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各种感官也随着越来越敏锐。最后,就连风吹在肌肤上也是种抓挠,那样的状态,我只能不计任何代价放弃一切甚至连灵魂都可以出卖的哀求着任何人的拯救,而他们很乐意见到我毫无羞耻淫乱到及至的样子......

    "来~~~,蓝,让主人帮帮~~~你把!"

    我听到这样的话,感动的快哭泣了。虽然此刻主人的语气有些怪怪的。

    主人的手又客串成音乐家在我下体处色情的爬搔......我的欲望在主人干燥温暖的手中坚硬的刺痛,全身都喜悦的颤栗抖动着......不久,那种渴望延展到极限,跟着快乐的音符跳动起来,汇集成潮水般的疯狂涌动......

    啊~~~!所有的一切都为了这一刻,全世界灿烂了。一股接一股的喷发而出~~~

    主人来不及撤手,沾的满手都是白色的爱液。我的大腿,腹部,胸部,甚至脸跟头发上到处都是,整个身体就像被精液浸没一般。

    "真是了不起啊,蓝。让我印象深刻!"

    而我根本无法反驳主人的取笑,全身都松软快乐的沉溺在高潮后的庸懒之中,什么都不再去想,不再去做。太强烈的感觉,让我眼前都环绕着一颗颗的七彩星星,难怪所有的人都追逐着那座性爱的最高峰,也许那里真的住着位爱神。曾经有本书中宣称做爱到及至能让灵魂脱离出肉体,通向神灵之地的阶梯也会在前面铺开。

    "蓝,你现在这个样子......那才是你眼睛的真实颜色把,真美。就像第一次我见到你的神姿。那样的~~~"是主人在说话吗?我怎么听不懂。

    "但是现在这个样子连抱你也是种羞愧~~~也许是对我的惩罚把,就当做场美梦把~~所以蓝,在这个梦醒来前,请你不要离开我半步......."主人在轻声言语着什么呢?

    "蓝!"主人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放大,啊,主人~~~。"蓝,我要让你承诺的,也是我命令你做到的,就是,不要离开我!此生一直陪伴在主人的身边好吗,直到我离开这个人世。"

    "是。"身体打了个激灵,我挣扎的想从那种状态中恢复过来。

    莎拉摩亲王拿来一边的绫罗绸缎,帮躺在边上的漂亮性奴轻轻的擦拭着爱欲后淫秽的身体。他全身机能都被外力重创的久病之躯已经提供不了多少的动力,就算这个简单的行动也变的吃力艰辛,但仍待若珠宝般的想去呵护眼前的这个奴隶。眼前这个试要舒展庸懒身姿的性奴,他带着情欲后更加动人的色彩,耀眼的让人玄目,大部分美好的词都可以在他身上得到注解,年轻生命旺盛的活力在他每一寸肌肤上流淌。相比之下亲王就像那盏快要暗然熄灭的老灯。

    看来,我剩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也许,几周?几天?可是,我的蓝,这样拥有过你,让你陪伴到生命的尽头,此身也该无撼了。但是蓝,你现在还不知道,也无法明白我对你的那种爱,让我怎么甘心!怎么甘心阿!自从,我见识那种能超越生死轮回,毁天灭地的力量后,我就知道死亡不是最后的尽头。蓝,你可以,你有这个力量让我脱离这些疾苦。请赐予我一点光辉,让我能陪伴你左右把。

    17.

    猛然清醒,回想到自己好像高潮了,然后什么也不记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作为性奴,应该把主人的随时需要跟差遣当成生活中的第一位,从没被允许像如此熟睡过,不住额头冒出了一丝冷汗。但周围寂静无声,索性睁开眼睛。

    不知道现在是不是黑夜,房间四壁还点着几盏漂亮古朴的熏香长明灯散发着让人舒心的谈谈悠香。身下还是主人的那张能容纳个10人也不为过的大床,而边上则躺着那个形同枯槁的病人就是我的主人。

    我的眼睛从没如此明亮清晰过,如同在个截然不同的时空观察这个的世界。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静而那么的遥远,却明明又近在咫尺。我能明显听到两个有节奏的声响,一个那么的强劲有力,又一个却那么衰弱,其中还伴随着一些杂音,好像一枚要燃尽的火炬,不等最后那点星光炱尽,就被一阵随时而来风吹灭。

    那是我跟主人的心跳。

    我能"看"了。能"看"到自己的里面,"看"到血管的里的液体被一个强有力的器官不断泵压循环着的汩汩流动声,我还能"听"到窗外蛾子飞过震动翅膀带动周围空气的细微变化声,还有草木成长的莎莎声。

    一切都怎么了!仿佛我在透视这个空间,而我又是整个空间的中心,主宰。我伸出自己的手,手掌上的纹若甚至每个细微的毛孔都清晰可辩,透过表皮我甚至"看"到里面粉红的肌理,流动的条条细小血管和里面含着各种杂蛋白的红流。

    我合上了眼帘,再次睁开,整个宇宙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切又不在是实质的东西。一切都变成了模糊一团的迷雾,只是本该有东西的地方的雾气来的浓密,浓密程度跟形状又各不一样。

    在原本是主人的位置却不是跟底下一样的褐色雾而是一团微亮的红色线团,那些红线在流动着,并伴随着心跳的节奏在晃动,特别在脑跟心脏的位置线稠密分布,但在外围线的末端慢慢逐渐变成灰色并且消失,但从中心又缓慢抽出新的红线。那是生命线吗?我发现原本是主人生殖器的地方,线头未端不是跟其他线一样蜕变成灰色消失,而是变成细小的一段一段像烟花般的散开去。

    真有意思,我有点想笑。却发现主人的线团里那些粗大的生命线一定受到过外来的某种剧烈能量的灼烧断开了,并在线的断开处呈一种黑色粘稠的状,扩散开去,这样下去周围的线也受到污染而变质,在不多的时间里整个生命环会怀死,最后消失把。

    再看在床头柜上原本是摆放着盆珍贵花卉的位置上,有一小戳绿色光鲜的小小线团,虽然比主人的那团亮,但流动的较缓慢。那线团向我这个方向亲昵伸出个小小触角,一动一动的,仿佛在向我打招呼。希望那团可爱的小东西能到我这里,果然它经过半刻的蠕动挣扎后,线的一头向这里拉长,最后到了摊开的手掌中,并且在手指上喜悦的玩耍纠缠,绿色的线像吸收到什么开始变粗,并且颜色也在转变,逐渐从绿向红。

    我突然有个大胆的念头,如果是线的话可不可以剪开或者连接呢。心这么想着,手上的那跟在红绿之间闪烁的线,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毅然的照着我的意思,向主人的线团飘去,并在断开损坏的地方做着添补......

    莎拉摩亲王在睡眠中,如梦般感到全身被团光包裹起来,连灵魂都感到种温暖,所有的不适都在离开他,那些失去的力气,精力,健康都在回归。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