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重生之探花皇后(包子)上 作者:紫月纱依

      闷闷不乐的样子。

    顾微见状慢条斯理地开口道:元阳,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见到父皇就去乖乖睡觉,母后明天教你弹琴,你要是说话不算数

    顾微的话音尚未落地,元阳就赶紧松开了拉着萧写意的手,娇笑道:母后不要生气,元阳一定听话,我这就去找尹婕妤。父皇,你明天要记得来听我背诗哦!

    萧写意历来喜欢听话的孩子,元阳乖巧的表现得到了他的认可,遂拍了拍她的脑袋,温言道:父皇一定记得,元阳快去睡吧。

    当年,顾微小产后被宣布不能再生育,太皇太后就把自己身边一个尹姓的大宫女赐给了皇帝。也是这位尹姑娘命好,侍寝不过两、三次就有了身孕,还顺利生下了元阳公主,自己也从采女一路往上爬,升到了如今的婕妤。因为尹婕妤份位不够,太皇太后就做主让元阳养在了顾微身边。

    萧写意不待见顾微,对尹婕妤也没什么兴趣,可对这个女儿,却有几分用心,凡是大皇子秋颜有的,就少不了她的份。

    元阳寻她亲娘尹婕妤去了,萧写意和顾微相对无言,两个人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良久,顾微终于放下书,对皇帝说:陛下,时辰不早了,我们安置吧。

    萧写意白天赶路,晚上处理奏折,到这会儿也困了,顾微的话说来正和他意,两人洗漱过后就躺到了床上。

    跟以往一样,萧写意和顾微一个睡在床头,一个睡在床尾,中间隔着大片的空白地带。

    萧写意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临入睡前,他感觉身边有人辗转反侧,想来是顾微睡得不太好。

    午夜时分,萧写意被一阵压抑的咳嗽声惊醒,他拉过被子蒙着头,想要继续睡,无奈那声音越来越大,吵得他根本睡不着。

    萧写意猛然翻身坐起,只见顾微蜷着身体,用手捂着嘴,正咳得撕心裂肺。

    顾微咳了一阵,感觉到萧写意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虚弱道:陛下,抱歉,臣吵到你了,咳咳

    萧写意面无表情,需要朕传太医吗?他是不待见顾微,可也从来没有虐待过他,这是什么意思。

    咳咳,不用。顾微缓缓摇头,太医看过了,方子也开了,咳咳,可惜没什么用

    萧写意不再看顾微,而是冲着外面吼了声,坤宁宫的人都死到哪里去了,还不进来伺候着。

    很快,顾微的两个大宫女就端着热水和丸药进来了。今晚的事其实不是她们的错,因为萧写意睡觉的时候不喜欢有人靠得太近,除了影卫,其他人都必须避到殿外,她们才没听到皇后的声音,搁在以往,皇后哪里不舒服,她们早就进来伺候了,根本不会让顾微一个人那么难受。

    顾微用过药稍微好了些,两人躺下继续睡,谁知萧写意却睡不着了,只能合着眼养神。

    就在他好不容易酝酿出一点睡意的时候,殿外传来一阵嘈杂声,萧写意顿时就想砍人了,坤宁宫是怎么回事,连个觉都没法让人睡好了。

    须臾,就有小宫女过来禀报,栖凤宫的吉祥求见皇上,说是华卿殿下不好了。

    第006章:神医

    听闻凤琪身体有恙,萧写意哪里还能躺得住,立时睡意全消,只见他披衣起身,趿着鞋就往凤仪殿而去。

    顾微见状不着痕迹地摇了摇头,凤琪果然是萧写意最大的软肋,不管什么事,只要跟他沾边,皇帝就完全没了平日的冷静自持,亏他还能记得坤宁宫是他的地方,没有召栖凤宫的人进来问话。因为不确定萧写意是否还会回来,顾微不敢马上就睡,便唤人进来点亮了灯,拿了本书歪在灯下看。

    皇帝不在,坤宁宫的宫女方敢留在殿内伺候,墨雨一边把灯拔得更亮了些,一边为顾微打抱不平,殿下,你就是性子太好了,他们才敢一个、两个都这么放肆。

    不怪墨雨多想,而是皇帝以往的表现,给了她这样的印象,上次是怡妃,说自己头疼,再上次是慎贵嫔,说是大皇子发热,她们这些人也真是,有个头痛脑热的,那就应该传太医啊,找皇上有什么用,皇上又不会治病,没想到华卿也学会这一招了,亏得殿下还对他那么好,真是忘恩负义

    墨雨越说越带劲,顾微初时没理会她,只管看自己的书,后来听她越说越不像样,方厉声喝道:墨雨,闭嘴,这些事不是你该管的。顾微御下向来宽厚,墨雨又是他进宫的时候从顾家带来的人,平时就是重话都没听过几句,难得见他发火,立即就吓得跪下了,连声道:殿下息怒,是奴婢多嘴了。

    顾微冷眼看着墨雨,淡然道:墨雨,你跟我进宫也有十来年了,在这宫里,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还不知道么?

    墨雨跪倒在地上,除了磕头认罪,什么话都不敢说。顾微静静看她半晌,抬手示意墨雨起身,没有再说什么。

    又过片刻,砚雪进来禀报,说皇帝跟着栖凤宫的人过去了,临走前吩咐皇后不用再等,自己先睡。听了砚雪的话,顾微的眉心轻轻蹙起,怡妃和慎贵嫔争宠,不时使点小手段,那是家常便饭,宫里人都早已见惯不怪,可是凤琪,他不是这样的人。

    在顾微看来,他和凤琪是同一类人,在他们原本的人生规划里,都是没有进宫这一项的,只可惜造化弄人,他们的命运,在皇家的安排下,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他和凤琪的区别就在于,他是太皇太后安排进宫的,萧写意不喜欢他,除了皇后该有的名分,什么都不肯给他,如此一来,顾微倒也落得清静。

    凤琪就不同了,他的进宫,是皇帝和太皇太后抗争的结果,有先皇的姚贵君为鉴,太皇太后对任何皇帝专宠的人,无论男女,都是极看不惯的。

    如果凤琪是个一心向上钻营的,萧写意的万般宠爱,或许还能成为他的后盾,可他偏不是。对于十七岁就中了探花的凤琪而言,他的志向从来就不在后宫,皇帝对他再是宠爱,他也不会在意,因为他想要的,从来就不是这些。这样一来,凤琪在宫里的日子有多难过,顾微可想而知。

    近段时间,太皇太后天天让凤琪抄经书,不仅规定了时间,还规定了字数,要求非常严苛。顾微见凤琪抄得辛苦,暗地里帮他抄了不少,不过这些事,他没打算让萧写意知道,以免多生事端。既然不是争宠的手段,半夜还让人来坤宁宫请皇帝,凤琪的情况肯定是非常不好,顾微不禁为他担忧起来。

    之前在坤宁宫,萧写意不方便多问,出了门就不同了,他抓住吉祥的肩膀,急切道:你说清楚,华卿到底怎么了?可曾宣了太医?

    萧写意的步子迈得很大,吉祥个头不高,要不时小跑两步才能跟上他的步伐,他边走边回话道:回陛下的话,太医已经宣了,可季太医说他看不出殿下有什么不妥,殿下的脉象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