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上 作者:紫月纱依

      那一切,是他的亲身经历,因为那些恨、那些痛,像烙印一样深深印在他的心底。

    没有惊动任何人,皇帝不动声色地拿起面前小几上批阅到一半的奏折,看清了上面的时间。

    万昌十四年三月初二。

    皇帝隐约觉得这个日子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压在眼前厚厚的一摞尚未批阅的奏折下面的一封信引起了皇帝些许的注意力,他伸出手拿起那封信慢慢拆开来看。

    信是皇后顾微派人送来的,六百里加急,用特制的蜡印封着,尚未拆封。

    顾微是太皇太后顾氏的侄孙,因为皇帝和太皇太后素来不睦,两人的关系并不亲密,除了宫务可以说是无话可说。

    所以皇帝看信的表情很是漫不经心,他想顾微会给他写信多半是他不在宫中太皇太后又有什么想法,他拦不住却又觉得不妥,只能写信告知。

    顾微的字很漂亮,气韵流畅、倚侧秀逸,完全对得起他昔年京城第一公子的名号。

    可皇帝对皇后的书法造诣,显然毫无兴趣,信的内容他不过看到一半,脸色就变了又变,先是惊再是喜,然后就是愤怒。

    在信里,顾微只提到了一件事,就是华卿有孕。隔着十六年的时光,皇帝已经记不起自己当初欣喜若狂的心情,可他绝对不会忘记,那是他噩梦的开端。

    伴随起伏的心情,皇帝不由攥紧了拳头。这一次,他绝不允许有人再敢伤害凤琪,伤害他们的孩子。

    在那个荒诞的梦里,皇帝收到顾微的信可谓喜不自胜,他甚至想要改变行程,提前回宫。

    但是太皇太后随即派人传来的口谕阻止了他的举动。太皇太后提醒皇帝说,巡视河工乃是国事,不可因私废公。皇帝虽不想理会,可他清楚凤琪的性格,他要真是扔下巡视河工的大事贸然回宫,凤琪肯定不会高兴的。再说宫里还有顾微,皇帝虽然不喜欢他,却也信得过他的人品,有他照看,凤琪和孩子定当无恙。

    于是皇帝放心地继续南下,按照既定行程在两个月后回了宫,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在宫里等待他的,是病弱不堪的凤琪和即将不保的胎儿。

    而更让皇帝心火旺盛的,是他刚回宫就有太医前来请罪,说是华卿的胎不稳,若是强行保胎的话,极有可能母子俱损,求皇帝给个示下。

    皇帝气疯了,当时就冲到坤宁宫,把顾微骂得狗血淋头,责问他是如何把人照顾成这般摸样的。

    顾微不辩不解,只一味请罪,气得皇帝更是火大,当即停了他的中宫签表,把人软禁在凤仪殿。

    此后,在皇帝的威逼利诱之下,太医院的太医们绞尽脑汁,总算保住了凤琪和腹中的龙凤胎。

    抱着瘦弱的秋然和丹阳,听着太医院院首用颤抖的声音说二皇子和二公主先天不足、恐易夭折的话,皇帝深恨自己的草率。他就不该听从太皇太后的,纵然顾微不会对凤琪下手,可太皇太后素来不喜凤琪,她要做些什么,顾微哪里拦得住,只有他当时回到宫里,才有可能保凤琪和两个孩子的平安。

    以后的事情,皇帝不想再回忆,龙凤胎满过周岁不久,宫中突然爆发天花,秋然没熬过,就这么去了。

    再后来就是丹阳意外坠湖,虽然及时被人救起,可小公主自幼体弱,平时好生养着都是三灾六病的,更遑论大冬天的到湖里滚了一圈。

    在无尽的高热中挣扎了半个月,丹阳还是逝在他的怀中,皇帝那个时候已经不敢去看凤琪的眼神。

    提前示警也好,重头再来也罢,既然知晓了那些过往,皇帝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捏紧手中的信纸,他沉声吩咐道:欢喜,停辇。

    御辇立即停下,乾安宫的太监总管欢喜掀帘而入,恭敬地跪下道:敢问皇上有何吩咐?

    叫他们转头,我们即刻回宫。替太皇太后传口谕的人还在路上,可皇帝不想管他,他得快点回去,凤琪的处境非常不妙。

    诺。欢喜领命而去。皇帝身边的人不少,完全臣服于他的却不多,欢喜就是其中一个。

    第002章:回宫

    说是即刻回宫,可皇帝也不能真的说走就走,该交待的事还是要交代清楚,巡视河工不是小事,他可不敢掉以轻心。

    好在梁涧、双蒲等地,皇帝梦里都是去过的,具体的情形也都记得,打发两位钦差过去巡视就行,顺便还能考验一下,他们究竟是忠于太皇太后还是他这个皇帝。

    打定了主意,皇帝让欢喜叫来了伴驾的顾君诚和邱持,只说身体不适,让他们代天子出行,分别巡视梁涧、双蒲。

    两人不疑有他,只是再三询问随行的太医韩修,皇上龙体是否安好,是就地静养生息好,还是回京休养妥当。

    韩修得了皇帝的示意,面色平静地宣布皇帝只是偶感风寒,只需静养即可,并无大碍。顾君诚和邱持方放下心来,双双接了圣旨,自去收拾不提。

    目送顾君诚和邱持告退,韩修见皇帝双眸微眯、迟迟不语,就小声问了句,陛下,请问还有何吩咐?

    皇帝回过神来,轻轻摇了摇头,挥手道:无事,你下去吧。韩修立即告退,可他还没下辇,皇帝就改了主意,突然问道:韩修,你可精通产科?

    在皇帝的记忆里,韩修是未来的太医院院首,医术较之现在的院首沈君鹤,只高不低,更重要的是,此人对他忠心耿耿。因此听欢喜说此次出行有他跟随,立即就把人叫了过来,其实韩修现在的医术造诣,他并不清楚。韩修回身跪了下来,回陛下的话,臣自幼学的是内科,产科略有涉及,精通却说不上。

    没事,你去吧。没得到想要的答案,皇帝面上的表情并无不悦,韩修的回话在他的意料之中,他身边可用的人太少,就是有梦里的那些印象,也用处不大。

    韩修原本是要退下的,可他迟疑片刻,却没有起身,反而继续道:陛下,臣以前在神草堂求医的时候有位师兄,对产科非常精通,只是韩修看得出来,皇帝对太医院的人并不放心,急于提拔新人,虽然不知他为何看上自己,可他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至于师兄,他想他会理解他的。

    只是什么?果然,皇帝的眼神马上明亮起来,韩修知道自己赌对了,稍微松了口气。

    韩修握紧拳头,仿佛下定某种决心似的沉声道:师兄双腿有疾,不便出行,他自幼被师傅收养,从来没有离开过神草堂。

    皇帝闻言爽朗地笑了起来,韩修,你放心,朕派最好的侍卫、最舒适的马车去接你师兄,保证把人顺利接到京城,绝不会亏待于他。

    韩修忙道:陛下厚爱,臣先替师兄谢过了。师兄,我们终于又要见面了,这一次,我不会再放你走。

    皇帝从来不怀疑,宫中有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