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希,而希却看也没看我这边一眼,他忙碌的分配着人工跟现场,每个前来拜访的贵族不但得到了舒适的座席,各色的果品饮料,边上还有几个打扮怪俏的技奴小品杂耍表演。

    "嗨,奴隶,你今天真是光彩照人,倾倒众生,我想今后又会有更多人对你有想法了,我要要不要建议你的主人去弄个金笼子把你这只惹事的"孔雀"关起来,嘿嘿。"卡特说着让人胆汁分泌过剩的话,用跟其他人一样惊艳的眼神从头到脚打量着我,然后大大咧咧坐在一张最近展示台的贵宾席上。

    我转过了头,对着卡特露出微笑。

    "罗塞欧殿下大人到。"

    一行有相当规模的队伍从主人府邸正门进来,先是仪仗队伍,最前面是几个撒花瓣的美人,接着是两高大的近三米奴隶旗手,两跟高高耸立的秆子上一面是金丝锈着由血兰花藤围绕的三足马的帝国旗,还有一面是家族旗,因为罗塞欧身处帝皇之家,两面旗有点相象。接着是一驾由几十个强壮奴隶抬着的镶满晶石的亮闪闪的宝座,其上正是坐着我们的罗塞欧大人。在保镖队伍后面却是2只巨型角力兽慢腾腾拉着的一辆罩着黑布的车子,那里面一定是用来参加比赛的东西。

    "靠,不用那么夸张把。"卡特感叹了声。确是拉风之极。

    这个时候穿的珠光宝气的罗塞欧从座位上一边走下一边招手,人群耸动,为之欢呼雀跃着~~罗塞欧是王储,年轻有为,英俊多金,除开某些陋习,他是下届帝王的最佳人选。

    亲王大人还没到,但显然罗塞欧已经占尽风头。

    "奴隶!你今天真是打扮的花俏,是为我而盛装的把。我在想把你带回去怎么处理。"说着,他一边向我走来,一边脱着手腕处嵌着一圈钻石的手套,露出他那双有着修长手指的苍白的手,作势要触及我的身体。

    也许是卡特话,对罗塞欧的靠近有些毛骨悚然之感,他志在必得,而我根本没气势可言,并且被锁在一定的范围内没有多少躲避的余地。

    "罗塞欧。它现在还不属于你。"罗塞欧的伸过来的手腕给人抓住。

    "原来是那个小儿,卡特瑞恩。你也要跟我争夺这个奴隶吗?"罗塞欧甩掉了卡特,一把抓向了我,我闪躲了,却被身上的装扮拖累,他一把拉扯下我装备上的几跟羽毛散落到了地上。

    "罗塞欧大人,请您住手。我现在还不是属于您的奖品。请尊重这里的主人,这个比赛,包括您自己。"

    "好个牙尖嘴利的奴隶!你真是越来越挑逗我的兴致。你将是我这几年最为珍贵的收藏。你别想逃出我的手心。"罗塞欧终于抓住了我,他的手很有力,也很冰凉

    "罗塞欧奥德曼!我的一个小小的奴隶就让你失去贵族的风度,变的如此急不可奈了吗?"

    是主人的声音,由远及近,正在我跟罗塞欧玩猫捉老鼠游戏的时候,莎拉摩亲王坐上了他的宝座。

    罗塞欧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了我,鼻子里冷哼了几下。

    "好了,莎耶。我们客套不必了,瞥开那些开场白,直奔主题。今天我的"美杜莎"将为我赢得想要的!"

    那辆车子罩着的黑色围幕给揭开,在一个巨型的金属笼子栖息着一生物,人群为这样的东西搔动起来,有些贵夫甚至尖叫了几声。

    33.

    那辆车子罩着的黑色围幕给揭开,在一个巨型的金属笼子栖息着一生物,人群为这样的东西搔动起来,有些贵夫甚至尖叫着。

    它盘旋着长长的布满坚韧鳞片的身体,有着细长6条手臂的,头颅上长着都是缠绕吐信的虫子。 "罗塞欧,我真是说你想象里太丰富了呢?还是太贫乏了。原形应该是这是古地球神话里的东西。不过你做的有点让人胃部不舒服。"

    "莎耶,虽然我做的东西不像你那些有艺术美感,但它的力量绝对是艺术性的。"罗塞欧命人打开笼子,将那蛇身人放了出来,并牵来头笨重的巨型角兽。那蛇身人收到指示,扑向那角兽,一瞬间那皮糙肉厚的野兽给撕成了碎片。

    "我还给它配了武器。"由边上的一个奴隶恭敬的盛上个盒子,里面放置着六把锋利的形状奇特的长弯泛着光芒的刀子,罗塞欧拿出其中的一把对着边上的大石块一划,石块分裂成了两半,转身砍向蛇身人,刀片划在它的犹如钢片的鳞片上弹出火花,蛇身人毫无损伤。真是力气惊人,有着锋利爪牙又刀枪不入的可怕怪物。

    由于这样的开场,观众的情绪都给煽动起来了,他们强烈需要场血腥野蛮的角斗来满足纯粹的感官刺激。人骨子里最为原始的杀戮嗜血本能跟野兽猛禽有何异,所不同的是这些贵族是高高的坐上面,看着他们制造出来的怪物相互撕杀。

    "我将打败莎拉摩亲王!赢得这个奴隶!"罗塞欧微微昂起头颅伸展双臂,对着周围的观众激情的喊叫着,所有的人被他挑动而大声欢呼起来。

    "罗塞欧,大胆!"

    "莎耶,你的勇士呢?不要对我说,你已经派不出角斗的奴隶了,或者你没有选者的话就尽快投降,我不会取笑你的。我将带走那个野性的奴隶,我知道你在此奴隶身上花了很多心血,但显然不够,我将会重新教导他,按我的方式。还有他身体的秘密,我希望你告诉我,但如果你不想详实的话,相信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我将慢慢的开发他迷人的身体,让它为我敞开,完全而彻底的~~~"

    "放肆!"亲王打了手势,场地一边的闸门开了。观众们都鼻息而待,~~~~~

    滴答,滴答走出来的是只黑色矫捷优美的生物,它的爪子打击着石板发出清脆的声响。

    天!就是那只在主人后花园里的救我的半豹人--耀,它的手里只拿着那跟木棍,豹子的四爪交替踩踏着地面,它优雅转动着豹身,漆黑的眼睛疑惑不解的望着周围如此多的人类,显然正式的角斗比赛对它来说还是第一次。但撕杀是残酷的,或许这也是它的最后一场比赛。

    不,它绝对不应该是今天的角斗士。一定有什么地方弄错了。我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私图平复自己的心境,明知道这是很残忍,却眼睁睁看着一切在身边发生,总是无能为力!

    "怎么?蓝!你身体有什么不适。"后面的一个性奴前跨了一步在我耳边问道。是阿雪吗?是主人让他跟随我左右以确保我这个贵重奖品的无恙吗?

    "没什么,只是~~~第一次看角斗。"我被鸟儿叼走时,在空中看到耀赤手空拳的将那长腿的巨蛇牢牢的压制在地上丝毫不再动弹,相信它一定有给主人如此自信的实力,这场角斗一切还未成胜负,耀不一定会输。

    耀场地上转了一圈,看到我这个方向时,明显的一滞,然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