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4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大功夫来保护,而且你许诺宠爱一生捧成日月的奴隶。莎耶,我的主人啊,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在你的面前发生?

    我猜想主人一开始惊讶于我的贸然闯入,这根本不在你的计划之内;而在这个大厅里的贵族们都不是省油的料,因为彻底得罪了罗塞欧,你可能更需要拉拢一些人以防日后,你已经在宴会之初,就承诺在这里玩的随性,可以尽情的享用这里所有的设施,包括这些用来表演的性奴。就算一些精明的贵族早就清楚我跟这里用来招待的性奴是不同的,但他们是不会放弃这个戳一下在胜利颠峰的亲王锐气的机会,顺便品尝一下我这个奇珍。所以他们让这个被我色迷心窍又急吼吼的胖子打头阵。上位者们的明争暗斗,攀比妒忌,朝拜友夕为敌,古来有之。

    终于,主人手中精美的浅饮小盏被沉稳的搁置到傍边的茶几上。他站了起来。一时间翩翩的华丽长袍无风自动,是愤怒,还是一种长久凝练的自信。看来,主人要行动的。是的,你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你所宠爱的性奴要被人强暴而无动于衷。

    "大胆!谁敢碰他!"一声厉喝穿过整个大厅。

    但这不是主人的声音,而是从相反的大门口方向穿来,声音的主人是个有着蓝色头发,身穿着白色得体贴身制服的漂亮人儿,現在就如一只小小的跟暴风雨搏斗过的精卫鸟虽然被人耻笑全身疲倦但仍风风火火而来,又像朵盛开在泥沼边经历无数风雨而不染尘埃孤寂挺立的小花。他的琥珀色的眼睛里闪耀着视死如归的毅然光华,就这样深刻的进入人们的视野里。

    希?!我的奴隶管家,为什么你要进来!

    希几乎是快步跑过来,他一把推开了正想压我身上行事的贵族胖子,希的力气跟他稍显阴柔的外面有些不相衬,冲击下那个胖子差点又要跟地板做伴。

    希,我们英明的主人会有方法救我的,不用你来冒险,而那刻真的我被希感动震撼。

    "蓝不是今晚这里用来招待的奴隶,他只是不小心迷路闯进来的。是属下失职,没协调好人员把好关口,疏乎了!打捞各位大人的雅兴,请主人惩罚!"希马上向主人方向跪下,他的身体细微的战栗了起来,可想而知刚刚他鼓了多大的勇气,同时是知道自己给自己按了如此大的罪名意味着领受接下来残酷的惩罚。希,从认识到现在一直是规规矩矩的做好自己分内事的,除了他那个不明所以的吻突然印在我的唇上。

    "主人,我不是贸然闯入的,而是有意为之。"我在希的边上也跪下,却抬着头颅直视自己的主人。"主人,难道您忘记了,曾经我说过在比赛胜利后会给主人奉献个惊喜!"

    "是吗?有什么惊喜,让你迫不及待的到这里来找我?"主人没点破我的谎言,而是饶有兴致的问道,想看看这个还不算笨的性奴如何努力让自己摆脱目前困境,真有点意思。"那么现在就呈现出来让主人瞧瞧蓝准备的惊喜把!"

    什么惊喜呢?鬼才知道,我根本没这个准备,刚刚一个劲给主人抛眉眼,希望莎耶能明白我的意想,随我离开这个大厅,那么一切都变的好说。但主人显然跟我过不去,要我在那么多贵族面前的呈现这个不存在的"惊喜"!

    边上的贵族们喧哗着跟着起哄,一滴冷汗从我的额头滚落!

    我的视线放到了周围的那些性奴身上,心想性奴最大才艺就是挑逗人心让人们为之如痴如醉。难道要我跟他们一样也来段现场香艳表演?跳舞吗?不大会,而且我不适合阴柔的舞蹈。要唱歌吗?天,别抹杀他人的耳朵。

    我站起来,走向一个中年贵族,向他礼貌的借了挂在腰间的剑。好家伙,剑壳都是镶嵌一颗颗的大钻石,抽出剑身,是纯金打造,根本是一把装饰用的。

    我抖了抖剑上的银水般的流苏,然后做了个起始姿态......曾经在帝王大厦我上过几节剑术课,虽然教给性奴的剑术华而不实,根本不具战斗力,但对里面的理论我还是蛮感兴趣的。比如说四两搏千斤,以巧取胜,一寸长一寸险,以攻为守等等。

    ......

    原本我的四肢很修长,骨架很阳刚,肢体腰身很有韧性。舞动起了剑花,里面含盖着原本一些剑术章法外加自己发挥。刚开始如银河泻流,行云断水,随意风度翩翩优雅;过一会渐渐变的锐利,突然一喝之后如蛟龙出海,雷霆迅捷钢猛......在第三阶段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剑舞,没有任何章法,而且人物姿态与剑行轨迹怪异莫常,像在模拟什么,聪明的人一定联想到那个角斗豹人的进攻防守,是的,我在演绎脑海里那豹人的英姿,那绝对是从一场场同非人怪物残酷实战中总结出来的战术,现在被我用另一种方式呈现出来了。每一招都含有杀机不拖泥带水,招招要命!

    最后一个舞步,犹如豹人扑向那个蛇人最后一击,在一刹那双手四爪齐动,而我剑舞八方,移步到最近的一位贵族轻巧的错身后,那贵族的胸口漂亮领花已经被串在剑身上,而那一招极少有人看的清楚。试想如果刚刚我要割断那人的脖子也非难事。我并不是只每个人都能来捏的软柿子,如果一对一,相信在场的贵族也很难找到是我对手的。而且我有极强的潜力,能把任何接触到的东西化为己用。一个教官级的人物在我面前,第一天,第二天我会被他打的很惨,而第三天之后我会跟他渐渐打平手,而在第五天之后我会占上风......

    深吸一口气后,收姿,还剑。而那个借我剑的贵族看我双手捧住必恭必敬奉归还的金剑,仿佛一条毒蛇,不敢轻易取回。看来我的剑舞还是起了点意想不到的作用,让他们产生了不小的错觉,实际上是光看不能用的把势,如果自己真有那么厉害,就能拳打天下不用忍受任何侮辱。哎,估计现在的自己再强几倍也打不过一个贵族家的武奴。

    "好!"掌声几下响起,主人一边从宝座上走下,一边替我鼓掌叫好。"一舞剑器动四方!英姿刹爽!想不到我的奴隶还有这样的才华,的确给了我个不小的"惊喜"。"原本一些还在呆愣的贵族都回过神来一同开始夸奖起我。仿佛我是个学生深得他们的教诲终于有了出息,殊不知,刚才正要对我下手搽毒的就是他们。当然还有为数不少的贵族向我投来更为炙热的目光,含有深意在我的身上巡视,在做新的评估。

    "谢谢主人的谵语,这是卑奴的荣幸!"我重新跪到一脸惊讶的希边上。

    "蓝,你要什么奖励吗?"主人直径到我的身边亲自将我轻轻拉起。不管周围的一群贵族的惊异。

    "是这样的,主人,我这次来是还有件事情。主人,您前几天赏赐给了我一只黑猫。您当时开玩笑的说那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