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2

奴隶传说(SM) 作者:漫漫黄沙

      味勾画著希的光洁的额头,希看著我专注的虹膜也渐渐恍惚了起来。

    抓住我的手松开慢慢的试探到我身上,做安抚,却在我赤裸的胸口留恋玩耍,随即挑逗了一下我胸前敏感的凸起。使我一阵颤栗。而希像抓到玩具的小孩,越来越随意,原本他就有性奴的高超调情手法,手更是灵巧万分,使我渐渐沈迷其中,彼此的身体很快点燃,肢体在性感的骚动战栗,就连两人呼出的气息也情欲起来。。。

    这控制不住的危险渴望却变的更加的真切起来……什麽主人,贵族,奴隶都滚一边把!只是两个性欲繁盛的人,一个是欲望长久压制的,一个是随性而欲的。在无望的世界里,也许只沈迷於此刻就好了,不在作它想…….

    ~~~突然从林子那边传来的尖叫,打破了这份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暧昧…….我跟希立马起身,到底那里发生了什麽?

    41

    一阵惨叫从林子外面传来,我跟希立马起身奔去,一片草地上围著一群奴隶,希分开人圈,见场中有个比我都高出个头的却长著一张娃娃脸的雄性性奴跪在肮脏的地上哭哭啼啼,在他面前躺著个女奴在剧烈痉挛抽搐。

    “怎麽了?”

    “她突然这样的,原本还好好的。”

    “估计这次又提前发作了把,也18岁了。”

    “你们在说什麽?到底怎麽回事?”

    “蓝,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你的体质跟我们都不同,也许你根本不会有这个烦恼?来人,将她抬去黑房子。”

    “不,你们不要这样对待她,不要送她去那个可怕的地方等死,她一会就好的。”原本跪在地上先前一个劲哭泣的壮男突然发威,想将几个上来抬人的家奴轰走,显出与他先前的懦弱不同的凶猛无敌,一时间倒没人敢上去挨他巨拳。“你们,你们不要再碰她。呜~~~~”

    希拉了拉我的手,指了指那躺在地上的女奴,她身上布满奇怪的棕色花纹,连脸上都有,原本白昕嫩滑的皮肤似要龟裂开来,连带著那高耸迷人的乳房正在迅速失去光泽跟弹性,萎缩干瘪下去,不久,花纹消失,身体恢复原状,但很快,那花纹再一次出现,甚至比上一次的颜色还深,接著又一轮变化。

    “她在衰老。她的寿命快到头了。”

    “蓝,我们奴隶的大部分一出生就是成人体态,那是基因催化的产物。是活不过20岁的,甚至更短。我们在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会保持著青春美丽,开始衰老的时候就是我们寿命到头了,她的寿命现在只省几个月了,或者几天?”希有些悲戚道。

    “难道没办法活的久远一些吗?”

    “可以,帝国大厦里有高科技手段,能把寿命再延长。可是所需的巨大花费往往可以再添置4,5个性奴。贵族们一般是不会做这种得不偿失的傻事的。20年时间对我们性奴来说已经足够长了,那些比我们低等的奴隶甚少有活过10年的。而且往往我们当中十分惹贵族宠爱的时光也不过是生命的前10年而已,15岁的性奴在市场上就难卖出去了。後面的几年就是在孤寂中等待衰老的悲惨日子。”

    我的心似乎在被一双手在慢慢楸紧积压。18岁,我在书本中读过的最多的由诗歌称赞描述的最美妙最负朝气的人类年岁,可是我眼前的女人却要在18岁。。。

    我不顾一切的走了上去,抱起那个女奴。“你干什麽!”我的身上中了那娃娃脸壮男一拳,差点摔到,但还是忍住痛楚对他道,“放心我不是将她带去黑房子。我们去想办法治疗她。”他看著我诚恳的目光有了些许迟疑。

    这群性奴不怎麽得宠,不住在主殿当中,倒有别致的院落住所安置他们。女性奴的小房子很朴素,除去生活用品,没多少其他东西,却玲珑心思的用一些漂亮的鲜花作了点装扮,让人感到清馨雅致。

    我将女奴放置到床上,现在主人不在府邸无法向他请求拯救,她也不是第一次的发作,而主人的性奴有成百上千,看来她已经被放弃了。

    希看著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像只热锅上的蚂蚁。“没用的,蓝。我知道你很善良。但你一个人不能拯救那麽多,这种事,我已经看的太多了,死亡对她来说未必不是种解脱……”

    “不。”我向希吼道。“没有人就该如此,生命是平等的,不管对贵族还是奴隶。只要有可能,就有活下去的权利。

    希震了震,“蓝,~~~你真可爱。”然後用不已为然的语气含笑著摇头,但眼角什麽东西在晶莹闪现,转而别过头去。“这样忤逆的话不要让人听到。”

    突然,我眼前一亮,停住了思索的步伐。“希,你知道吗?有些人一直在传说我这个奴隶一夜之间治愈了主人连整个帝国的科技都没法的不治之症。不管真假,也许我真有种神奇的法力。而且那一夜事後我很奇怪的连昏睡了三天三夜不醒。也许!~~~但不知道可行不?”说著连自己都感到飘渺的事,心虚的厉害。

    “快说说看。”

    “那天,我记得我跟主人做爱,主人射过,我自己也发泄了一次…….那刻,从没那麽棒的感觉,~~~~犹如升了天,灵魂飘在半空中,可以到了很多奇怪的线跟朦胧的雾团……”我吞了吞口水,不知怎麽的,做爱原本是很自然的事,高潮也在情理之中,但在被希的寻究的关注下,脸发烫的厉害,觉得再说下去自己要恨不得马上去撞了墙壁。(做爱对马兰的性奴来说是最基本也是最自然的事,一如人的每天三餐,性奴从一出身都被教导调教,整日裸露身体,所以大多数都没了作为人的羞耻感,蓝有时候的害羞说明他真是个可爱的异类。^_^)

    “高潮?!你的灵魂?!”

    虽然是很不符合逻辑,但也只能这样假设了,一定是那天绝顶的射精高潮启发我身体里隐藏著的某种能力,那时候一定对主人做了什麽,使得他快速回复。如果能让我再使用一次那种能力,也许就能救的了这个女人。

    “神奇能力的锲机?那麽,蓝,你的意思就是说,让你高潮就能~~~”希睁大眼睛,有些怪异眼神的盯著我身体猛瞧。

    自己赤裸的脚趾头变得红通通的。被希这样盯著,连喘气都变的焦虑炙热了起来,天,希,你别用这样的奇怪的表情诱惑我。难道你不知道,性奴,这个东西总是让周围的事物变的暧昧,就算他人不贪色,你的诱人芬芳也使得万物进入发情期。何况我本已对你有意。

    “希,我看还是算了……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

    “你说什麽,蓝,怎麽就这样放弃了?”希上前用两手掌轻轻夹包住我的下颚,“你看看那边。”我微微转头,那个晕迷的女奴眼睛紧闭著,皮肤逐渐固定到丑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