抽下的疼痛,徒手抓住那条向我挥来的鞭子,快速在自己手腕肘上饶了几圈,鞭子变短,挥鞭的人所料不及,差点被我拉扯到地上。

    "我的身体是主人所种爱的,如果你们想在一个性奴身上造成伤口,那就试试?"我唬人的语气还是起到了一点威慑的作用,那些人不再敢用鞭子往我身上招呼。毕竟他们是无法赔偿的起一个昂贵的要命的性奴,而且几乎每个性奴背后的主人即富即贵。

    其实我的身体有极强的自我修复能力。怎么说呢,就算造成的伤口也很快就会消失,很难留下疤痕。这样的身体一定是很多虐待狂梦想得到的。森在一次无意当中发现了我身体的这个秘密,眼睛都快发绿了,当天,森为了试图在我身上弄出个伤口,使我痛苦的犹如身在地狱。

    正当两方都在忧愁事态该如何了解,却发生了件意象不到的事。在那头干活的一群农奴当中发生了混乱,尖叫声不绝于耳,当看清什么东西时,我也惊呆了,一条将近10米长2米宽的血地虫不知怎么的从地下钻了出来,露出上半截在空中挺立足够有2人高。然后,它又迅速的钻入地下,从另一头人多的地方穿出土壤,行动快如闪电,它已经使的好几个农奴受伤了。

    又一个农奴成了饥饿巨虫的腹中食,作为这个星球上原生的肉食类地行动物,几千年前就被趋离了人类的活动区域,现在这只却在很偶然的情况下,从地下穿行到人类的活动区内,在这里潜伏,直到感受到上面有大量美味活动的气味才忍不住钻了出来。

    "他妈的,才死了几个,叫个什么劲?你们都给我去干活,它吃饱了自然就走。"

    刚刚跟我发生冲突的监工们,不是想办法疏散人员减少伤亡,而是马上把鞭子挥向了在惊慌中乱成一团的奴隶,对他们来说那些廉价的农奴命根本算不上什么。

    那几个牺牲的奴隶,还留在地上的带血的肢体的残骸和他们短暂生命最后的哀号,却到死他们没来得及明白他们来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就怎么消失了,可我却什么都帮不了他们。

    伴随着不断的震动着,那地血虫在人们的脚下潜行游走,寻找着下个猎物。将地表拱起成一条土壤凸线。一个监工没意识到死亡的逼近还在我不远处抽打一个早就缩成一团哭喊的农奴。

    危机!我的身体下意识的作出了反应,向那边奔去。所有的镜头在我眼里都放慢了好几倍:那条地血虫探出了尖尖的脑袋,一边拱出着身子一边洒落着满身的泥土,只到上升到一定高度,它的脑袋突然从中间裂成了二瓣,露出里面的血盆大口。向着底下的2人罩去。。。

    "不,~~~~"那个原本跪在地上挨打的农奴尖叫着。而哪个监工也掉落了手中的鞭子,愣愣的站在那里,直到地血虫的如花瓣一样展开它的艳丽血红贪婪的嘴巴,开始吞入他的脑袋。

    5.

    当时的情况人类的脑袋是来不及思考的,除非训练过,我记得只有个不要让那虫子再得逞的想法。本能的,我扑向了2人,同时一只手一个拉扯着,想让他们脱离虫子的血口。但是没奔几步,只觉得左臂上一凉,左半身一轻。

    我只救到了那小农奴,而那个监工的上半身连同我紧紧拉住他的左手一起被狠烈的撕扯进虫子的嘴里。

    无比惨厉的痛楚从那活生生被断肢的部分传来并伴随着那地血虫进食发出的一下一下的咀嚼声,如此的真实,让我的心都一下下抽搐缩紧。感觉是如此强烈,而不亚于肉体苦难程度的无力感也伴随而来,无法改变那个人的命运,他在死了还紧紧的抓着我的那只断臂,他一定非常想活着,而先前他跟其同伴还在调戏着我。任何生命在死亡面前都是一律同等的,没有高低贵贱,那些不甘心离去的灵魂在死亡一刻对世间充满着如此执着的依恋。断臂的巨大痛苦让几颗滚烫的泪水从我的脸颊流淌而下,那也是对生命短暂而无常的叹息。

    从远处飞快的飘来几个梭子样的东西,原来是皇家警卫队,专门为上层的贵族们服务的武装组织,成员也大都由贵族子弟组成,每一个武装的卫兵的脚下是偏圆形的金属漂浮物体上。可能最近一批外贸从宇宙商人那里进口的最新小型飞行器。那是我从"罗母"的口中知晓的,那是用不少奴隶以及他们的劳动换来的。

    那来不及撤退的地血虫很快在他们先进而密集的武器射击下,化为了灰烬。所有的奴隶以及那些监工都惊为天人,战战栗栗的跪拜下来,一是因为他们每一个都是高高在上不容侵犯的贵族身份,二是害怕他们所展示的力量。我忘了说了,在这个星球科技与知识只掌握在少数权贵的手里,而其他的人则奉他们为神一样的存在或者代言人,是的,在这里贵族就是神,神化贵族,这是他们的统治手段。

    一首大型的母船靠近,上面两侧有有很多凹陷,估计是那些小型飞行器的借口。当飞行船尘土飞扬的停落。马上下来几个强壮的侍奴,用自己的身体组合塔成人型阶梯,让为首的贵族老爷踩着到了地上。那贵族走下后,示意那些警卫队的飞行器也停落,他们相互打着手掌庆贺胜利,但在那贵族一瞪眼下,马上安静的消停了。再从机仓里走出两个美貌无双的性奴,一个为他摘下了头盔,另一个给他披上了兽皮制成的上级贵族才用的披风。

    我也同那帮无知的人一样,跪在原地,表示畏惧的低着头,不敢往这位可能年轻但权势非凡的贵族老爷楸上一眼,怕冒犯如同神一样的存在。但心里想想也觉得有点苦涩也有点好笑。

    "老爷,您是真是我们的守护神啊!是您为我们消灭了那吃人恶魔,是您救我们于水火......"这里的负责人胖子甲,好歹自己也算是个三五九等里的贵族,此刻正抓着那位老爷的鞋子一个劲的亲着,表达着自己强烈的心意。

    最后可能那位老爷也受不了他的肉麻,一脚将他踢开。"损失怎么样?"是专用贵族语,对于性奴来说那是一出生就要学习的。

    胖子甲汇报了伤亡人数,老爷听的有些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