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开始滔滔不绝的演说,使我"温歆"的回忆起了那些在帝国大厦里学习的日子,有几门比较偏僻课程的老师,他们可能对着我这个唯一来听讲的"学生"比较激动,最后难免"指点江山""唾沫横飞"。

    "......咳,具体的那些方面?我以后会在小西花园里演讲。你"没事"的时候也可以去听下。"

    阿雪低下头像发现新大陆,有些惊喜的把手放到了我仍然被束绑着的下体上,"一直这样忍耐的状态不少时间了把。"

    被这样层层禁锢着的性器,呈现一种向前挺拔的性感姿态,一直保持着昂然的勃起,却无法射精,连排泄也是无法实现的事。我一直忍耐着,试图想忽视那些强烈的,最后连心都要被抓挠住的感觉。

    "你刚刚有机会可以自己动手,为什么不自己"解救"自己呢?"

    "教程里说性奴不可以随便私自"拿掉"别人放在身上的"东西"。"我歪着头说道,以前的教训还少吗?让你平时含着,戴着的东西如果自己想拿掉,或者有任何松动"含"不牢的迹象。立马有一帮人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给你顿"责罚",然后"砝码"加重。

    而那个管家,我估计他解放了我的双乳后,是故意没把最后的那件东西从我身上拿掉。一路上还饶有兴致的问我,身体被调教了多少时间?我说是一年零九个月(随带一句,我也只活了那么长时间),最后在他"明眸"下坦诚。其实,自己还上了很多其他的课,真正被调教12小时以上的日子连九个月都不到。他露出果然如此而而的神情。我当时有些窘迫,他道:没关系,没什么好羞耻的!

    "你真是个听话的"乖孩子"。感谢我的希大管家啊,真深得我意。最后一件让小的"拆封"!"再看阿雪,眼睛里冒出精光,并微笑的露出更加白光森森的牙齿。

    我哆嗦的打了个颤,"性器装置"也晃动了下,差点没打到他一味向那个部分筹的脸上,幸好,雪只是津津有味的评价了它一翻,然后用五指的关节都比一般人的长上一截的双手迎上,转念间。自己被长时间强迫的器官解脱了出来了,犹如冰层被融化,一股非常舒坦酸麻的感觉弥漫着我的整个性器。

    "不要乱动,还有最后一部分。"阿雪说着,手指捏住一跟露出一小截,但大部分深深插入性器里面的特殊的细棒子。"弄的不好,我就要见识一下你所谓的特殊体质,是不是连前面那部分也能修复如初了。"

    再遇到雪之前,我从不知道人的手指可以有那么灵巧跟体贴,他一只手用拇指跟食指形成圈轻轻的套住我的根茎。另一只手拿捏住那跟细棒的一头,小心的不能再小心的缓缓的抽出。而他无表情的专心致志的集中在领我羞愧的那部分,他半蹲着,原本长长的能到脚膝的雪白头发,更是有一半浸泡在水里,上面还有被水汽蒸腾出的水珠泛着光华滴落。

    细棒子被整个的抽了出来,狭窄的尿道也被狠狠的通体划过,一道奇异强烈的感觉,如电流噼噼啪啪的流经那里。棒子后面的一端连着一道从里面被带出来透明的淫靡汁液连线,在半空中,反射出一道绚丽的白光。

    这个时候,阿雪伸出鲜红色的舌添了添自己的粉唇。

    突然间,自己的腹部猛的一紧,有什么强烈的要喷涌而出的滚烫东西,袭上了整个阴茎......

    "天!你要射精吗?~~~~怎么可以!。"阿雪当机立断用手死死卡住我弹跳着要勃发的根茎低部。"你怎么像个没有被调教过的野奴隶~~~~。要控制住自己!主人讨厌缺乏管教的人!"

    ......

    过了好一会,两重粗重的喘息声才平息下来。(其实雪也同样被诱惑了把。)

    "对不起!"我先开口道。

    "不用向我道歉。我们的主人虽然很仁慈,但没大方到让马上要侍奉自己的性奴先发泄掉。如果你觉得自己还不能控制的话,我会向主人大人请示,给你那部分重新上禁锢环什么的。

    .........(写的我都感觉自己太色了,好,大家不反对的话。那么,继续色下去!)

    "好了,下面,我们要进行我们"最重要的器官"的检查。在这之前你先要清洗下里面。"雪打了响指,在耸立在水池边上的两个巨型壮男铜雕震动了起来---我先前以为他们是死物,原来是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可以当成雕塑忽视的奴仆。那么他们是一直注视在水里刚刚我的"洗刷刷"还有那段"拆封"?!

    他们走下水,荡起不小的浪花。他们默契站到我身后左右两边2步远的位置,他们起码比我高出2个头,胳膀比我的腰身都粗,跨间的凶器比的过我的手腕.我下意识的认为如果自己稍有什么异动一定逃脱不出他们的擒拿范围。

    "不麻烦你们了,我知道怎么做,我自己来。"我尽量委婉的阻止他们,看来,在他们动我屁股前最好自己先把自己的屁股给办了。

    在雪的眼神提示下,我自己乖乖的伏躺到水池边一整块翡翠巨石上,中间有块人形的凹槽。因为整块石头的弧形,我趴在上面,正好把位于中间的屁股高高翘起。

    第三个奴仆抱来一个不小的褐色的陶瓷瓦罐。上面的颈部有个装置连接着一跟中空的半透明的导管,一头正在阿雪的手里。估计里面是"灌肠液",我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阿雪的眼神闪着"看你还不识相凶光"下,我转回头,抱以必死的决心,呼出了口气。然后双手来了自己的后面,移上了自己的臀部。

    用自己的手指插入自己的肛门,然后用力左右开打。

    也许长时间的根茎刺激,而那里始终空虚着,自慰般的开合,肠道自行难耐的蠕动着,劲韧的括约肌也变的柔软了许多,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的,让那部分尽量敞开,不在乎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

    阿雪拍了拍我的臀,然后将特制的软管喷嘴小心的塞进体内。

    一股不算冰冷的液体,流进了身体......

    直到进去的液体快要溢出来才停止"浇灌"......

    阿雪轻拍了下屁股,示意,站起来,但是我饱涨着肚子,压制着便意,连翻身也有些困难。最后还是那2个粗壮的奴仆,左右架着我抬了起来,放在一个便池上......

    二次后,塞进体内的不是软管喷嘴.而是人的手指,忽然想起阿雪要帮我检查里面的话,我心道,难道他亲自要用"手"来检查我里面吗?

    但现实里最糟糕的情况总是如预料的,阿雪的整个手掌也要试图要进去身体里面.我始终无法忍受,别人的手指在体内调戏的感觉,更何况是整个手掌呢,与其选择拳交,(前面2段,真是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