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7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被这顺滑性感肌理点燃,早就屈从欲望的滚烫手指在尽情的挑逗著我,它霸道又温柔的搓揉著那跟爱欲的中心。

    “蓝,我的宝贝。你不应该想太多,你要信任我。有时候的你真让我有些琢磨不透。如果你这麽害怕性兽,那麽我应该威胁你:哪天你不听话,我把你也扔进场中,让这些性兽狠狠惩罚你。你的体质很适合这样的小游戏。然後我会慢慢安抚你,让你知道自己原本受了我多大的喜爱,让你真正懂得要把全部心思都花在如何讨好我这个主人上。何况你那漂亮的後穴太紧窒,虽然能把人吮吸的连魂都能出来,但不适合在野外偶然兴起的一次轻松随意的放入。想来以前调教时那些器具还未能完全开发它。还是,这样潜力深藏的身体真应该让性兽那两跟大棒子同时插入,狠狠扩张一下?!”

    心是寒冷忧郁的,身体是火热开放的。也许哪天我真的会在主人的面前被这些性兽残忍强暴,原本是如此害怕东西,在主人的话语中变成责难我精神的工具,主人真是高超的语言与行为艺术家。我下贱的奴性身体在话语与挑逗下获得一种颤栗般的渴往,情欲在节节攀升,肌肤并发出更加靡丽迷幻的色彩。底下更是一柱冲天,高高的顶起那块可怜的此刻变的异常狭窄的遮羞布,仿佛它随时会从这座漂亮高耸挺立的山峰上落下飘走。

    “蓝,我的妖精。我的神灵。你真迷人! !让我现在就想要了你。蓝真是瑰宝,让我想深藏宫中独自享用,又想向所有的昭示你。让天下人都妒忌我。当他们有天知道你是谁後,所有的人都会发狂的!”主人用力抱起了我,将我面对著他仰放在那尊贵宽大的宝座上,那条遮掩下体的布头被他色情向上捞开,而我将它打结缠绕到自己的劲韧细瘦的腰际。这样为之自傲的身体,我无须羞耻自己的裸露,将自己金红的头发铺散开来,修长有著健美弧度线条的腿的搁到两边的扶手上,这样看似随意的角度对主人却是完全敞开自己隐秘私处,而其他人的视线却被主人的身形与衣物遮挡住,难窥探分毫。

    不再顾及其它,在我热烈而期待著眼神注视之下,主人一只手掌殷切的试图包裹住我硕实粗长为即将到来的颠峰快乐而颤抖的阴茎,蓝,宝贝,我现在就让你快乐。”他另一手拉开自己的衣服拿出忍耐多时的坚韧欲望。

    这次是缓慢的推入,在紧热的甬道内滑行逐渐深入著的是主人蓬勃的欲望~~~

    闭涩的身体一点点的被打开,自己时刻饥渴的根茎在被主人的手中慢慢搓动著……身体在燃烧~~~在主人的感慨叹息声下,我深吸了个气,厚实性感的胸膛剧烈起伏著,微垂的睫毛在煽动著,调动著优美的腹腱,~~~强烈的活动著括约肌,整条甬道猛然收缩,肠壁犹如怪兽般纠集并紧紧咬住主人试图完全挺入的硬挺。~~~原本充满情色旖旎画卷在此停滞并最终定格下来。

    “主人,蓝乞求您饶他们命!”我的眼睛里没有往常沈溺於情欲的迷离,而是带著份冰冷的坚定望向在我身上极力试图冲破障碍而驰骋肉欲的莎拉摩亲王。一只手的食指跟中指抵在自己双腿间他正进入一半而卡住的欲望跟部。

    “~~~蓝,现在~~~这个时刻,你算是请求?还是~~分明是要挟~~~”主人灰绿眼睛变的深邃如夜色寒潭。

    38.

    “主人,蓝乞求您饶他们命!”我的眼睛里没有往常此刻沈溺於情欲的迷离,而是带著份冰冷的坚定望向在我身上极力试图冲破障碍而驰骋肉欲的莎拉摩亲王。两根手指放在自己双腿间他正进入一半而被我的身体卡住的硕大欲望跟部。

    “~~~蓝,现在~~~这个时刻,你算是请求?还是~~分明是要挟~~~”亲王的脸色一沈, 灰绿眼睛变的深邃如夜色寒潭。

    “蓝当然是请求,乞求主人的仁慈,宽恕这些犯错误的性奴。”

    奴隶也是人,就算被主人被机器创造出来的,也成为了一个有情绪有思想的人,他们也会犯错误,但不是什麽物品,就算有不切实际的妄想也是点渺小到可怜的盼望,希望被主宰他们命运的人关注与宠爱。奴隶远比这些所谓的贵族都纯洁可爱千万倍。被性兽强暴至死,这不应是他们的命运,不是属於万物之灵长--人的责罚。

    我用空闲的那只手悠然的划过莎耶额头体贴帮他拭掉渗出的一颗汗珠。

    “为什麽,一定要救他们,难道~~~~你很在乎他们?”亲王的脸色更加深沈,灰绿的眼睛闪耀著不定的光芒。他包裹住我根柱炙热的手掌缓慢磨人的向上滑动,我紧缩著眉头,抿紧著唇,防止自己发出可耻的声音。该死的,这个性奴的身体太敏感。

    “不是~~~。如果他们有罪,那麽~~~罪责~~在我。”我开启了唇瓣,但似呻吟的话语失去了原本的士气。我的眼睛流连在主人帮我揉搓漂亮根茎的手上。他的手,白净修长,在灯光下泛著温馨的光,他用食指跟麽指成圈套住了大半个根茎,其余手指在灵动演奏,~~舒服~~我呼著气,肩膀耸动著,犹如冲上云端飘荡。

    在我爽的不行,差点抛弃初衷关门失守时,被人从云端拍落到刀山上,一股奇痛从性器的顶端传来。我的主人殿下将他的手指甲划在那宛如呼吸般张开的铃口上~~~顿时,几颗冷汗夹杂在原本滚烫的忍耐情欲水滓里从背脊滑落下来。

    “蓝,即使他们如此伤害了你。你真要宽恕他们?”看著我不堪的反应,亲王嘶哑问?

    我再次回复到了清明,恨吗?这些兽行跟那日我坠入悬崖痛苦无阻的景象重叠,当时心里著实又愤慨又绝望,但看到双还有那些无知的被连累性奴如今悲惨的模样,那点怨念也散了。已所不欲,何必施与人。

    “好~~~我答应你,他们到宴席结束~~~我会命人救治他们。如果他们还有一口气的话。~~”

    “谢谢主人,”我坦然的微笑著,向主人表达著我的感激,“主人,请您任意享用奴的身体。”那双绿眼睛被情欲染灼成墨玉。“蓝,这该死的妖精,我会给你应得的。不管是惩罚还这个~~~”粗大的硬挺猛然进入这具屹然开放的身体最深处……

    被拥著,肉体是火热的,心却寒冷冰冻……淫乱狂野的交合……跟周围淫靡颓废的一切相互辉映,不在乎他人的窥视,廉耻是不应该存在感觉。如果说做爱只是性奴的本能,那麽这让人点燃疯狂的感觉是什麽?追求那无与伦比的颠峰,不再思考~~~在这样的世界,只想沈迷……

    蓝~~~你救他们,原谅了那些低等的生物,你对任何生命都是这样的吗?但你~~~也最是无情,因为没有人能入你眼~~~是的,无关善良,无关仁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