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看到地上我这个顶着一头璀璨耀眼毛发的漂亮物体后,打算带回去作家中的装饰品?!

    鸟儿将我小心的安放在窝的正当中,然后自己在边上呱~~呱~~的叫了几声,绕着我走了三圈,然后衔起一颗鹅蛋大的蓝宝石放在我的手心里。这只鸟头上那绰晃动的羽冠毛发全变红了。

    回想那个梦,明白了它的意思。我笑着拍了拍它的大嘴巴壳,。"对不起,我不是你的同类,不能当你的伴侣,也不会住在这里。"

    看来我不但有人缘,还有动物缘,到现在我才终于意识到很多事物都在自觉不自觉往我身边靠,好的坏的,美丽的丑陋的,难道我这个高等奴隶真有那么大的魅力?!

    我用数枝比画着。"鸟儿,你飞过多远。有没有飞出过主人的领土?有没有到达过原始森林的边境?"鸟儿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更别说我那有点隐含的意图。但它在极力的讨好我,就算它终于明白我不可能成为它的伴侣。

    我自言自语着,"那我们假设一下,主人在自己的领地里散放着各种奇珍异兽,没有任何牢笼或者栅栏,有些是特别危险的,如果跑出去的话,那么伤个把人也不在话下。但记事表中或者别人口中从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也从没东西擅自跑出过主人的土地。那么周围可能有个大型的看不见的屏障?主人能让那些凶残的野兽一夜之内死去,而且剩下跟增加的那些也一下子失去对奴隶肉的兴趣。那么可能在它们的身上特别是脑部装了什么控制芯片?!"

    说到芯片,我突然间有个想念,让我全身汗毛直竖,贵族为了控制强悍的武奴,会在它们的身上装着控制芯片。那么性奴身体内也可能装有芯片,我回忆起,主人在从议会解救我后,突然有段记忆空白。我又摸了摸薄薄的紧贴脖子刻着主人名字与家徽,象征莎拉摩亲王所有物的蓝白项圈。那项圈我已经当它是一块皮肤了。想起当初森带我逃跑的那段,那里面一定装着微型的定位仪器。那没必要再在身上装什么控制芯片了,再说对性奴的调教已经灌输足够多的服从思想,毕竟贵族需要的是多情的崇拜爱他们的性奴,而不是装了芯片的傻瓜。

    分析了那么多,我反而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想要自由,想要逃跑,想飞出去,简直如天方夜谈,整个星球就是贵族们的极乐天堂,奴隶们的无间地狱,而且也许只有我一个奴隶清醒着,那是多么的可悲。连我自己都怀疑自己坚持着什么。其实被主人拥有的这段时间,什么也不去多想,整天沉溺在甘美的性爱肉欲中,不也很好。这样的肉体~~~

    我自嘲般冷笑了几下。

    "鸟儿,带我飞把,飞到我的主人那里去。"我拍了拍鸟头。主人的手是无形的,我是他手里的风筝,在他的天空想飞也飞不高。

    在我的教导下,鸟儿知道怎么带人在空中飞比较舒服,起码不像第一次利爪没轻重抓伤我的肩头。我现在双手格子窝挂在他环成圈的两勾爪子里的。我有些坏坏的心想这只鸟儿真是样不错的载人飞行工具。

    眼看,离主殿越来越近。突然下面的一棵树上突然冒住无数的长长枝条,如同向天空狂舞的蛇,抽向了鸟儿,我跟鸟儿双双坠了下去。鸟儿在坠地前扑通了下翅膀,惊险的从灌木上屡过,它呱~~呱叫着惊恐的飞走了。但我就没如此幸运了。

    好疼!~~~从高处直接摔了下去,浑身的骨头都散架了。当我只想痛苦的大声呻吟叫喊,却发现周围都是人。这是什么地方?着装繁琐华丽的应该是些贵族把。是东花园在开茶话会吗?坐着的两个人在姿态优雅的品茶,其中一个是为我所熟悉的身姿,他雍容华贵,正是早已经从床塌上康复了的我容光焕发的主人。

    "天,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从上面掉下来的。"

    我摔的不是地方,立刻引来了全场轰动......主人放下了手里的精致的茶杯,从坐的地方转身面向着我的。。。我在主人面前从没那么狼狈过,想立刻钻个洞跳进去,奈何全身痛楚,一时半刻无法起来,而且如今赤条条的摸样,只想找个洞将自己埋掉,于是我低垂着头,想把脸埋在自己的双臂下,天真的希望让他们认为刚刚看到的只是个幻想。

    ".......哇~~~哇~~。好疼啊,疼死我了。"

    是谁的声音,现在应该叫疼的是我把。我欠了欠身体,才发现自己压在一个人的身上,尤其屁股底下坐着张人脸,这张脸我好象有点熟悉,让我想想,卡特袄德!是他。

    我忙把他从地上扶起来,眼看他又要倒下,我使劲的摇了摇他的身体。"大人,你没事把!"

    卡特终于恢复了神智,"你.....你.......你........"他张大了嘴巴手指着我,连说了3个你。然后脸上出现了个小型血色喷泉。

    "有人受伤了!来人啊。"人群里有人喊了起来,马上一帮人围来给他进行急救。

    好象刚刚从天上掉下来的是我,为什么我却没得到任何救助!

    主人只看了我一眼,转而继续品茶。跟主人坐在一起的另个人却站了起来。我感到他直接走向了我,他身上的佩剑随着脚步发出叮当的声响。

    "没想到我们正在讨论狩猎季事宜时,真有"猎物"从天下掉下来!"那人抬起了我的下巴。他看清楚我脸的同时我也看清楚了他,白金色的卷发,闪烁着凌厉寒光的墨绿眼睛,宛如雕刻般完美的削尖脸颊,如果我没猜错,那他就是以前哪个对我特别感兴趣发誓要把我弄到手的年轻贵族老爷。

    "这么极品的性奴私藏着可不好,你说对不?莎耶!"他转而望向主人的方向。

    "你太放肆了,罗塞欧。"主人正色道,罗塞欧是那贵族的本名。

    "我向你索要这个奴隶好几次了。你真的不给我这个面子吗?不要因为你是莎拉摩亲王,而要所有的人都对你礼让三分。" 罗塞欧的表情奇怪的似笑非笑,对我的力道却在加重,使的我的下巴生疼。我用力摇着脑袋试图摆脱他的魔手,看着他的手指再次伸过来,喀嚓。我牙齿一合,差一点就能让这个自以为是的贵族常到苦头拉。

    "真倔,有个性!不知道是亲王阁下还没把你彻底驯服呢?还是把你驯服的只能由他染指,其他的人可能都要被你这只小野兽咬到。呵呵。" 罗塞欧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望着自己一双洁白犹如象牙般的手笑了起来,幽雅的犹如艺术家。

    "莎拉摩亲王莎耶大人阁下,如果任何代价都不能买下你手里的这个奴隶的话,那我们以传统的方式,进行场角斗。如果我胜我将得到这个奴隶,我输的话,任你挑走我的手里的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你不要以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