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人殿下对这个金红头发处处散发着雄体性感的奴隶有着特别的情素,但没想到能宠爱至此。

    这估计会让其他的性奴有感想,虽然他们被调教的乖张听话,人类的很多副面情绪,比如说不满,妒忌,贪婪......连同羞耻感在他们身上很少能找到。但亲王主人殿下的宽容包纳与培养他们的涵养个性,让他们开始有了各自的想法。再加上这生病的三年不对任何一个的宠信......那么......只希望,以后不要多事。

    希惊奇的发现,主人的病情好转,而且肉眼可见到的:干裂的皮肤变的愈合滋润,皮下的已萎缩的肌肉开始丰盈起来,早已经脱掉的毛发也开始生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说是个怎么样的奇迹,能让长达几年,连帝王所有的高科技医疗都对此都无奈的症状消除并恢复。在这短短的三天之中?!

    还有奇怪的事,主人床头的那盆原本艳丽盛姿的珍稀花木像被抽走生命一般,一夜之间全部枯萎了。但希没动声色,而是吩咐家奴让人不注意的换了盆差不多的盆景。

    "蓝,我要赏赐你。告诉我,你需要什么吗?"

    主人满怀欢喜的看着身边那个吃饱的正在打嗝的赐字为蓝的性奴。从没有那个性奴在主人的边上如此懒散傲慢过。而且第一次招寝就给如此厚重的赏赐,主人是言出必行的,他问这话的时候,就是奴隶要求得到任何奖励的机会。希以前就在一次难得的机遇中得到了穿着正式衣物的权利。

    "我想洗个澡。"

    这就是搀杂着各种情绪的一帮人殷切等到的回答。

    就连希心里也垂胸跺足起来,好想跳起来对这个先前看起来聪明实际上蠢得无可救药的奴隶揣上一脚。洗澡,你什么时候不能洗啊!而且,一般情况下,每次性奴被主人招寝前后都要求"洗刷刷",到时候你想不洗也由不得你。

    "蓝,我的小东西,你真是个特别的可爱的宝贝。"主人无奈的笑着给了这个评价。

    慢悠悠跟在身后的那个十分钟前还要求洗澡的奴隶,蓝,一路上已经打了不下十个哈气,每一次希都要停下来,等一下他。真是个怪胎?连续睡了三天三夜还困?早知如此就命人安排塌椅直接抬到浴室里,或者直接叫几个身高马大的侍奴,将他架过去,随便往水池里一扔。

    此刻,希为了转个角弯而停步,这个又在哈气不看前面的奴隶直接莽撞的冲到了希的身上。那是比希高大而强韧的身体,在撞击力下使得希向前扑去......

    幸好身后人反应不慢,立马跨前一大步,用手拉住了整个身体都在接受重力直接作用的希。

    自从成为这个府邸的管家起来,希严格自律,连每次从自己的房间穿过长长的廊道到主人的房间的路,不多走也不少走一步。许久没有人让他如此狼狈过!

    而那双手的主人正大肆的搂着希的盈细韧腰,毫无顾及,使得希想到一个舞剧里的男角怕爱人爆走而亲昵的搂着情人的镜头。希正要训斥这个不懂规矩的奴隶。

    "管家大人,你没事情把。"那双湛蓝色的漂亮眼睛里是纯净的关切。"是我不好,走路太不小心。"眼角流露出童真般的歉意微笑。着实让人无法去责备这个奴隶。

    灿烂的让人旋目的金红发丝有一缕在希的脖子里瘙痒,从握住腰身的手上传来有力的温暖,周围的空气里弥散着一股夹杂着晨光般清馨而诱人的雄性麝香。希的心跳漏掉了几拍,某种潜伏着在身体深处的渴望也在复苏......

    仿佛回到那第一次的见面,这个还被关在"人柜"中"狼狈"的性奴,他带给希,视感上的甘美挑逗,拨开心灵而被刺痛的震撼,还有仍然在慢慢延伸着的让肉体深层次的欲望都颤栗着的痛惜与爱怜, ......那是如此的强烈与前所未有。

    突然,希意识到眼前这个性奴真的是个很特别的存在,尤其是对他。

    怎么还是那么困?!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状态。

    连走路都能打哈气,一不小心,刹不住脚步就撞到了前面带路的人身上,幸好自己还算眼明手快,拉了一把,才没让人摔倒。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看起来有点酷,似乎对自己跟别人都比较严厉的管家大人---希。

    连忙道歉。只不过是拉了下,怎么姿势变成搂抱?

    我微皱下眉头,想趋散周围那种我无法明了的怪异气氛。我将希的身体放正,然后知趣的退后一步。毕竟我还不清楚主人的府邸之中性奴之间碰触的限制。希身上穿戴着一层又一层连皮肤都看不到的衣物,肌肤相亲算不上,应该没关系把。

    希的脸上荡过一阵情绪的波澜,我还没来得及分析就平复成原来的那张脸。

    "走把。"

    "主人真的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年?"为了让自己有精神点,开始跟希找个我也想了解的话题谈。

    "你不需要知道怎么多,虽然说因为你的到来或者说你可能做了什么才让主人的病开始有了气色。"

    "他是不是受到了某种强烈的辐射?"我大胆的出说了一直憋在心里的想法。

    前面,希的身形猛的顿了下,~~~~随即180度转身,冲向我,"放肆!是谁告诉你这些的。"希的目光瞬间变的尖锐无比,仿佛换了个人,突然增大的力气把比他都高大的我压到了豪华廊道的一面墙上。但希的举动证明我的猜测。

    刚见到主人时那被罩在层层衣服下面的干瘦缩水的身体,长满灰斑的肌肤,稀疏的头发,松脱的牙齿,不想进食,虽然在用各种昂贵的药物营养剂维持,在床上一天天的枯萎下去。难道不是受到某种物理或者化学的辐射,使细胞环死打乱体内的各器官的机能并衰竭。我无法想象这样的病态萎缩的身体对我还充满着那样的渴望,并2次在我嘴里射出精华。

    "是我自己猜的。"我道,在我所接触过的那些知识层面,有空就把各种问题跟答案都在脑中分类整理。一般对待周围未知的东西,我会先抽取一些大概念去套,这样让我更容易靠近事物的原貌,使得去个完全陌生的地域也不会那么惶恐。其中一些完全不能把握的,我凭直觉第六感的猜测,但事实证明我的大部分看似大胆无章的推断不会太离谱。

    接着我听到一声叹息。

    "你比你前面表现的还聪明与博识。我希望你能把自以为是的小聪明以及对贵族们的任何疑问藏起来。不要给我跟自己惹麻烦。那也许会毁掉你的,你只要尽一个性奴的本份......"

    清晰的感受到某样东西坚挺的抵在身上,原来是这样的,我的嘴角拉出了笑容,并用诙谐的眼光望着那双微带温怒而不再平静的深褐色琥珀眼睛。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